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香菇君說不可以超過六頁,所以換這個當插花稿
  *大家快去支持香菇君的英冰本!!!!!→ http://sites.google.com/site/bimmwunnjk001/
  *架空有。小冰叫艾斯廉,香君單名一個香。提諾小小腹黑有。有沒有隱CP大家自己判斷(我覺得沒有啦
  
  
  
  
  街口新開了家不算大的咖啡店。
  
  店長是個從芬/蘭來的、叫作提諾的青年,外觀看起來差不多二十出頭,臉上總是掛著一個溫和的笑容。
  
  整間咖啡店的裝潢以藍與白二色為基調相互搭配,燈光採用溫暖的鵝黃色,店外的招牌則寫著:『Kahvi aika』,是芬蘭文的『咖啡時光』的意思。
  
  也許是因為新開沒多久,也也許是店面本來就不大,所以整個咖啡館只有兩名正式員工跟兩個兼職的;後者還只是高中生,每天五點半後才會來到店裡、十點半離開,周末也是一樣。
  
  兩名員工分別是美/國人和法/國人,分別負責飲料跟甜點;而工讀生則是一個冰/島人一個香/港人,主要是做些像收銀、整理環境等的小工作。
  
  在工讀生來之前則是店長親自去處理這些瑣事,根據店長本人的說法,這店是他開的,要是不做點什麼他也會過意不去,所以久了也沒人敢說什麼,頂多偶爾要他多聘幾個人來做事罷了。
  
  有些熟客都笑他們這裡是個萬/國/博/覽/會,各國人種都有。店長聽到了只會笑笑地不做任何表示。
  
  每天收店的時候老闆的瑞/典室友會來接店長,有時候也會出手幫忙整理一下環境;雖然那個叫貝爾瓦德的瑞/典人總是繃緊著一張臉、店長也總是笑笑地對他的室友說不好意思,不過大家都知道店長的室友也是個溫柔的人,只是外表看不太出來而已。
  
  
  
  
  
  
  這是一個,發生在Kahvi aika的、小小故事。
  
  
  
  ◆
  
  
  
  艾斯廉是兩個工讀生之一,來自冰/島,和另一個來自香/港的工讀生是同班同學,所以每天放學後兩個人便一同前來Kahvi aika打工;只有偶爾遇到不可抗力之因素時才會分開來店裡。
  
  最近聖誕節快到了,店長提諾買了一棵金屬製的小聖誕樹放在店裡,昨天晚上他和香離開店的時候還看到店長和他室友正一塊把裝飾給放在樹上,估計今天會看見一間充滿聖誕氣氛的咖啡店。
  
  艾斯廉把書包甩上肩後便逕自離開了學校。
  
  今天香被老師留下來了,據說是有事要跟他談談,所以艾斯廉決定自己先過去店裡幫忙。雖然店長總是跟他們兩著說不用一下課就趕著來,不過艾斯廉總覺得自己是領人薪水的,況且工作簡單、待遇頗佳甚至還附有晚餐,要是還不準時上班好好做事的話會遭天打雷劈的。
  
  
  
  還沒進店裡艾斯廉就發現充滿聖誕節氣氛的Kahvi aika,不但在對外的窗台上做了些造型讓人誤認為真的有積雪在上面(Kahvi aika並沒有大型玻璃窗,從外面看過去就像是童話書裡才會出現的可愛小磚屋),還特別在內部放了個帶著聖誕帽的白色小狗娃娃對著行人笑,一個用特殊彩筆畫在玻璃窗上的白箭頭指著那娃娃:『他的名字叫花蛋,是店長提諾的寶貝ˇ』。
  
  對此他總是冰冷冷的臉上也忍不住掛上了愉悅的微笑──喔,他們的店長真是個可愛的人。
  
  
  才剛進店艾斯廉就被店長給叫了過去,提諾先是給了他一個自己也帶著的聖誕帽外,還特別給了他一朵去刺的帶葉紅薔薇跟一張小卡。
  
  艾斯廉皺起了眉,不知道是針對自己也要戴上這種可愛帽子這點還是那個已經出現在自己面前一個月的小卡跟玫瑰花。提諾下意識地認定是後者。
  
  「艾斯,你覺得煩了嗎?如果是的話那我幫你跟他說──」
  「──不用。」
  
  有些粗魯地把對方手中的東西給搶了過來,艾斯廉連看都沒看就把小卡給丟到了紙類回收──反正上面的流言千篇一律,他也沒必要花時間去看。
  
  他只是有點討厭對方這種不坦率的作風罷了。當面跟自己說真的有這麼困難嗎?
  
  將玫瑰交給提諾請他代為保管到自己下班,艾斯廉拿著聖誕帽準備去放書包和換制服時又被店長給叫住了。
  
  「已經一個月了吧?艾斯你還在生那個人的氣嗎?」
  「……店長,我想我該去工作了,恕我失陪。」
  
  僵硬且無理地打斷了提諾的話,艾斯廉有點像是逃跑地快速離開對方的視線。提諾輕輕地嘆了口氣。
  
  ──兩個都是會鬧彆扭的人,這樣何時才能和好呢?
  
  
  想到那個金髮男人總是紅著臉邊遞給自己要給艾斯廉的東西邊說著『我才不是不敢跟他說,只是太忙了沒時間跟他見面而已』一類口是心非的話,提諾就真的覺得很無力。
  
  ──既然你很忙,那你大可以把東西轉交給你的鄰居阿爾、法蘭或是香啊,何苦特地跑來Kahvi aika一趟呢?再不然等艾斯廉在場時親手交給他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不是嗎?不過那個很容易害羞的英國人當然『委婉地』給他拒絕了。
  
  『要是給他們知道了我還用做人嗎?!』
  『沒這麼誇張吧……』
  『法蘭西斯那個混帳會恥笑我說「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哪像哥哥我拋一個媚眼就搞定了」,阿爾那個不知好歹的小子會笑說「亞瑟你是個大笨蛋,這種東西HERO我三兩下就處理好了☆」,香的話則是會直接冷冷地說「Mr.亞瑟你好遜」你知道嗎!?提諾你根本不懂那些人有多麼討厭!!!!』
  
  聽到最後他已經不知道是要吐槽說你人際關係也未免太糟糕了大家都想損你,還是耐著性子向對方解釋其實這三個人沒有這麼惡毒只有在針對你亞瑟時才會這樣──
  
  最後提諾收下了那人托付的東西並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露出一個溫和笑容:
  
  『──節哀。』
  
  艾斯也是,明明嘴上說著不稀罕那男人的東西,每天下班卻還不是小心翼翼地把玫瑰帶走;前陣子諾威才跟自己通過電話說他整個家都是玫瑰味、叫那個男人不要再送了,完全是難倒了身為局外人的他。
  
  ──花也不是他送的、自己也常常問說要不要把那男人留下的東西給丟掉,偏偏艾斯就是要留下來要接受他提諾又能怎麼辦?
  
  『那就一收到就丟掉。』
  『……諾威你知道我不做這種事的,而且跟我說還不如直接跟艾斯講來的有用。解鈴人還需繫鈴人嘛。』
  『嘖。』咖的一聲,電話被掛掉了。
  
  ──又是一個愛你心口難開的人。明明不希望自己最疼愛的小表弟吃那麼多苦卻又不敢直接說明白。
  
  提諾很悲哀地發現自己身邊的友人具有傲嬌屬性的未免也太多了些。
  
  
  
  
                                (試閱over)
  
  
  
  
  
  
  
  後記://
  
  這個是另一個插花預定稿,因為香菇君說只准六頁我怕另一個會爆掉就打了這個……應該不會爆吧(汗
  雖然現在國家名都給他槓掉了但我認真覺得其實不該槓掉,因為我這裡講的只是出生地而已又不是擬人……不過小心為上所以還是orz
  
  這篇走溫馨路線?也許還有灑點糖?上一篇是否會給他補完?很抱歉我悉數回答不能,誰叫我就是這種啥都不敢說死的沒品作者一枚(喂#
  可以說得是,這篇在香菇君說可以前我都不會把全部的給丟出來這樣。最保險的方法就是去買香菇君的書來看(連結在前言那ˇˇˇ(←工商意味wwwwwwwwwwwwwwwwwwww
  
  對了我好喜歡提諾你的吐槽ˇˇˇˇˇˇ(寫得很嗨
  然後不要追問我裡面諾威是不是對艾斯廉(ry
  作者我什麼都不知道wwwwwwwwww(逃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