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 流氓 part2】

● Part 2 要談的是人工鬧鐘,還有某少爺的處心積慮。

 

00.

其實卓悅恭和吳達綬是出了名的有緣份。

姑且不說同寢、同班、學號隔兩號等,光是通識課四堂就有三堂是同樣的就夠讓人意外了。


「你真的沒照我課表選課?」看著兩人的課表出來時吳達綬狐疑地問。

「我才要問你有沒有抄我課表呢!」卓悅恭十分淡定地反問回去。


吳達綬想想這種狀況不是不可能發生,只是機率低了點,所以最後也沒去糾結這個了。

 


01.

幾年後,吳達綬知道了人家卓同學電腦學得好,偶爾興致來了還會黑黑人家電腦時險些沒吐血。

可惡,他又被陰了!


「你還說你沒抄我課表!」

吳達綬最不爽的就是俄傢伙總是要瞞著他些什麼,然後看他被耍得團團轉的傻樣子暗自竊笑。

「是沒抄啊。」卓同學,不、該稱為卓老闆一臉平靜道:「不過是把你的改成跟我的一樣罷了。」

「你!」

「難道說你不喜歡跟我做一塊?想當年你管我上課認不認真專不專心管得很熟練啊,怎麼現在又反悔了?」說完卓老闆又笑得一臉狡猾:「而且你也很好心地幫我佔了隔壁坐不是嗎?」

還不是你用筆記威脅我我哪需要幫你站位?吳秘書嘟嚷。

 


02.

不過現在吳達綬同學當然是什麼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在開學一周後他多了個日課:叫卓大少爺起床。

大少爺其實是個很規律的人,不過沾了床就不大爬得起來,也因此他從不選八點的課。

(順帶一提,那四堂唯一一個卓少爺沒和吳同學同堂的就是八點的課。)

不過基於吳達綬的認真向學精神,看不過去某人睡過頭就翹課的行為,最後乾脆承擔下叫人起床的義務。


於是乎,大少爺的平日時刻表幾乎成了這樣:

八點起床 → 八點三十分整理好自己出門 → 九點前吃完早餐到教室去坐著等著上課,如果九點無課的話就是晃去圖書館等地,待要上課了才去教室。

而這一路上都有吳達綬監視著,免得某大少爺迷路迷回自己寢室去了。

 

如果課是下午開始,那卓悅恭可以回寢室去,但不能躺回床上,因為會醒不來。

「要睡就給我趴著睡!」吳達綬在把某人從床上抓下來後認真道。

 


03.

「現在想想,原來早在大一起你跟我的相處情形就像夫婦一樣呢!老婆看老公賴床了,所以就急急忙忙叫人起床──」

「你閉嘴!」


被人提起黑歷史的吳秘書羞恥掩面,恨不得找個洞把自己給埋了。他以前怎麼天真成那樣!?


「流氓!你這殺千刀的該死流氓!」罵來罵去還是只罵得了這一句。

「可你就愛我這口啊,迪爾。」卓老闆手一伸,就把自家小秘書抓進懷裡吻個夠。


又一次,吳達綬完敗。

 

04.

叫卓大少爺起床一點也不是個輕鬆活兒,此人低血糖的厲害,邊搖邊喊三四聲後可能才得到一個哼聲的回應,喊了七八聲後才有可能得到對方一隻眼的睜開,為時三秒。

吳同學曾經試過鬧鐘叫人起床,不過在隔壁寢連著三天敲牆抗議後他就放棄了。


只好人工啦!他認分地推著大少爺叫他起床。

 


05.

有一回吳達綬真的是受不了了,真的把卓少爺給拋棄在床上就出宿舍,打算讓那個人睡到天荒地老這樣。

那天是十點的課,吳達綬八點多吃完早餐後就帶著筆電去找個有插座的地方上網去。


八點半,吳達綬有想過要不要回去叫人,就算是用手機叫一下也好,但最後還是把手機關機收起來,繼續用電腦。

九點,他嫌刷網路無聊,收了電腦去圖書館報到,打算找找有沒有自己喜歡的書好借回去。

九點半,吳達綬出了圖書館,沒借半本書,心裡想著這卓少爺怎麼還沒出現?該不會真的睡昏頭了?


最後還是說不過自己的良心,吳達綬踏上了前往男寢的小徑去。

 

06.

多年後,吳達綬回首,這才發現自己在那麼久之前就把人給掛在心上不放。

都是卓流氓害的。吳秘書找了個卓老闆看不見的地方腹誹,全然不知道自己的紅耳根都被那個流氓給看見了。

 


07.

還沒走回男寢,就見一片雞飛狗跳的。一群男學生到處竄啊竄的,好不奇怪。

吳達綬隨便抓了個人,正要開口問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時對方就大聲叫著:「吳達綬他回來了!」

哎?我回來了需要這樣大聲宣傳嗎?

「你沒事吧?」那男同學邊說邊動手要脫了吳達綬的襯衫扣子,嚇得他連忙把人給推開。

「說話就說話動什麼手啊!」而且還要脫我衣服?!

「看你有沒有受傷啊!是男人就脫了!」

「誰管你啊!」

 

08.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遠遠的有人大喊了聲:「迪爾!」

然後下一秒吳達綬就被一群黑衣人給包圍住了。

 

09.

臥槽!這是在拍港片嗎?!

沒見過這般大聲勢的吳達綬穿越了。

 

10.

「Where have you been, Dear? Why didn't you wake me up? And why you turned your phone──」

「Stop! 該死的你不要給老子講一堆英文,這裡是台灣你給老子說中文啊說中文啊混仗!」

 

11.

吳達綬被卓悅恭一口流利的英文刺激到了。

這讓他想到考了兩次才通過的GEPT中級複試,那時候就是死的口試上。

 

12.

眾人也跟著傻眼。

剛剛那個大呼小叫爆出一串英文的是那個以優雅出名的Arthur嗎?

然後那個氣勢如虹但很像是被人踩到痛處的是那個認真的大綬嗎?

最後,那一群黑衣墨鏡西裝男到底是做什麼的啊!!!!


有那麼一瞬間,大家都認為自己穿越了。

 


13.

在卓少爺的解釋下後吳同學終於明白了狀況:

簡單來說,就是卓悅恭一早起來發現吳達綬沒有叫他起床,人也不在宿舍,手機又關機連絡不上,使得他不得不想到最糟的狀況,那就是有人雇了殺手把吳達綬給──


「慢著,為什麼要做掉我?」吳達綬瞇著眼看身分破億的卓少爺。

「因為做掉了你就表示宿舍不安全嘛!」

「老子要換房!!」


哪有人住宿得賠上性命的!

 


14.

卓悅恭連忙給人順毛。

「沒關係的,我這不是叫人來了嗎?這些保鑣會負責我們的安全的。」

「真的?」

「真的。他們會在隱密處保護我們的安全的,我保證。」


吳達綬心安是心安了些沒錯,但他卻覺得哪裡怪怪的。

 


15.

很久以後,吳達綬問了個很私密但很重要的問題。


「那個,你說過那些保鑣會寸不離身對吧?」

「是啊。」

「包括……我們那些事情的時候?」

「怎麼可能?」卓老闆一秒反駁。


他們想看我還不給看!

由此可知此人的占有慾是很強的。

 

16.

那之後,吳達綬保持手機開機狀態,並天天叫卓大少爺起床。因為他真的不像某卓同學,臉皮厚到可以讓全寢恐慌一次。

還是乖乖認命地叫人起床吧!

 

17.

「所以,哥哥你完全被馴養了嘛。」

「小孩子不要亂說話!」

 

 

----------END----------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