※ 幫二翔幹小事情群 :67031140 

※ 覺德文手一百天=虐cry自己想題目一百天(慢)目標是一百篇甜文、一百個德文題目應用(大概辦不太到

※ 本篇為大學設定。

※ 本日德文教學(?):【Hast du Zeit? =你有空嗎?】,通常是問對方有沒有空要不要一起來幹某件事,講白點就是【約嗎?】或是【雅拉納一卡】(大霧)

 

 

秋日午後,陽光雖不如夏日時節悶熱難受,但也說不上多讓人喜歡……但也就是在這個季節,系與系之間已經開始摩拳擦掌地訓練起來,爭取在一個月後的新生盃比賽率先來個開門紅。

身高一八五的孫翔在入學後就迅速被學長們抓去當籃球社的新丁,幾人最常出現的對話不外乎「孫翔,下午一點沒課的話就來球場訓練!」「喔!」就是「晚上要留校打啊!孫翔你沒事就來。」「好。」

都說愛打籃球的孩子都是好孩子。

可是孫翔才不僅僅是因為愛籃球才打籃球。

 

都說男生也會有自己的小秘密,但跟女性不同,他們不會小圈圈聊起來,而是多半埋藏在心裡不說開,好比看哪個人不順眼,好比對哪個人有好感。

孫翔就是覺得,自己系上球經挺不錯的。

球經這個職務十有八九都是女生在當,她們負責規畫安排時間、報名比賽、準備球衣、遞水遞毛巾……等等。但孫翔這個系不太一樣,他們的球經是個男的。

一個看上去,不像是會打籃球的、戴著眼鏡的、笑容溫和的男性。

 

孫翔本來也覺得這位學長沒什麼特別的,但是某次球隊晚上訓練結束離開,他因為忘了拿東西而跑回去體育館,卻發現球經一個人還沒有離場。

「嘿,你怎麼不回家?」

「嗯?喔,是孫翔啊。」學長抬頭,「怎麼回來了?」

「拿東西。你呢?」

「喔,這條毛巾對吧?本來想說明天上課了在去你班上拿給你就好。」他將手上的毛巾遞了過去,孫翔接了下來,「學弟你早點回去休息吧!」

「嗯……诶,你叫什麼名字啊?」

對方愣了下,然後嘴角上揚,露出個包容的笑容。大概是因為匆忙地跑回來,孫翔總覺得汗水似乎糊了眼、讓這個笑容多了點奇怪的聖潔感。

他溫和地地說:「我叫肖時欽。」

肖時欽。肖時欽。肖時欽。

大概是因為那個笑容讓孫翔記住了這個人,也有可能是那個體育館太空曠,聲音迴盪在耳邊讓他忘不掉這三個字,更有可能是對方態度溫和,讓他不自覺地想要靠近。

然後孫翔突然覺得,他不想讓更多人記住對方的名字。

「肖……小事情!那我就叫你小事情吧!」

「啊,這……」

「這名字很好記啊!小事情、小事情、小事情!」

「……啊,你開心就好。」

孫翔就這麼跟球經熟了,雖然他從來不喊對方一聲學長。

 

打完新生盃後球隊上的練習暫時緩和了下來,孫翔驀地發現自己跟肖時欽的接觸機會大幅減少:沒有球隊練習肖時欽就不會到場,差了一歲的兩人沒有機會一起上下課,更不用提肖時欽住宿而孫翔是自己騎機車上下學──這種見不到人的感覺對情竇初開的孫翔來說跟一名對貓毛過敏的貓控一樣實在是太難熬了。

所以他決定主動出擊。

 

這天中午練球完後孫翔刻意留下來去找了球經一趟。

「小事情!」

「嗯?」

「你什麼時候有空,我們約吧!」

「咦?」

 

 

【END】

======

後記:

斷得很懸念因為篇幅超出太、多、了。

期考即將來臨什麼的感覺報名是做死,如果說天天一點小段子應該是可行的?........想不到題目就會從此找靈感……盡量不是直接用題目這樣。

 

反正從明天開始欠著到下周五補補好了(你絕對會後悔說這句)


算算哈:

11.5~11.14,已經10天欠稿確定!(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z 的頭像
Ariz

Das Requiem der Nacht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