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亞祭參加作!!是說諾亞祭還有再開放報名有意者會去報名啊!!!
  *有一定機率這個作品會改名為『Double World』,除了比較適合外,也因為這個要是作為諾亞記作品的話實在是太長了……
  *這是在講自創角SHADOW的故事(雖然是帝奇視角……),不喜者勿入。
  *長篇預定,草稿都還未完全寫完所以請三思後再跳入。
  
  
  
  
  
  
  
  00.
  
  
  在那一片暗黑中,他看見了這個世界的另一種樣貌,立馬頓悟為何她對人類跟這個世界嗤之以鼻十分不屑,因為對她而言外面光鮮亮麗的世界根本是一場夢。
  
  所以她才會問他會怎麼做、
  
  
             如果世界是一個大夢。
  
  
  

  
  
  
  
  01.
  
  自從覺醒、遇到千年公之後,帝奇開始了他的雙面人生活,有時穿著一身剪裁合宜的西裝出席貴族宴會,有時一身邋遢地在街上當遊民--對她而言這樣的雙面生活才是人生樂趣的來源。
  
  啊啊,反正我本來就是街友要我和你們一起走貴族氣質路線一定會穿幫的啦。
  帝奇˙米克在千年伯爵要他留下時是如此拒絕的,不過他最後還是屈服在蘿特的暴力下答應了只要他們call他他就會去集合。
  
  這種召喚法怎麼看都覺得帝奇像是個小僕人,人家鈴一搖就得隨傳隨到去服侍老爺夫人少爺小姐似的。
  但帝奇本人似乎不怎麼介意自己身份比其他諾亞來得低了些,他比較介意自己要是拒絕蘿特絕對不會手軟再給他肚子一拳。
  
  說真的他還想用這個身體活到八十歲,所以拜託千萬不要加快它的損毀速度謝謝。
  
  
  
  
  
  就像前面提過的,帝奇˙米克是個對於身份位階一類的都不怎麼在乎的男人,他一直以來都比較在乎一些實質的東西、例如明天的早餐中餐晚餐一類的。
  這種庶民化的表現(by 謝利爾)也是為什麼比較起其他人,帝奇更能隱藏在人類群體中不被認出來。
  
  蘿特說他就是太愛人類了才會捨不得放棄過去的街友生活和其他諾亞一塊享受高級點的被服務人生,但是帝奇他很清楚自己只是比較清楚他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懂得如何去enjoy HIS life罷了。
  
  他的人生不需要其他人來插手。
  他喜歡身為人類的自己就像喜歡諾亞的自己一般,這種雙面人生他帝奇˙米克十分的享受。
  
  
  
  
  不過不管是諾亞也好人類也好,剛開始做出改變時總有不習慣的時候。
  
  
  
  一開始帝奇過著自己的黑白雙重人生時就常常搞混,當然不是說他帶著垃圾堆撿來的土氣眼鏡外加破舊衣物參加部長宴會(謝利爾強烈禁止會破壞美感的事物出現在他的宴會之中),而是一身華服地在夜半小巷中獨自行走。
  
  就算是在有警察夜巡的十九世紀末,一般小老百姓獨自走在街上都得十分小心,畢竟誰也不曉得會不會有人突然從黑暗小巷中衝出來打劫,更別提「貴族」在那些人的腦內定義等同於「肥羊」、不搶太可惜了。
  
  這也是為什麼帝奇呆頭呆腦一個人在些上鬼晃時總會被當成目標。
  
  
  但身為諾亞的帝奇從來都沒有人碰得到他的身體,每個扒手強盜總會在碰到或攻擊他時驚恐地發現自己的手穿過對方的身體。
  
  媽呀!不回真的撞鬼了吧?!
  
  於是這些夜路走多的人以為自己真的遇到鬼了個個都溜之大吉,有些甚至還金盆洗手重新做人了。
  
  
  
  
  當然這些帝奇˙米克都不知情,他總是在被襲擊後才後知後覺地注意到自己幼販了小小的毛病,甚至還有些懊惱自己怎麼又嚇到別人。
  
  只能說誤會都是美麗的。
  
  
  
  
  
  
  02.
  
  
  這天,剛參加完宴會的帝奇又忘了換裝一個人在街上遛達,忽然感覺到自己後側口袋的皮夾子正在挪動。
  
  扒手。
  這是他當下的第一個反應,本來想說放著不管也沒關係卻又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他現在是諾亞,而他的能力是決定,如果他沒有決定讓別人碰到自己那對方理論上是碰不到自己的,除非這個人同為諾亞一族或是Innocence,但想也知道那些給自己錢的諾亞同胞是不可能用這麼「不入流」的方是跟他討錢回去,所以這個人應該是Innocence的擁有者……也就是驅魔師
  
  
  ……想不到黑教團薪水發得這般少逼得驅魔師還得開小差當扒手。
  帝奇在心底為敵人掬了一把不存在的同情淚。
  
  
  
  反手一抓,帝奇毫不意外地抓到一只手臂。
  從細瘦的寬度來判斷應該是個孩子頂多少年吧,對方雖然奮力掙扎卻逃不出帝奇的手掌心,那掙扎的力量之大讓帝奇覺得對方很清楚要是不逃就死定了。
  
  看來這個驅魔師對他們諾亞一族有些瞭解,明明他們還沒有囂張行動。
  得盡早封鎖消息呢,正好、死人是不會洩密的
  
  
  帝奇好整以暇地轉過身,另一手也跟著竄出,打算在埋入對方胸口的同時將心臟掏出,就如同前幾次巧遇驅魔師時所做的一樣。
  他習慣先把威脅驅除了在慢慢處理Innocence的問題,畢竟要是驅魔師還有攻擊能力的話自己的破壞工作很可能被打斷,所以他總是把人弄個至少重傷半殘什麼的才取出Innocence。
  
  但很意外地,帝奇撲了個空。
  沒有預料中的溫熱,手中有的只有入秋後開始降溫的涼冷空氣。
  他這才發現自己身後沒有人
  
  ……慢著,那他左手握著老緊現在還在奮力掙扎的是啥鬼玩意兒!?
  
  帝奇突然想起最近街民好友口中的「幽靈」(是的、他完全沒有意識到那是自己捅出的簍子),不過旋即又想起那「幽靈」是碰不著的。
  所以他手上的、不會是幽靈的手臂,絕對不是。
  
  
  順著自己抓住的手臂看去,帝奇看到了一個令人匪夷所思的畫面。
  的確,他左手抓著一只手臂,那手臂正努力嘗試要掙脫出來;但另一端、也就是該連著肩胛骨的那一端,卻是直接從地面出現、看起來就像是傳說中屍體要復活從棺木裡爬出來前徒手破土的模樣。
  
  所以,這應該是Innocence的能力囉?類似東方傳說中的土遁一類的吧?
  確定對手並非「不科學」的存在後(老實說在常人眼中不論是帝奇也好還是那隻手也好都是很不科學的存在),帝奇以一種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氣勢一口氣把對方給拉了出來。
  
  
  
  
  
  
  
  
  對方很輕、輕到帝奇單手就可以將他給懸在半空中。
  
  那個人戴著斗蓬的帽子把大半的臉給遮住,深色的皮膚讓他就算是在有月光的照耀下也不是很清楚,感覺隨時隨地都會消逝在暗黑之中。
  
  
  
  「……喬德?
  
  
  
  那人自動地揭開了斗蓬的帽子,露出了同為金色的眸子,些微被短黑色瀏海遮住的前額葉出現了很明顯的聖痕圖案。
  少年瞇起了自己的金色眼睛,細細打量對方。
  
  
  那一聲呼喚讓帝奇有種說不出的熟悉感,再配上少年那好像在哪見過的容貌,帝奇懵了。
  他好像忘了什麼,又好像想起了什麼。
  
  這個人,好像是……
  
  
  
  
  「靠杯啊你是舉夠了沒啊快點把老子給放下來!!!」
  
  
  少年突然爆吼打破了寧靜的夜晚,帝奇傻眼地看著面前的少年露出一副「再看老子就把你眼珠子給挖出來」的兇惡表情,剛剛有些感人的重逢感頓時化為烏有。
  
  於是在少年煞風景地怒吼聲下,帝奇˙米克遇見了被「野放」在外的同伴。
  
  
  
  
  
  
  
                               tbc.
  
  
  
  
  後記://
  
  這裡是終於將第一個女兒故事生出來的Ariz。
  老實說SHADOW這個角色是我踏入同人圈沒多久就設計出來的自創角色,只不過一直沒有機會讓她擔任主角來說說她的故事。
  
  啊,想看她長什麼樣的請往這邊跑謝謝:http://requiemofnight.blogspot.com/2010/09/in-dgrayman-shadow.html
  
  以上。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