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 & 朋友 Part 3】

● part2據說要保留給迎新篇(欸你
● 下次跟新爸爸跟後輩好了,不然北空先生在大家心目中就真的會只有廢柴兩字了(還不是你害的
● 本回的主題是某人的臉盲症。

 


00.


「鍾銓功……」吳筱綬直直地看著對方的臉,努力思索著這個熟悉的名字是怎麼回事。


「迎新時跟你同一組,坐你隔壁的。」鍾銓功好心提醒。


「……」繼續思索。


「你打了一拳的那個。」


「原來說我娘娘腔的就是你!」用力指。

 

某鐘無言了。

 


01.


吳筱綬很不會認人,曾經發生過一個學期了還沒辦法認出自己班導師的面孔。


對吳筱綬來說,每個人都長得差不多,差別在男性女性、是高是矮罷了。也不是沒有試過要好好去記長相,但吳筱綬就真的辦不到。


目前最強悍記錄:五歲時在百貨公司走丟後自己到服務台去等父母跟兄長出現,卻因為堅持不肯認來接他的人是家人所以鬧了快半小時。

 

 

02.


「最後你小兒子怎麼回來的?」侯北空好奇的問。

「達綬跟他說你再不走就看不到你期待已久的卡通了,然後筱綬就乖乖跟著走了。」吳添然回答,「聰明吧!」

 

 

03.


好瞎的方式。侯北空心中OS。


「恩,真的蠻聰明的。」但在喜歡對象面前當然不能直說。

 


04.


鍾銓功在聽完吳達綬學長這樣介紹自己弟弟後,整個人鬱悶了。

就在隔壁寢,又是想要深交的對象(那時候還沒想自己是喜歡上對方),鍾銓功覺得自己一定要想辦法讓吳筱綬記住自己的長相。

 

只要天天見面就可以記住自己了對吧?

於是乎,鍾銓功同學開始到處跟著吳筱綬一起行動。

 


05.


「……我剛剛是不是也看過你?」吳筱綬覺得眼熟。

「恩,因為我們同個班。」說完,鍾銓功毫不客氣地在吳筱綬身邊的座位坐下。

 


06.


「……我們同一堂英文?那怎麼沒看過你?」吳筱綬覺得驚訝。

「是啊,上次坐最後一排,今天想說往前做一點也好。」鍾銓功又補上一句:「我跟你同班的,叫鍾銓功。」


「吳筱綬。」

 

我知道你名字,你上堂課就跟我介紹過了。

鍾銓功忍著,沒說出口。

 

07.


「啊,吳筱綬,又見面了。」鍾銓功一進教室就走到筱瘦身邊坐下,「還記得我吧?鍾銓功。」


「你也修這門課?」吳筱綬感到奇怪。「我記得教學網上沒有同個系的啊。」


「我還沒上,要跑加簽。」鍾銓功平淡地表示。

 

08.


鍾銓功沒有說他是跟著吳筱綬身後慢慢走過來的,也沒有說為了筱綬他打算把原本的那一堂課給退掉。

 

 

09.


晚上,吳筱綬回宿舍後發現自己室友還沒回來,雖然只記得對方好像姓黃,但長什麼樣子就真的不記得了。

算了,反正進得來的就是室友。吳筱綬一秒把煩惱往後拋去。

 

這時,有人打開門了,但進來的卻不是那個黃姓室友,而是吳筱綬快看了一整天的臉。

 

 

10.


那人,好像叫鍾銓功來著?

 

 

11.


「鍾銓功,怎麼又是你?」

「嗯?原來吳筱綬你跟黃棋同寢啊!」鍾銓功看起來頗為詫異,「黃棋在我們寢那跟方懿德玩樸克牌,要我幫他拿一下東西。」

「……喔。」

吳筱綬沒說什麼,讓了路給高大的鍾銓功去拿東西。

 


12.


他們好像很多堂課都一樣啊,要不要互相照應下也好?總覺得這傢伙傻傻的很容易被騙。

看著鍾銓功一臉老實樣,吳筱綬暗暗下了決定。

 

 

13.


「那我就先走了,掰。」

「恩,掰。」在鍾銓功要關上門前,筱綬又開口了,「欸,鍾銓功,你要不要明天一起吃早餐上課去?」

 


「好啊。」

他笑著答應,帶上門。

 

 


14.


似乎,自己的臉已經被記住了。

真好。


鍾銓功開始期待明日早餐的會面。

 

 

15.


不過在被隔天對方一句「你是誰」給破壞好心情後,鍾銓功毅然決然地做出了要大部分時間都跟著對方行動的決定。


自此,只要在A大校園見到吳筱綬,基本上都能發現他身邊跟著一個叫鍾銓功的男學生。

 

 

 

---------所以鍾同學你開始被無意識尋癢了B)-----------

 


後記://


↓據說這是part2的結尾?(eyeroll)

 

 

 


其實我只是說你很美。

很久很久以後,鍾銓功趁著某人睡著時,抱緊緊地說著。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