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尚心打打的漁屈本預告條漫(?)而冒出物】
  
  ● 其實就是把此漫文字化而已(欸你→ttp://i.imgur.com/DBlJF.jpg
  ● 然後查了資料,宋玉大抵上是屈原後輩,一說是其學生。本篇不採用師生一說。
  ● 楚懷王羋(ㄇㄧㄝ)姓熊氏名槐,也就是說名字是熊槐,所以那句愛的誓言我改動了下。
  
  
  
  
  
  
  「王,三閭大夫求見。」
  
  「傳進來。」
  
  「是!」
  
  
  男人被引領進入,低著頭,神色略顯不安。
  
  這個毛病仍改不了?楚懷王有些不悅。屈原什麼都好,就是容易把情緒擺在臉上。
  
  
  「見過王上。」
  
  「免禮。」
  
  
  放下毛筆,楚懷王又道:「令其他人等退下。」
  
  
  「是!」
  
  
  當眾人皆離去,徒留他倆二人時,原本低頭的屈原抬起看向王座上的男人,表情比先前堅定,大抵是剛做出了什麼決定。
  
  
  「王。」
  
  
  信步至王座前,屈原深吸口氣,放肆地跨坐上男人的大腿,伸出手,欲環上其頸子。
  
  
  「我想聽你說──」
  
  「楚懷王愛他的三閭大夫。」
  
  
  屈原動作打住,一臉呆愣樣。
  
  見對方的表情,楚懷王理解了自己昨日的殘暴舉動果然造成了對方的不安,於是一手抵住屈原後腦勺,貼近了對方的臉,柔聲道:
  
  
  「熊槐,愛,屈平。」
  
  
  吻如蝶般落在屈原額上、眉間、鼻頭、唇上、頸部、鎖骨,他閉上眼承受著王狂野的吻,一下又一下,既是最佳定心丸,亦為情欲的展現。
  
  當自己被剝個精光放上桌時,屈原昏沉沉地想著這楚懷王規定的每次見面動作果然會讓一切失控。
  
  
  
  
  
  ── 一度,他誤信了兩人關係真催不可破。
  
  ──── 他們已不是單純的君臣關係。使其變調的,是愛?
  
  
  
  
  
  『你還是,』
  
  
  那個他最深愛的男人,用著最最猙獰的表情當著眾臣前對他說話。
  
  眼角似乎捕捉到上官大夫等人的得逞表情,但他無法思考。
  
  
  他不懂王為什麼對他冷落。
  
  他不懂為什麼不願意聽他的。
  
  他更不懂,為什麼王座上的男人這麼的陌生。
  
  
  
  那個他所愛也愛著他的熊槐去哪了?
  
  
  
  在王說下那句話時,屈原突然想起王好久沒有召他入宮歡愛了。
  
  
  
  『滾蛋吧。』
  
  
  那是他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 讓我們關係改變的,是愛,抑或是恨?
  
  ──── 王,你可知道,為了你,我拒絕了多少人?
  
  
  
  
  
  
  「屈原,你真不願意留下?」
  
  「恩。」
  
  「不能為了我宋玉留嗎?」他急了。
  
  
  闖入屈原房時正看見他在收拾細軟,宋玉實在是忍不住出聲了。
  
  他知道屈原和楚懷王的關係,他也不只一次跟屈原暗示過自己對他的情感。
  
  
  
  一定要走嗎?不能為我而留嗎?
  
  
  
  「平,你就這麼愛他嗎?」
  
  屈原撇過頭,擺明了是不想直接回答這個問題。
  
  他也注意到宋玉對他的稱呼變了。
  
  
  
  「平,你也知道我──」
  
  「對不起,宋玉,我還是離開好了。」
  
  
  
  打斷了對方的話,是因為他想要繼續欺騙自己。
  
  宋玉抿著下唇,最後吐出一句話:
  
  
  
  「你好自私,平。」
  
  
  
  對不起。
  
  
  
  
  
  ── 也許,冥冥間自有定數,他與楚懷王間的分離,是為了另一個的開始。
  
  
  
  
  
  「不管在哪,都沒有我的容身之處。」
  
  
  
  
  一句自嘲的話,引起了那人的注意。
  
  那人擺船過來,開口:
  
  
  
  「唉呀,你不是三閭大夫嗎?」
  
  
  
  
  
  
  
  ── 命運的捉弄,讓他們相遇了。
  
  
  
  
  
  ------------完-------------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