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書的某片段。
  
  
  
  莫理斯手持咖啡杯,在看到今早報紙頭條時忍不住笑了出來。粗體字母大大地寫出了他好友又一次地讓警方顏面掃地。
  
  『不知道這次又是什麼樣的故事。』莫理斯心情愉悅地想著,招呼侍者前來替他再裝一杯咖啡。
  
  不是他沒良心,而是亞森‧羅蘋──那個讓警探頭痛的大盜──就是自己的好友。而對於稱讚好友的行為,莫里斯總是不吝嗇。
  
  好吧,偷竊是不道德的,但當行為人事亞森時,誰在乎?
  
  侍者送回他的咖啡,還順帶給了張紙條。
  
  「一名女士請我轉交給你。」侍者湊在他耳邊輕聲地解釋。
  
  給了對方一點小費,莫理斯打開紙條,看見上面用著自己熟悉的字體寫著一段地址時眼睛一亮。他知道他的好朋友又要跟他玩猜謎遊戲了。
  
  起身,隨手壓了張鈔在咖啡杯下,莫理斯踏出咖啡館前往亞森留給他的地址。
  
  
  
  
  
  
  
  站在人來人往的街上,莫理斯四處張望,猜測哪一個人會是亞森。
  
  是那篇那個正在咬菸草的紅頭髮大漢嗎?還是剛剛走過的賣報少年?……莫理斯已經習慣不要憑著既定印象來認亞森,那將永遠都找不到人。
  
  『啊,那傢伙還曾經辦成年輕姑娘,假裝要跟我問路過。』莫理斯想起自己曾經因為亞森的女裝而臉紅過。
  
  
  
  那一次他扮成了個像朵花的漂亮女孩,聲音小卻甜美地向自己問路,等到莫理斯斷斷續續地說完怎麼走時,小姑娘留給他一句『親愛的你這麼容易害臊是約不到女孩子的』便離開,而莫理斯後知後覺地意識到原來那人就是亞森。
  
  莫理斯還記得之後自己在一次下午茶中和假裝自己是男爵的亞森抱怨過,結果對方卻笑著說這是給你一個練習。
  
  「我不認為這需要練習。」莫理斯有些困難地辯論著:「女孩子們會接受我這樣清純的男性,她們總是覺得這樣的男性很可愛。」
  
  「吾友,容我體醒你一句,你的目標是那些如花的姑娘而不是已婚的婦人,小女孩們往往追求刺激的生活。」
  
  「我懂,就像大家提到你比提到我的次數來得多一樣。」莫理斯小小抱怨:「明明是我記錄你的故事,結果你比我還來得出名。」
  
  「別灰心,還是有人在乎你的。」亞森吸了口雪茄,吐出完美的弧圈:「我每次都有告訴你我的新位置不是嗎?」
  
  「也是。」說完莫理斯呵呵呵地笑起來:「你真把自己當成一個五十歲的男人再說話了,亞森。」
  
  「我總是在適應自己的角色,」亞森頓了下,單片眼鏡後的藍眼珠亮了起來:「而你,將有一輩子見證我的魔法!」
  
  
  
  ── 所以,這一次亞森又會辦成誰呢?
  
  
  
  「先生。」莫理斯身後的門突然打開,一名女僕對著莫理斯柔聲地說:「先生,我家主人請你上去找他。」
  
  『……不是吧?』
  
  「先生?請問你是盧布朗先生對吧?」女僕見對方沒動靜又說了一次,「我家主人請您上去找他。」
  
  因為都被指名道信了,莫理斯只好跟著對方進屋,對於自己好友這次的邀請舉動感到十分失望。
  
  他以為可以再一次玩猜謎遊戲!
  
  莫理斯在女僕離開後惡狠狠地盯著地板上看起來價值不凡的昂貴地毯,努力讓自己不要惡劣地想著該如何讓地毯髒汙好讓亞森明白自己的不滿。
  
  
  「我親愛的莫理斯,讓我猜猜,你正在為了我沒有以女郎的模樣來歡迎你而憤怒?」耳熟的聲音從隔壁房間傳來,莫理斯抬頭,赫然發現那張臉──當然不是亞森的──意外的眼熟。
  
  「咖啡館侍者?!」莫理斯訝異地叫出來。
  
  「看來你的觀察力夠靈敏。」亞森微笑,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坐下來吧。我知道你剛吃飽不想用些可口的小點心,所以我只放了水在桌上,相信你不會介意。」
  
  『該死的易容。』莫理斯懊惱地把自己摔到椅子上,他敢說自己剛剛的一切表情想法都被亞森看透了。

 

<% END IF %>
作家的話:
僅僅是片段。

這是 Maurice 寫在書裡的東西,但最後沒有真的拿去交稿。

裡面的莫里斯與亞森的相處模式正是他所想要的,只可惜在他寫作的時候,兩人還沒那麼親密。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