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名應為”【萬聖節特別企劃】惡補之 trick or treat 不是人玩的”
  *咳,第一次玩遊戲文,如果有詭異處還請見諒。
  *苗苗高二設定(其他人請類推感激)。蛸藥師在台灣跟著苗苗行動有。校花舒榕出場有。
  *是說這篇畢竟是發生在【接吻】之後嘛,所以配對……自由心證吧(逃)
  *有很多東西是我自己掰的,大家要看還是看Z姐的作品啊!!!!
  *有部分使用特殊字體:華康皮皮體W5(P),若無安裝此字體將會看見新細明體的字
  
  
  
  
  
  
  
  
  
  
  「芯苗。」
  
  坐在我對面的氣質美女兼二中校花藍舒榕同學露出了一個超超超甜美的笑容,讓我這個跟她同性別的朋友也跟著不小心的恍神了一下,但這不代表我沒有聽見她接下來說出口、讓我很想裝作聽不見卻不行的話:
  
  「──我們可以去補習班了嗎?
  
  她這話一說完我人馬上就趴到桌上裝死。
  
  「芯苗?」
  
  很沒同學愛地戳了戳我的臉頰,舒榕十分堅持地要我面對現實。
  
  「我們都在這裡坐了一小時了,也該去補習班報到了吧?不是都和豔主任說好了嗎?九皇大人不也說要準時到了嗎?」
  
  最後那一句話說完後還露出很靦腆的笑容,完完全全把校花這個稱號發揮到極致。
  
  不是我要說,舒榕妳那個臉紅也臉紅得太明顯了吧!!妳到底是看上那個超幼稚超沒品超超超可怕的韭菜哪一點啊!!!
  
  ──為什麼我剛剛的念頭好像怕女兒被壞男人拐走的老媽啊?算了,九皇本來就沒好到哪裡去,還是要舒榕小心一點免得被滅魂了好。
  
  「芯苗,走了啦走了啦~」撒嬌地口吻聽得我都覺得腦昏昏,更別提其他桌男性客人的……飢渴眼神
  
  看來此地也不宜久留了。我嘆了口氣,任命地站起身離開了座位,舒榕很開心地跟著我離開了咖啡店。
  
  「芯苗,我們要走路去嗎?」
  
  「現在距離活動開始時間還有二十分鐘,走過去也差不多了吧?」
  
  「可是我想要早點到啊!」又露出了讓人拒絕不能的笑容,「畢竟我已經期待兩天了嘛!」
  
  聽她這麼一講我也想起了前天禮拜五發生的事情,那時候舒榕死纏爛纏硬是逼著我帶著她去補習班再請假一次,沒想到卻造就今天的活動……這真是讓人一點也不想記住的悲慘回憶。
  
  「等一下可是由『那些人』所策劃的萬聖節慶祝活動耶!」
  
  看到舒榕露出的甜美笑容,我很罕見地完全感覺不到治癒感。
  
  萬聖節耶、是萬聖節耶!這種節日不是聽起來就該要晚上乖乖待在家裡準備糖果餅乾給扮鬼的鄰居外國小孩來吃嗎?而不是前往那個在地下十三樓的惡鬼補習班參加什麼慶祝會吧!
  
  尤其是這活動是那群東方鬼用來慶祝那個怎麼聽怎麼不安全的西方節日,媽媽我真的好想回家窩在房間裡而不是前往打工地方送死啦!!!
  
  『唐、沒問題的,真有什麼問題我會附身在妳身上。』被我帶著身上的小葫蘆傳來了蛸藥師的聲音,但這不代表我有感覺到比較安全。
  
  還有你不要隨隨便便就說要附身附身的,哪天我的身體要是不聽我使喚絕對是你害的!
  
  「芯苗?」發現我因為和蛸抗議而停下腳步的舒榕回過頭有些詫異地看著我,「怎麼了嗎?」
  
  「啊……沒事沒事,」不想講自己剛剛在和一個怨靈溝通的事情,我連忙跑上前裝作沒事的樣子。舒榕也不疑有他,開始跟我說起了之前某位學長用了什麼特別花招來追她,因為實在是太好笑了所以雖然很缺德但我還是笑到肚子痛了。
  
  
  
  
  ──如果當時知道接下來的幾個小時的活動是怎麼樣個精彩法,我現在就不會不知死活地跟舒榕在這邊說說笑笑,而是把舒榕一起拖離那個可怕的打工地。
  
  只可惜千金難買早知道。
  
  
  
  
  
  
  
  
  
  
                      【萬聖節特別企劃】
  
            惡鬼補習班同人 之 trick or treat 不是人玩的
  

  
  

  
  
  
  
  
  
  
  「太好了妳們終於來了!」穿著露肩白和服、似乎是扮成雪女的學姐一看見我跟舒榕從電梯走出來便興沖沖地往我們兩個走來,一人一套衣服放在我們手上,「快去換快去換,等一下活動就要開始了。」
  
  「等一下,我怎麼沒聽說要換衣服!?」我驚恐地看著手中充滿毛的褐色衣物以及刻意被放在最上面的獸耳髮箍──這是什麼東西啊!!!
  
  「苗苗妳真可愛,」學姐笑瞇瞇地指了指自己身上還蠻暴露的衣服說道:「今天可是一年一
  度的萬聖節呢,怎麼可以不把自己好好打扮一下呢?」
  
  「對啊芯苗,今天可是這麼難得的日子,當然要好好享受一下啦!」舒榕抱著手上黑色衣服,眼睛發出興奮光芒地對著我說道:「這可是大好機會喔!」
  
  什麼大好機會啊!?而且我真的真的不需要啊!我今天真的該窩在家裡躲著不出門的!!
  
  「好了快點進去,」力大無窮的學姐把我們兩個推進了辦公室內,「換好後快點出來喔,還得幫妳們做點打扮。」
  
  門被關上,然後我聽進從外面落鎖的聲音。
  
  逃不了了。看著我手中的衣服,再看了一眼整個人超興奮在換衣服的舒榕後,我很認命地也跟著換起衣服來。
  
  我將剛剛拿到的衣物一一攤開來,然後無言了。
  
  這、這是什麼啊?!只到胸的棕色毛茸茸上衣、幾乎是熱褲的毛茸茸棕色超短褲附加一根疑似尾巴的又長又毛茸茸的東西、棕色短馬靴、毛茸茸地棕色獸爪型手套,再加上剛剛讓我很想忽視掉的獸耳髮箍。
  
  難、難道說這真的是──
  
  「芯苗妳怎麼還沒開始換?妳是打扮成什麼?」已經換好大半剩配件的舒榕湊了過來,「哇喔!是扮成狼人耶!!」
  
  拜託妳不要說出來答案啊啊啊啊────!!!!
  
  我欲哭無淚地看著打扮成女巫的舒榕,短但也不會太過頭的連身裙,中間還有一條金扣環的黑皮帶,充分展現出舒榕的姣好身材──雖然說那件衣服是從胸部開始遮起,但因為還有黑色小斗篷所以也不會太暴露、黑色搭配銀色線條的長統靴,以及她手上的巫女帽……
  
  為什麼舒榕的就這麼正常我的卻是一點也不正常的啊啊啊啊────!!!!一般給女生扮角色會有辦到狼人的嗎?而且還是這種一看就超不正常的狼人!?狼人不是應該穿布偶裝戴面具嗎?!
  
  「芯苗妳不會換嗎?」舒榕眉頭一皺,露出了十分擔憂的神情,「需不需要我幫忙?」
  
  「不、不用了謝謝。」我撇過頭看向別處──要知道舒榕那個表情一出現,是不論男女都無法拒絕的──吸了一口氣做好了壯士一去不復返的心理建設,「我自己來就好。」
  
  「恩、那芯苗要快一點換好喔!」舒榕露出了讓人臉紅的漂亮笑容並轉身背對我留給我換衣服的隱私,「我很期待芯苗的樣子呢!」
  
  ……是說我沒有胸也沒有臀長相也不像大姊妳這麼正有氣質妳是要期待什麼啊?
  
  我邊吐槽邊褪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換上了那個一定會讓我感到丟臉很久的衣服。
  
  
  
  
  
  幾分鐘後──
  
  「苗苗妳這樣穿真的好、可、愛喔!!!!!」
  
  一看見我跟舒榕出來就立刻衝上來抱住我的學姐發出了如此宣言,讓我頓時羞得很想挖個洞躲起來。
  
  「學姐妳也這麼認為對不對?我剛剛這樣跟芯苗講芯苗卻跟我說才沒有,明明就是超級可愛的!!」舒榕很興奮地握著拳說著,頭上的巫女帽險些有落下的危機。
  
  「那、那個,學姐可以請妳放開我嗎?」我的頭在妳的胸、胸前啊!!!
  
  「苗苗害羞了呢好可愛喔!」亭佳學姐頓了一下才鬆開手,「要是苗苗心中的『那個人』也看到了鐵定也會跟我們有同樣的反應吧!」
  
  不會吧?已經過一年了怎麼又來談起這個話題了?
  
  「學姐我說過了我沒──」
  
  「啊苗苗妳就不要害羞了。」學姐又露出那種『年輕真好』的表情,「真不知道苗苗的那個『他』會扮成什麼樣子呢?會不會就這麼正好是吸血鬼呢?」
  
  是說吸血鬼跟狼人是世仇吧?這樣真的能湊成一對嗎??
  
  「芯苗,那個『他』到底是誰啊?」舒榕再一次地問出跟去年耶誕節相同的問題。
  
  「就說了我沒有喜歡的人啊……」
  
  這時候我注意到亭佳學姐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條黑布條走到舒榕面前,我連忙出聲問道:「這次的活動需要經過走廊嗎?」
  
  「對啊,這次的活動全都在補習班這裡面進行,然後等一下我們要先去北教室那邊和大家集合喔!」學姐跟我解釋完後便對舒榕表示要綁眼睛,舒榕也沒有反抗讓她乖乖地綁起來牽著手走路。
  
  舒榕心裡一定充滿了奇奇怪怪地揣測吧。認識她這麼久,我敢說她現在一定是興奮得很,畢竟對她而言這一切都是這麼的……不平凡。
  
  ──跟她比起來,我還是比較像個局外人啊。
  
  甩了甩頭把剛剛喪氣的想法拋掉,我連忙跟上兩人的腳步。當學姐打開通往走廊的那扇門時,我們眼前出現了一個不該在這裡的人……好吧,鬼體。
  
  「三位可口──不,可人的小姐,需要本伯爵送妳們一程嗎?」依舊不改一身華麗服裝的浪仙不知道站在那邊外面多久,一見到我們就做出很紳士的動作並露出很猥褻的笑容,這讓我看了十分不舒服。
  
  ──活動還沒開始我就已經有想要逃跑的念頭,這樣真的好嗎?
  
  
  
  
  
  ◆
  
  
  
  
  在歷經了半被色狼騷擾的情況下我們終於走到了北教室,趁著開門後豔跟浪仙萬年不變的相處模式發生時學姐將舒榕眼上的布條拆了下來,然後我們三個人找了個離浪仙遠遠遠的位子坐下來。
  
  幸好浪仙剛剛是走在我們前面所以才沒有真的發生什麼很糟糕的事情,不過老實說要不是恐懼於亭佳學姐的怪力浪仙可能不會這麼乖地在前面領著我們走吧?
  
  「我們來抽籤籤吧!!!」特別換上應景花妖精服裝頭上還帶著一圈藍色小碎花花冠的浮茹拿著籤筒跳上了桌子,身後的天青色的妖精翅膀像是真的一樣拍動了幾下,「一人一枝枝喔!」
  
  「抽籤?」發問的是阿傑。
  
  起先我不知道他扮演的是什麼,畢竟他的打扮沒有其他人這麼明顯,一直到我看見被他放在一旁的塑膠假電鋸跟掛在身上的白面具我才知道是誰。
  
  「是啊,我們要抽的是等一下評審們該去哪些地方等待參賽者前來,」男版豔露出了十分豔麗的微笑說道,「不過不是現在。」
  
  其實一開始豔主任是以女體出現的,扮演的角色是超級性感豔麗的女惡魔,頭上戴著一對惡魔角、不但前凸後翹穿著超性感黑色露肚臍的衣服,甚至還穿著傳說會令男人獸性大發的蕾絲吊帶襪,只差一條鞭子就真的會讓人誤以為是來自地獄勾引人的西方女惡魔……不過上述模樣在浪仙第N次被豔踢飛後全換成了一個男人在穿。
  
  就某方面而言這十分摧殘他人的雙眼──你能想像原本應該是豐滿胸部的地方成了肌肉線條明顯的胸肌嗎?所以我到現在只敢看他的臉,雖然那上面的口紅眼影也讓我的胃有些不舒服,之前跟舒榕一起午餐的東西好像在裡面攪動得特別厲害。
  
  順帶一提,浪仙到現在還沒從打擊中回來,整個人趴在桌上死。一旁穿著中國傳統服飾的圭峰正在細心幫他治療中。
  
  
  豔主任搓響了手指,頓時房間暗了下來,一張補習班大致上四個教室的分佈圖投影出現在我們面前,代表教室的四個大格子分別寫了東南西北四個大字,原本是辦公室的地方寫了『休息區』,而寫著『終點』的位置則是在豔主任的辦公室。
  
  「亭佳,交給妳解釋了。」
  
  「好的,沒問題!」負責策劃的雪女學姐站起了身,手上拿著準備好很久的筆記本開始說道:「現在就來宣布我們補習班『第一屆萬聖節之Trick or Treat競賽』的說明!」
  
  ──好、好難得的正常名字啊!
  
  學姐站到了投影圖旁邊,開始開口解釋:
  
  「這一次的競賽每個參賽者都會分發到三顆糖果,如果達成關主要求的話就可以在多拿到一顆,反之則會被拿走一顆。參賽者禁止使用自己的魔器,同一個關卡至多只能挑戰三次,而關卡將會分佈在東南西北四個教室,」在學姐說明的同時,被點到的四個格子發出了淡淡的黃光,「每個關卡都必須走過一次,不然會被視為中途放棄,而中途放棄的懲罰是負責下一次聚餐的買單喔!」
  
  好殘忍!!這個要求也未免太殘忍了吧!!!!
  
  「等到完成四個關卡後要到『終點』、也就是豔主任的辦公室集合,比較每個人的糖果數並紀錄每個人的抵達時間,藉此來排名,然後積分最高的人將會有神秘大獎!!
  
  「此外,如果說兩個參賽者同時來到同一個關卡的話可以『Treat』,也就是說可以互相合作一起完成該關,就算其中一個人是半途加進來的也可以喔!如果合作通過關卡的話一人可以得到一顆糖果喔!
  
  「至於『休息室』的話是用來給大家喘口氣的,如果覺得遊戲累了可以去那邊休息一下,等精神好了再出發。不過休息時間也算在比賽時間裡,並不會因此扣掉、要注意喔!還有,強烈禁止參賽者與參賽者私底下搶奪對方的糖果,被發現的話被扣總分,之後還會有更可怕的懲罰的!
  
  「最後,請大家記得在遇到其他人的時候說一聲『Trick or Treat』喔!另外在到每一個關卡的時候有五分鐘賄賂關主的時間,這個時間不會算在總成績中,大家就好好發揮妳所扮成的角色的特色,給關主們一個驚喜吧!如果賄賂關主成功的話可以再多得一顆糖果喔!
  
  「好了,請問還有沒有人對規則有問題?沒有的話我就要公布這一次的參賽者、關主及評審名單囉!」
  
  「亭佳,」剛剛一直站在角落的二人組之一、全身纏滿繃帶還戴著紳士帽跟細眶眼鏡的那一位開了口,「那自己本身的力量可以使用嗎?」
  
  「可以喔,只要不牽涉到魔器就可以,」學姐對著剛剛發問的那一位說道:「像是祭泠老師想要變成其他樣子什麼的都沒問題,其他人也是一樣。」
  
  原來那一位是祭泠!!!不過這樣說也很合理了,那棵韭菜不太可能做出把自己捆成一團的事情……慢著,那另外那一位是九皇囉?
  
  我看向靠牆壁二人組的另外一位,他身穿跟圭峰很像的中國服飾,只是圭峰的是暗綠色的,那個人則是以靛藍色為基調的衣服。臉上帶了一個橘紅色狐狸面具,有點日本的風味卻又沒有那麼像,原本散開的長髮也被束了起來,靜靜垂在背後。
  
  也許是注意到我的視線,九皇隔著面具突然看向了我這邊。我迅速地把頭開。
  
  開玩笑,要是讓那棵韭菜找到藉口把我滅了怎麼辦!保命要緊、保命要緊啊!!
  
  
  
  「沒有人有其他問題了嗎?」確定沒有人有問題後,亭佳學姐向豔示意了一下,只見豔主任再次搓響了手指,列有我們所有人名字的表單取代了剛剛的分佈圖。
  
  「現在我要宣布每個人的身分囉!首先是評審,將會由圭峰老師跟偎偎、催催負責!」只見他們三個人的名字從原本的地方移動到表單外,一條黑線將三個名字圍成了框並在最上面顯示出『評審』兩個字,「關主的話則是由我、阿傑、藍舒榕同學和豔主任負責!!」
  
  咦咦咦?豔主任竟然沒有參賽?!好難得!!
  
  等一下,總共只有四個關卡,也就是只有四個關主……
  
  
  我想到一個更糟糕的事情。
  
  而學姐接下來的名單宣布完完全全印證了我的不好預感:
  
  
  
  「至於參賽者則是九皇大人、祭泠老師、浮茹老師、浪仙老師跟苗苗喔!!!」
  
  很多視線一下子轉到我這邊來,有期待的也有不解的,我還看見阿傑用著惶恐的神情用手指指了下我後在自己脖子上抹一刀,坐在我身邊的舒榕更是直接拉拉我的手臂問:「芯苗,妳行嗎?」
  
  我知道舒榕指得是什麼,畢竟她已經聽我說了這些惡鬼有多變態有多變態一年了,會為我擔心也是很正常的。
  
  ──為什麼我會是參賽者,而不是豔主任?我根本沒有那個能力跟其他人對抗啊。
  
  我想開口說些什麼,但我發現我根本甚麼話都說不出來。
  
  我在害怕。
  
  
  
  
  「苗苗沒問題的。」豔主任的低沈嗓音突然響起,「因為她有跟蛸藥師保持連結,必要的話可以讓蛸藥師附身在她身上,而且這次的競賽基本上不會出現打鬥狀況的。」
  
  「這、這樣啊……」舒榕立刻轉向我,「芯苗妳怎麼沒告訴我說妳有跟那個叫蛸藥師的鬼有連結?」
  
  「……為什麼妳知道他是鬼啊?」
  
  「都用附身這個詞了啊!難道有人可以直接附身在別人身上嗎?那樣很奇怪耶!」
  
  有那麼一瞬間我很想問舒榕她腦袋到底都裝了些什麼,為什麼這一類古古怪怪的知識知道得特別清楚啊!!
  
  教室的燈光再次亮起,豔主任也跟著開口了,「那麼請參賽者先去休息室集合,等一下我們要抽關主分別待在哪一個關卡。比賽開始的時候我會通知大家的。」
  
  
  
  
  我站起了身發現我的腿在打顫,咬著牙我硬是讓自己不去理會這個特徵。
  
  就算過了一年,就算蛸藥師說他會在我身邊協助我,但這不代表我具有強大的力量。
  
  他們總是說我具有很好的眼力,但那又怎麼樣呢?一旦遇到緊急狀況我還是拖累其他人的那一個。
  
  就算在這個不正常的地方待了一年,我還是比不上舒榕的淡定,依舊是大呼小叫像個膽小鬼一樣的。
  
  這樣的我,真的有資格參加這個比賽嗎?真的有能力跟他們一起競爭嗎?
  
  ──我真的適合待在補習班嗎?
  
  
  
  
  在我離開前,亭佳學姐很好心地給我打氣:「苗苗加油喔!」
  
  「恩、謝謝。」
  
  我是最後一個踏出教室門的,然後我發現我前面有人在等我。應該說,是兩個惡鬼。
  
  「嘿,苗苗,請多多指教。」眼鏡下,祭泠沒被包住的綠眼睛眨了眨。他拍了拍我的肩,「等一下要好好加油喔!」
  
  「慢死了。」依舊沒有把面具拿下來,九皇的聲音比之前聽到的都來得模糊了些,「看起來很笨的,等一下要是敢混水摸魚妳就小心了!」
  
  「知、知道了!」
  
  遠遠地,我好像聽見了浪仙和浮茹的鬥嘴聲,不過他們聽起來還蠻愉快的。
  
  也許這個活動不會像之前在水上樂園的那一次那麼糟,而且魔器都被限制了、豔主任也說基本上不會有打鬥的狀況……
  
  ──搞不好我也是有機會贏的不是嗎?
  
  這麼一想我就舒爽多了,也沒那麼害怕了。
  
  「喔,對了苗苗,剛剛忘了跟妳說,」走在我前面的祭泠突然回過頭,雖然纏著繃帶但我知道他現在一定露出微笑,「妳穿這樣很可愛。」
  
  ……該死的,我都忘記我身上這套丟人現眼的服裝了啊啊啊啊啊────!!!!
  
  
  
  
  
  ◆
  
  
  
  
  
  在辦公室待了差不多十分鐘後──期間浮茹和浪仙正在吵說誰會贏誰會輸,九皇依舊靠牆閉目養神,偶爾和身旁的祭泠說說話,我則是無聊地看著其他人發呆──豔主任的聲音突然響起:
  
  「注意。」
  
  我看向聲音來源處,十分意外地看見了一個再正常不過的擴音器。
  
  為什麼這群惡鬼會使用廣播啊?!感覺超不搭的!!!
  
  「當我倒數五秒鐘的時候,比賽就正式開始,辦公室的門也會正式打開。五、四、三、二、一!」
  
  一陣強風突然從我身邊竄起害我閉起了眼睛,等到我再次張開後便發現整間辦公室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連忙跟著跑出門。
  
  
  
  比賽正式開始。
  
  
  
  
  
  
  
  
  
  
             【選單】比賽正式開始,要先去哪裡呢?
  
             A. 北教室
             B. 南教室
             C. 東教室
             D. 西教室
  
  

  
  
  
                              
  
  
  
  
  
  
  
  後記://
  
  我找死啊啊啊啊────(抱頭)
  我竟然真的寫出來、寫出來這個糟糕東西了!!!!
  而且還給它連下去了orz
  幸好這一次都想好東西了不然我看我真的會寫到一半就斷了(跪)
  
  是說遊戲文這種東西我第一次玩,不過我也很想試試看就是了。
  基本上我會盡量變成先發後發的劇情都不會影響到選得了不同選項的人──不然就不叫遊戲文了嘛──希望這目標可以達成,因為這樣才公平。
  
  恩,先說萬聖節悉數發完應該是不可能了(我打一下午才冒出這一篇……雖然混了很多很多很多啦)
  不過我會盡力不拖的,畢竟我自己也很想看後續wwwww
  
  
  那,就先祝大家萬聖節快樂唷!!!!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