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引用張宇《趁早》的歌詞,穿插於文中。
  ※ 痛痛的。
  
  
  
  
  「艾伯、艾伯、艾伯。」
  
  蹲坐在旅館的窗戶下,有著如獅子鬃毛般的金髮青年用著絕望的口吻反覆著這個單詞,一向澄澈的湛藍瞳孔卻空洞得讓人絕望。
  
  他看到了,房內兩個交纏的身體,其中一個昨晚還在自己耳畔訴說幸福該是什麼樣子,要他永遠待在自己身旁。
  
  這種脫虛的感覺,大概就是心死了吧?之前就已經撞見過幾次艾伯李斯特和其他女人親暱走在一起,這一次的撞見無非是給予先前的猜測肯定。
  
  艾依查庫說過自己是艾伯的狗,最忠誠的狗,他什麼都願意做。他可以永遠笑著扮演艾伯李斯特的配角,當一個純粹襯托的存在,然後自己一個人在他的背後煎熬著。
  
  當艾依查庫發現自己對艾伯有感情時,他說服著自己不問感覺繼續為愛討好,為愛討好,對,為愛討好。確定自己愛上後艾依查庫才知道自己有多麼不勇敢,可以為了艾伯的一個動作而忐忑,可以因為艾伯的一句甜話而心軟。
  
  當艾伯真的把他壓到床上時,是怎麼說的?「做我一個人專屬的狗」?好像是這樣,艾依查庫他該知道這只是個謊言的,那只是男人在床上的甜言蜜語,而男人在床上的甜言蜜語是最不可信的東西,他該知道的。
  
  但他傻傻地付出了一切,然後換得現下的巨大失落。
  
  艾依查庫突然發現,艾伯李斯特允諾給自己的天堂,比荒涼的沙漠還不如;沙漠還有沙,但艾依查庫現在什麼也沒有。
  
  
  
  他說過艾伯李斯特可以是自己的世界,但他忘了確定對方的想法。
  
  現在收回愛還來的及嗎?
  
  
  
  【FIN】

 

<% END IF %>
作家的話:

那啥,終於是用故事的方式來寫UL同人了。
然後不是Happy Story,沒辦法,期中考的人你甭期待了(逃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