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南瓜你快跳啊(troll)】

  ● 因為某南瓜表示說要我寫破萬字長篇給他做生日賀,我就讓他來看看說所謂的坑是有多惱人(troll)
  ● 這個只有頭沒有尾,跳下去摔死了我不供給醫藥費的(troll)
  ● 順帶一提,這只是系列文的旁枝而已(troll)主幹在裡面有提到有興趣的可以猜(troll)
  ● 巧克兄我有加點東西所以你可以看到更多的東西這樣(troll)

 

 

  他說,他的生命中出現了太多人,每一個都是匆匆忙忙的來,又很迅速地離開。

  第一個是生下他的母親,在他出生後不久便死於血崩;第二個是他的父親,在他三歲時死於意外;接下來是收養他的夫妻,他們活得比較久,一直到他十四歲畢業旅行外出時才被闖入家中的強盜給殺死。

  他曾經接受社工的建議住進了寄宿家庭,但在那邊的三天後就逃走了,因為他的新哥哥把他壓在自己床上打算侵犯他。

  他說他其實可以諒解。男人嘛!尤其是青春期的,天不怕地不怕,整天只想找新玩意兒來試試;那人八成是沒上過男人,剛好來了個現成的到家裡,長的也挺賞心悅目的,當然不能放過這種大好機會──

 

  「噢,真的,我能諒解,看在同是男人的份上我可以不怪他。」

  「如果你說這話的同時手不要快把木桌子弄壞的話會比較有說服力。」我指出了他其實一點也不淡定的證據,「所以你放過他了?」

  我感到不可思議。拜託,要是有個男的敢試圖侵犯我我不把他閹了才怪。當然,如果是個前凸後翹的超級大美女跑來性侵害我的話我非常的樂意。

  「這個嗎……」他又露出狡詐的笑容,這跟他清秀的外表有些不搭,但依舊是該死的好看,「剛好我也想試試為什麼人說椅子是十大居家凶器之一,所以先是一拳把他鼻子打斷了,趁他哭爹叫媽的同時舉起椅子用力敲他的腦袋,直到他動不了了才停手。」他看到我的表情時頓了一下,「放心,我沒殺了他,只是讓他在醫院住院檢查了一年、坐輪椅度過一生罷了。順帶一提,那人一個月後自殺了,跟我無關。」

  「最好跟你無關啦。」我吐槽,撐著一邊臉頰好奇地問他:「如果說今天跑來侵犯你的是一個超級大美女呢?你會怎麼處理?」

  「享受啊廢話。」

  「如果她事後叫你負責呢?」

  「跟她談好分手條件,不然就把錄下來的影帶拿出來威脅她叫她滾蛋。」

  「哪來的錄影帶?」

  「是你的話你不會錄嗎?」

  「好吧,我承認我會想要回憶。」

  「誠實的傢伙,敬你一杯。」

  我們舉起玻璃杯輕輕撞了一下。

  「再問你,如果今天組織叫你去跟一個男人做呢?」

  「那就做吧。組織最大。」

  「忠心的傢伙,換我敬你。」我喝了口威士忌。

  是說,我並不希望我的新搭檔會因潔身自愛而亂殺人,這不但違反了組織規定,更會讓我不敢跟他開玩笑,而我最討厭死氣沉沉的工作模式。我們的工作已經夠無聊了,而人生總是該愉悅點……好吧,至少我需要些愉悅氣氛。

  我整理了一下剛剛Q&A所得到的資訊,做出結論:「所以簡單說你就是個會行動的厄運召喚機?而且還是專門害死他人的那一種?」

  「Bingo。」他彈指。

  「問一下跟你交際比較深的最長活了多久?」

  「交際比較深是有多深?」

  「這樣好了,你上個搭檔跟你搭檔多久才掛點的?」

  「……十一個月?先聲明,那個車子打滑把他撞死這件事跟我無關。」

  「放心,沒懷疑你。」

  我開始猶豫該不該把自己的命賭在這人身上。和他搭夥日後工作鐵定輕鬆,不過相對的我可能只剩十一個月可活。真難抉擇。

  「喂,我故事說完了,」他蒼白的臉有了些血色,大概是因為剛剛喝了兩大口威士忌,「該你了。」

  我故作詫異,「我的?這不是公開的秘密了嗎?你隨便在街上抓個人都可以聽到我的故事了不是嗎?『史上最凶惡的周家存在──周禹泰』,順帶一提我聽過十五個關於我怎麼出生的版本。」

  「我聽過二十個。」

  「你贏了。」掌聲鼓勵。

  「既然要找我搭檔,那我就要真相。」他露齒而笑,我看不出來他是在嘲諷我還是被我逗笑了,「給我真相。」

  「我以為是我核准你來當我搭擋。」

  「夥伴,這是公平交易,一個抵一個。」他攤手表示,「我都說了我的故事,你也該說說你的。」

  「從來沒人說得出真相。」我聳肩。

  「別賴帳。」他一口飲盡所有的酒,接著又拿起桌上酒杯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我才不信那個『集體自殺事件』跟冥界的『月島事件』都是你幹的,更不用提那個真的解決國中霸凌學生還偽裝成全是自殺的仁兄在我們的通緝名單上。」

  「嘖,呼嚨你一下都不行。」

  「得了吧,這樣就被你唬了我還要跟你搭檔嗎?」他心情愉悅地說道:「而且我知道你的能力辦不到那些事情──你那個表妹還勉強可以。」

  曜玥的能力是製造強大的幻覺,可以讓人深信她所創造出來的所有物事,只有少數意志堅定者才不會上當。這讓我想起那兩對雙胞胎,之前禹琛才跟我提過那個有趣的任務,又是王族又是保鑣的,還好最後任務被撤銷了不然首領也賠大了。

  如果那時候是派我們去的話,那定會收尾得很難看。喔,對,「我們」。

  我決定跟伊(E)搭夥了。認真的年輕孩子值得合作。

  「快點說,不然就灌你酒灌到你說出來。」他笑著威脅。

  「算了吧,被灌酒就說出來的傢伙也未免太遜了吧!」

  「喔喔喔,這話我要跟納斯特說,他每次喝醉酒就什麼都問得出來……」他聲音小了下來,然後有些懊惱地說:「我忘了他前天因公殉職了。」

  ……跟這傢伙搭檔真的沒問題吧?

  伊又在催了。我把思緒拉了回來,人往他那邊湊了點,臉上掛著我最愛用的詭異微笑。

  我已經想好該怎麼自我介紹了。

 

  「──你知道周家專產一群批著人皮的怪物嗎?」

 

────沒有後續的伊恩低。────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