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主公的鎮司】
  
  ● Title:start
  ● 衍生作品:Bloody Call
  ● CP:鎮司
  ● 對不起,兩受一攻神馬的,真的辦不到啊ˊ_>ˋ 然後,請讓我把這個當生日賀大感激(欸你
  
  
  
  
  
  
  
  
  
  『身為贗品,哪天其他地方出了甚麼問題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情。』
  
  他露出大大的燦笑,對著面前的男人如是說道。一直以來他都是這樣笑著,那是一種猖狂間卻充滿了悲傷因子的笑容,彷彿裡面有大量填不滿的空白般,讓人看了就難受,想要狠狠撕下那張彎起嘴角的笑容。
  
  那種笑容看久了就會讓人作噁。
  
  
  
  『──所以,不要再追問了。』
  
  
  
  不要給了他夢又破壞之。
  
  他寧可從來沒有做過夢。
  
  
  
  
  ※ ※ ※ ※ ※
  
  
  
  
  
  原本以為是跟平日無大差別的清晨,但很快的就產生的異狀。
  
  
  一開始房間黑到什麼都看不見,司狼疑惑地揉了揉眼,拿了搖控器開燈,按了幾次卻發現還是一樣的暗,於是他想說燈也壞掉了。
  
  怎麼今天暗成這樣啊,什麼都看不到。
  
  
  
  
  ── 然後,他猛地想到,會不會是自己失明了。
  
  
  
  
  那一瞬間,司狼慌了。
  
  他著急地從揮動著手腳,像是要掙脫黑暗一樣,彷彿自己只是被關在某個空間中,只要自己努力掙扎就可以逃了出來。什麼也看不見,一片黑暗中他只聽得見自己的心跳聲,還有室內空調運轉聲。
  
  安靜得好可怕。
  
  
  
  
  
  ── 只有這種時候,他才會強烈意識到自己是一個人的事實。
  
  
  
  坐在床上,司狼抱緊了自己的身體,止不住地打顫著。
  
  
  
  
  「啊,對了,黎明也看不到了嗎?」
  
  「不,應該不會,就算是什麼雙胞胎的感應力,也不可能會讓他跟著失明才對。」
  
  「所以只有我一個人什麼也看不見了?」
  
  
  
  
  
  
  
  結果,到頭來還是一個人啊。
  
  
  
  
  ── 不被需要的、一個人。
  
  
  
  
  
  
  
  
  久久,司狼終於穩住了自己的情緒,扶著牆從床上下來,努力回想著自己腦海中的房間擺設,進了盥洗室。他洗了把臉,讓自己的情緒清晰點,開始想自己以後該怎麼生活。
  
  
  
  
  
  他得假裝自己是正常的。
  
  他可以用聲音來判斷位置他知道,可以憑著腦海中的路線來回走動,眼睛的話可以拿副墨鏡遮著,裝作是新造型。比較困難的是距離感,最好現在就在房間多練習一下,那種閉上眼感覺他人氣息的東西他不是不行,但必須熟練到完全不會令人起疑才行。
  
  
  
  
  
  
  
  絕對,不能讓大家發現,尤其是鎮。
  
  
  
  
  
  
  ── 鎮只要想著黎明的事就好。
  
  
  
  
  
  
  
  
  
  「嘿,今天也要像往日一樣過日子啊、贗品。」
  
  對著看不見的鏡子,司狼笑了。
  
  
  
  
  ※ ※ ※ ※ ※
  
  
  
  
  不過,不知道是自己的演技太爛還是對方消息太靈通,司狼才踏進NEDE沒多久,就被人「架」到了首領鎮面前。
  
  
  
  「坐下。」
  
  「不,我站著就好。」
  
  
  
  
  
  
  「摘掉墨鏡。」
  
  「這可是最新流行喔!」
  
  「……口氣。」
  
  「我說話一直都是這個調調,如果不喜歡的話就不要聽吧!」說著,司狼一股氣突然上來:「我可不像黎明那傢伙一樣不愛說話。」
  
  
  
  
  
  
  沒問題,這一仗他一定會勝利。
  
   所以,不要再流什麼手汗了啊。不是已經看不見那人最有壓迫感的眼神了嗎?那還怕什麼呢?反正什麼都看不到是事實,自己也沒有義務要報備什麼的,反正跟鎮 有關係的是黎明啊。自己會這麼注意鎮的反應,不也是因為什麼雙胞胎心靈聯繫什麼,才會對鎮的反應很在意,絕對不是自己主動。
  
  
  
  
  ── 他只是個粗糙的劣質贗品,所以請不要花太多心思在他身上。
  
  ──── 他不需要同情,他以身為贗品為傲。
  
  
  
  
  
  
  
  「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不准。」
  
  「NEDE首領沒有時間去管我的事吧?明明就忙得要死不是嗎?有這種時間還不如多多關心黎──」
  
  「住口!」
  
  
  
  
  好煩。司狼握緊了拳,覺得全身血液都在沸騰,主要是因為那個男人咄咄逼人的態度。都說了不要管,為什麼還不肯讓自己走?為什麼要這麼在乎自已?為什麼要叫自己不要提到黎明?
  
  
  
  
  ── 因為黎明所以才會在意鎮,絕對不是自己的本意。絕對不是。
  
  
  
  
  「去看醫生。」
  
  「為什麼要?」自嘲地笑了笑,司狼覺得對方根本就沒有搞懂,「黎明才是精緻的本尊,我只不過是粗俗的贗品,你有看過哪個人去救贗品的嗎?」
  
  
  
  
  ── 他從來都不是主角,永遠只有配角的份。司狼早就看開了。
  
  ──── 不要給他同情,不要給他憐憫,他從來不需要。
  
  
  
  
  
  「身為贗品,哪天其他地方出了甚麼問題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情。」
  
  
  
  
  
  
  早就知道會壞掉,所以什麼都不用說。
  
  他的人生一直都是在絕望中度過。
  
  
  
  
  
  
  「所以,不要再追問了。」
  
  
  
  
  
  
  放過他吧!你要在意的是黎明,不是司狼。
  
  
  
  
  
  
  「收起你多餘的關心,我不需要也不屑。」
  
  
  
  
  
  
  ── 不要讓一個配角誤以為自己是主角,那是悲劇。
  
  ──── 他是永遠的一個人。
  
  ── 黎明才是精緻的珍品,司狼只是粗俗的贗品。
  
  ──── 司狼的存在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多餘的。
  
  ── 沒有人會在乎一個贗品。
  
  ──── 他才不在意鎮的反應,都是因為黎明所以才會放不下這個男人。
  
  
  
  
  
  
  ── 不用同情不用憐憫,他司狼只是早就放棄了當主角的夢罷了。
  
  
  
  
  
  
  
  「如果你真的這麼閒,還不如去關心黎──」
  
  「住口!」
  
  
  
  
  鎮的怒吼嚇到了司狼,但隨即他就武裝自己,反唇譏笑:
  
  「你們倆吵架了?是也不要牽拖到我頭上!」
  
  
  
  
  
  
  椅子被拉開的聲音。靴子大步踏近的聲音。急速的風聲。
  
  然後是腹部劇烈的疼痛。
  
  
  
  一切的動作都在短短幾秒鐘完成,司狼根本來不及反應。雖然說他也沒有打算要躲。
  
  果然是因為被說中了所以才打人吧?該死的,好痛……司狼依照著身體反應蹲了下來,但下一秒就感覺到有人抱起了自己,而且是很可笑的公主抱。
  
  
  
  
  「放手!你做什麼!!」慌亂地抓住了對方的軍服,司狼朝著應該是鎮的臉的方向大罵,「放我下去!」
  
  對方沒有回答。但接下來的晃動感讓司狼猜想鎮是在走路。
  
  「開什麼玩笑,我不是女人你放我下來!」
  
  
  沉默。
  
  
  「病人又怎麼了?眼睛瞎了又怎麼了?我沒有虛弱到要人抱著!」
  
  「你很虛弱。」鎮停下了腳步,用手指壓了壓司狼心臟的部位,「尤其是這裡。」
  
  
  
  
  司狼臉色大變,奮力掙扎,卻怎麼也抵不過鎮的力量。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放我下去!!」
  
  「閉嘴。」
  
  「我寧可你打昏我!」竟然有回音?!可惡,已經來到走廊了嗎?隨時會被人看到啊!
  
  
  又是沉默。
  
  
  「放開啊混帳!!!!」司狼只覺得自己臉部熱得可恨。
  
  
  繼續沉默。
  
  
  「你到底有──唔!!」
  
  
  
  
  
  被吻了。
  
  貼在自己唇上的熱度是這麼的可恥,鼻腔內嗅到的男人氣息是這麼的過份,全身血液在騷動,四肢百骸在咆哮……但司狼卻動不了,什麼反應也做不出來。
  
  他腦中被一個又一個的黎明給灌滿了。
  
  
  
  
  
  然後,炙熱的液體滑過自己臉頰。
  
  
  
  
  
  
  
  
  
  丟臉。
  
  
  
  
  
  太丟臉了。
  
  
  
  
  
  
  
  
  
  
  司狼感覺到男人把自己的墨鏡摘掉,隔著手套用指腹摸這自己的臉,那沁涼的濕潤刺痛著自己的心。
  
  
  
  
  
  
  
  ── 好可恥。太可恥了。
  
  ──── 竟然,搶了黎明喜歡的人。
  
  
  
  
  
  
  「不、不要碰我!」他慌亂,想要逃離這個男人,越遠越好。
  
  「你?!」鎮的聲音難得吃驚。
  
  「放開我!」
  
  
  被抱得更緊。
  
  
  「放我下來!你不要臉我還要臉,我不能讓黎明──」
  
  
  
  
  
  「不要提他的名字!!!!!」
  
  
  
  
  鎮爆出了怒吼,司狼可以明顯感覺到男人的氣息紊亂,人也抱得更緊。
  
  但在那之後,又陷入一片沉默。鎮漸漸地恢復到原本的冷靜狀態,深吸口氣後又繼續走動。
  
  司狼沒有繼續鬧,只是無聊地猜測鎮的目的地是哪裡。
  
  
  
  
  
  
  ── 但司狼知道,自己心中有鼓聲音說著:不是黎明讓自己覺得鎮很重要。
  
  ──── 他媽的。
  
  
  
  
  
  
  (完)
  
  
  
  
  
  
  
  後記://
  
  
  其實一開始看到主公的腳本後,給我的感覺是像下面那些話的。
  
  但寫一寫後,卻覺得司狼應該會從頭到尾否認自己的心情,把他歸到另一人身上,所以又有大修。
  
  
  
  
  這裡還是附上原本的司狼內心OS:
  
  
  
  
  有時候,喜歡不一定要永遠在身邊。如果說我的不在可以成全兩個人,那我會選擇消失。
  
  一步一步地退後,把空間留給兩個人,直到最後沒有人記得自己存在。
  
  所以我不會跟他說失明的事。
  
  沒關係的,我已經看了他很久,已經熟到只要閉上眼就會浮現他面孔。
  
  所以看不到,真的沒有關係。
  
  ……所以,要振作,不可以感到難受。
  
  雙子之間有感應的,不能讓黎明發現自己的難受,這樣會驚動到另一個人。
  
  該死的,不是已經決定要退出了嗎?那就不該摩摩蹭蹭的,這不像自己。
  
  已經決定好要放手,就算失明了也不用說,被忽略了也沒關係。
  
  只要他們幸福就好,不是嗎?
  
  ……所以,心不要再痛了,好嗎?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