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純粹是寫來練手感的,畢竟今年聖誕節要……嘛!
*是說我愛靜受本命幽靜這樣,不要跟我說靜臨靜幽萌我會翻臉唷啾咪
*不要跟我算這是第幾篇試閱(眼神死)



00.


「那,就留下來吧、」

輕輕地勾著熟睡人的金髮,他露出了淘氣的笑容。

「小靜。」






           A d d I c T








01.


平和島靜雄感到很煩躁。

不是說他平常就很安定心情平靜什麼的,只是這幾天特別的煩躁,火氣也特別的大,好幾次都是由湯姆先生給他勸下來才停手的。

幽打過不只一通電話問他近況,但他自己也說不上什麼,只能跟弟弟保證說會多去運動運動讓自己不要把氣悶著。

連一向冷淡的瓦蘿娜都拿了一杯據說可以降火的不知名飲料給他,但他喝完後依舊很暴躁。

靜雄知道自己的狀況很不正常,還特別跑去找新羅看過,卻得到對方一句『超健康』的答案(其實不只一句但他寧願只記得這三個字)。



好煩、好煩、好煩。

池袋的天空清澈地不見一片烏雲,難得的好天氣在靜雄眼中卻成了一個讓自己煩悶的狀況。

好煩、好煩、好煩。

為什麼?




02.


『靜雄你會不會是忘了什麼東西沒做呢?』偶然預見的無頭騎士在自己的PDA上敲下了這幾個字,『所以才會覺得很煩躁。』

「忘了什麼東西嗎──」呻吟了一下,靜雄開始思索起自己的日常生活。

天天跟著湯姆先生和瓦羅娜討債,偶爾和遇到的小茜舞花九琉璃聊聊天,常常去露西亞壽司解決午餐問題,久不久和幽連絡一下,再來就頂多是跟一些罕見的朋友打招呼罷了。

他最近的生活都很平淡,甚至是沒什麼大起伏。

這是他一直渴望的平靜生活,但為什麼自己開始煩燥了?


『對了,靜雄是不是很久沒隨邊拆東西亂丟了?而且最近也沒聽說靜雄你做了什麼事情,』偶然想起最近路上沒有出現什麼障礙物的情況,賽爾堤又敲起了螢幕,『感覺好難得呢。』

──不知不覺習慣的生活突然有了變動,任誰都會無法一下子適應過來。

「……只是沒有想要丟東西的慾望而已。」

似乎是因為……沒有那個對象。

『這樣也好啊,』想到以後騎車不需要擔心會不會天外飛來一台販賣機,賽爾堤乘機灌輸一下觀念,『要好好保持喔!』

「喔。」

隨意地將口中的煙踩熄,靜雄跟對方說一聲後就離開了。

看著對方在夜間路燈招牌霓虹燈照射下顯得有些落寞的背影,賽爾堤感到很不習慣。

在她印象中的平和島靜雄應該是帶著殺氣霸氣一類的東西出現在眾人面前,雖然說在熟人面前會收斂點甚至不表達多餘感情、在自己弟弟面前會展現出以弟弟為傲的自豪感,但靜雄一定不是個會讓人覺得他落寞的那ㄧ個。

這樣的靜雄,讓人好不習慣。



──啊,這麼說來也很久沒看到臨也了。


猛地,無頭騎士想到了那個人的死對頭。

每次提到靜雄第一個想到跟他有關聯的人,不是湯姆不是瓦羅娜不是幽不是新羅不是賽爾堤,而是折原臨也。


反之亦然。


這種感覺很微妙,明明是口口聲聲嚷著要殺了對方的兩人,卻又被劃上了對等記號。

只要缺了另一個,就會讓人感覺到不和諧。



罕見地,無頭騎士開始猜測臨也現在的動向──明明平常只要不牽扯到自己和新羅都會把對方放著給他爛的說。

不知道那個被靜雄稱為跳蚤的男人,現在的狀況如何呢?


                                 (試閱over)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