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幫二翔幹小事情群 :67031140

※ 11/26的份。不要管我的腦洞。

※ 標題是【狗】的意思。

 

 

肖時欽養了頭黑背。

黑背取名叫翔翔。

 

……好吧,這名字不是肖時欽取的,是學妹戴妍琦取的。

確切來說這狗本來是戴妍琦跟同社團的學姐們撿回來的,但沒人能養,最後就塞到了租屋就在學校附近的肖時欽這裡,這樣能夠不親自打理各種髒東西還可以愉快地跟狗玩耍什麼的,

肖時欽本身也不討厭狗,租屋也沒禁止養寵物,也就先答應下來了,打算等假期來了再去什麼寵物論壇發帖看有沒有人要養。

但是才養了第二天早上孫翔就想把狗退回去了。

 

──不對,那,他X的,才不是,狗。

 

肖時欽本來睡前把狗留在門外自己回房間睡覺的,結果這狗不知怎麼辦到的大半頁爬上自己的床就算了。

還變身了。

感受下一早起來發現自己身邊躺著有狗耳朵狗尾巴的裸男的感覺,什麼太難想像?行,你一覺醒來發現你身邊有個跟你同性別的一私不掛地躺你床上跟你搶棉被,你就懂了。

 

「早啊?」

我去還會說人話。

「沒看過的,你叫啥啊?」

我也想問你叫啥。

「欸我餓了,弄點東西給我吃吧!快去快去!」

肖時欽覺得自己找回了聲音,一句「去你的」卻在嗓子裡轉了個三四圈被洗成了「喔,好」才吐出來;順說他講了就窘迫地衝去洗手間了。

 

──他覺得寫卷子已經無法讓自己冷靜了,洗把臉比較有點希望。

 

『喂喂喂,你怎麼鑽廁所去了?換衣服?是說我想吃牛肉,你家有嗎?你家有沒有,沒的話去外面買點回來吧!』

肖時欽:我還是洗個冷水澡清醒一下好了。

 

大冬天,冷水澡,刺骨冰涼爽到讓人說不出話來,洗完覺得生命接受了一種透涼的洗禮一般。肖時欽換好衣服,握住門把,深吸幾口氣。是的,他準備好了,接下來有什麼意外都能夠處變不經像個世外高人一樣呵呵了──

 

門開,他看見自己的衣櫃被打開,那條變成人的狗還一臉不滿地裸著抱怨:「你洗得太慢了吧!還有你內褲都太小了,等等買大號一點的!」

「……呵呵。」

肖時欽覺得,剛剛應該洗個熱水澡才對。

 

 

【END】

後記://

也許還會用這個梗來寫,也許。

聖誕夜嘛多點掉落是應該的,不要跟我提生賀我們還能愉快地玩耍,真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riz 的頭像
Ariz

Das Requiem der Nacht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