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真的文章化了啊(汗】

● 對不起我有小小偷加長對話句子,然後下課後那邊因為資料過少我掰不出個尾巴,所以就擅自加劇情了(掩面

 


今天踏入教室的老師,氣勢很不一般。


「G君。」


雙手撐在講桌上,老師臉上竟帶有著不如往常懊惱的溫和神情,慈祥的眼神中充滿了理解的意味。

被點名的G君沒有回應,雖然他一直都不把這位女老師放在眼裡,但今天他卻不敢如此放肆。

大概真的是因為老師臉上的笑容太燦爛了,燦爛到他感到惡寒。


「老師我想了很久,昨天晚上終於想通了你為什麼這麼愛破壞班規校規了。」


G君一直都是班上……不,全校的問題人物。

對他而言,頂撞師長很正常,破壞紀律則是如同呼吸般的自然;老師們拿他沒轍,教官也只能把他列為重點學生、要多加看管的那種。

他像是頭誤闖校園的野獸,沒有人能夠拘束得了他。對他來說不理會一切限制他的事物是再自然也不過的事了。


但現在老師卻說:她明白了。這讓G君感到困惑,因為他不曾需要被明白什麼才是。

野性直覺告訴他說這有問題,偏偏他也無從應對,只好站在原地聽著講台上的老師說話。


老師看著表情有些呆傻的G君,柔和地笑道:


「你其實這麼不守校規,是因為想見教官可是又找不到理由才一直犯錯對吧?」


什……麼?

G君一臉驚恐地看著老師。他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才不是!!」

「喔,那你倒是說說看是為什麼?」

「……」回應不能。

「那就是啦!」燦笑。「放心同學,你會這麼吃驚只是因為先前沒有意識到罷了。」

在確認自己猜測方向無誤後,老師便滿面春風地開始上課,徒留跌坐回椅子上的G君繼續傻愣著。

 

 

下課後。


「G君你什麼時候要去找你老公啊?」某女同學歡樂問道,換來G君白眼一枚。

「誰老公啊?」

「那個S啊!老師不都說了你是為了教官才會這般桀傲不遜不是嗎?」

「屁啦。」皺眉。

「不然是為了什麼你說啊?」

「……」再次無言以對。

「就跟你說別再裝了啦!」

「靠誰給你裝啊!我爽行不行?」

「是是是你爽你超行,」女同學應付得很隨便,「還有剛剛全班都用紙條投票決定好要叫S是你老公了。」

「靠這種東西幹嘛這麼民主啊!!!!」

「……G君,我早該看出你是個傲嬌受的。」女同學對於自己竟然這般晚才正確發現自己同學屬性這點大嘆可惜,要不是今天聽老師這一席話,估計她到了畢業還會認為G君是個野獸攻。「錯過好多精彩鏡頭好可惜。」不知道現在補還來不來得及?

「靠!!」附帶一個中指凸。

「欸,G君,你說你老公會不會來找你啊?看教官的樣子還頗有正經嚴肅攻的潛質呢……」

「幹你信不信我──」

 

「欸,G君!!你老公外找啦!!!」

某非路西法子民但很順從民意的女同學突然對著教室內部大喊,而她身後則是站著一臉尷尬的教官S。

靠!!!!

G君掩面,幹他的國中生活怎麼越來越難熬了啦!!!!

 

 

────硍後面根本就是我在說(掩面)之依恩滴────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