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綑綁 + 道具play】砂鍋丸子
  
  
  布列伊斯打開了燈,看著床上被粗糙的麻繩綁成大字型的古魯瓦爾多,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坐到了床邊,輕輕地摸過對方冒著冷汗的額頭,柔聲說道:
  
  「昨晚睡得如何?很舒服對吧?反正那個東西在你體內動一整晚了,應該把你的瞌睡蟲都給餵飽了。所以,今天不可以再用沒睡醒的藉口爛骰了喔。」
  
  被塞了口塞的古魯瓦爾多用嗯嗯的聲音表示自己明白,張大淚流不止的眼睛看著布列依斯,希望對方可以快點把體內東西給拿出來。
  
  
  
  【綑綁 + 騎乘】阿奇閃閃
  
  
  「動動你的腰,連隊負責炒熱氣氛的騎士,你的體力應該不止這樣吧?」
  
  「有時間…講這種話…還不如你自己來扭……我坐下面,啊……」
  
  阿奇波爾多重重地網上頂了下,打斷了弗雷特里西的抗議,還帶著皮手套的右手順著對方的肩膀往上摸到對方被從天花板垂下的繩子綁緊的手,那特殊的觸感讓弗雷特里西止不住的顫抖。
  
  
  「都幫你綁著了,免得做到一半就沒力氣,但沒想到你還是這麼弱啊……連隊在我離開就這麼虛了嗎?」
  
  「…連隊……你才不是連隊的人……不准隨便說話……」
  
  「好,我不說話,但你要動啊!不動怎麼盡興呢?」阿奇波爾多說著又往上頂了頂,逼出弗雷特里西更多的呻吟。
  
  
  
  
  
  >>那啥,我的羞恥心果然隨著期中結束消失了(你有羞恥心過嗎?
  
  
  
  【互打手槍】眼鏡/狗狗
  
  
  房間內,粗喘聲不斷。
  
  「艾伯…舒服嗎?」沒有脫下白手套的艾依查庫握著小艾伯,感受著灼熱燙度的同時來回套弄著,給予對方極大的快感。「舒服的話…哈、哈,就、就快點出來吧……」
  
  「少說…廢話……」艾伯李斯特喘息著回應,被摘下眼鏡後他的視線模糊,臉上泛著潮紅,但手上動作卻沒有因此停下來,「而且,誰要被你上……你才該射出來……」
  
  聞言,艾依查庫停下原本在親吻艾伯李斯特頸部的動作,用力的咬了一口,惹得艾伯李斯特發出一小聲尖叫。後者在注意到自己失態後,也不甘示弱地用手指玩弄起艾依查庫的陰囊,又揉又搓地帶給艾依查庫更多快感。

 

<% END IF %>
作家的話:
提醒我還欠著一篇狗狗被眼鏡壓的文,懲罰他寫完這篇打手槍後就給我爛骰。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