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小短篇。你可以說是騙更新用的(喂#
  *好啦我承認是我心情不好寫來發洩的行不行?(毆)所以絕對是悲劇的啦~
  *應該不會再加長了,應該。這個補完我也會想吐
  
  
  
  
  
  
  ── 如果說我有想過自己最後一定會造成你的悲傷,
               ── 那我寧可我們從未相遇。

  
  
  「對不起。」
  
  他慘白著一張臉如此說著,臉上卻帶著饜足的笑容。
  一個又一個高級治療法術施展著,但不知道是因為傷口過度嚴重還是什麼原因,腹部的傷口依舊流出驚人的血量,向是要把大地渲染成赭色一般、艷紅。
  
  
  「不要說話了、褚!」從原本抱住人的姿勢抽出了手打算喃頌百句歌,卻沒想到幾乎喪失意識的褚冥漾反握住自己的手,「放手!」
  
  「學長,『夠了』。」
  
  最後兩個字使用了言靈,讓冰炎無法再對褚冥漾施展任何法術。
  
  「這樣就好,我已經得到比我所預期還要多的東西了。」褚冥漾故意用著輕鬆的口氣說著,雖然聽起來還有力氣跟冰炎開玩笑,但在場沒有人笑得出來,「人要是奢求太多會得到報應的。」
  
  那一瞬間冰炎把所有的事情都想通了。
  
  「該死的,你竟然對自己下了言靈!」
  「……果然什麼都蠻不過學長的眼睛呢。」
  「還不快點解開!!」
  「不。」原本只是輕輕握住自己的手突然加重了點力道,「這樣就好。」
  
  褚臉上的笑容是這麼美麗這麼悲傷,冰炎不自覺地聯想到自己母親在親手埋葬父親時露出的微笑。
  紫袍的搭檔依舊不止歇地嘗試要治療,卻如同褚所說的、他對自己下了言靈所以一切救援都無效。
  
  
  ──這傢伙真的打算就這樣、死在自己懷裡。
  
  
  一意識到褚冥漾的真正動機,冰炎忍不住開口大罵:「混帳,有時間做這種事還不如讓我救──」
  「不需要、學長。」
  「冰炎,醫療班快到了。」夏碎猛地插話進來,「在撐一下。」
  
  
  沒有回話,赤紅的獸眼只是死死地盯著自己懷裡的少年。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股恐懼、彷彿知道了接下來必定上演的悲劇。
  
  明明希望尚未消失,為什麼他已感到刺骨般的惡寒?
  
  
  
  
  
  「哪,颯彌亞。」
  
  抬手,觸碰那美得令人難以忘懷的臉龐。
  
  「就算今天我沒有受到重傷,我最終也會丟下你一個人,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對你我而言是不是更好呢?」
  
  緊擁。
  
  「別胡說!」
  
  他知道自己在畏懼什麼,也是首次祈禱主神願意聽聽自己的願望。
  
  「颯彌亞。
  「颯彌亞。
  「颯彌亞。」
  
  一遍又一遍地喊著那個男人的名字,
  嘆息。
  
  
  「雖然知道不可能陪你走到盡頭,但我真的很愛你。
  「晚安了、颯彌亞。」
  
  
  原本貼著自己臉龐的手垂下。
  
  
  「不!!!!!!!!!!!」
  
  
  
  
  
  
  
  
  
  
  
  當醫療班終於趕到現場時,只看見冰與炎的殿下緊緊抱著懷中已經嚥氣的人不放,垂下的髮遮住了他的神情;搭的紫袍搭檔則是站在遠方背對著兩人,什麼都沒說。
  
  而被緊緊抱住的少年臉上,掛著十分燦爛且滿足的笑。
  
  
  
                                fin.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