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會不會再繼續寫下去!!!!!
  *對,你沒看錯,這篇才是正確祭典版,之前那個我會換標……首領祭閃光放成那樣我會瞎大家也會瞎!!(翻桌)好吧,老實說是因為我想到首領祭是一個首領的故事而不是兩個人甜蜜蜜的愛情故事(告非好饒舌)
  *恩、上面前言還是無視好了(告非)是說因為打這篇時鮮鮮跟我鬧脾氣讓我進不去所以在下火氣很大……(遠目)
  *沒錯,這對是我的守備範圍……但我要澄清一下我也喜歡然辛的
  
  
  
  
  
  
  
  
  00.
  
  
  

  
  「閉上眼,沈睡吧,
   純潔的孩子你無須記住如此慘忍的一面。」
  
  

  
  黑髮男孩順從著如歌聲般的言語閉上了眼,在褐髮孩子的懷中靜靜沈睡過去。
  言靈作用了。
  
  

  
  「忘記吧,
   在大氣精靈的呢頌下,把你所見所聞都忘記吧,」
  
  

  
  褐髮孩子強忍著悲傷,在自己最疼愛的表弟耳邊小聲呢喃著咒般的命令語句。
  但那聲音卻破散脆弱地彷彿一碰即碎。
  
  

  
  「明天要把昨天忘記,
   所以明天起你的記憶裡不再有妖師的一切。」
  
  

  
  語落,褐髮孩子閉上了眼阻斷了幾乎奪眶而出的淚水。
  一旁的黑髮女孩默默地不作聲,但一向倔強的她卻握緊了拳全身發顫。
  他們都知道,三人的和樂童年自此劃上句點。
  
  
  
  
  
  這是、最後。
  
  
  
  
  
  01.
  
  
  草地上發出耀眼光芒的同時正好有微風輕輕吹過,白陵然瞇起了眼享受著風拂過臉頰的舒服感後才開口詢問來人:「漾漾最近好嗎?」
  
  「依舊是那副蠢樣子。」手臂掛著紫袍的褚冥玥哼了聲從傳送陣中走了出來,「不過最近力量倒是收斂了點,也許是因為要忙著準備基測而沒時間亂想吧?」
  
  「……喔,就是你們那邊的升學考吧?」白陵然先是楞了一下才理解自家表妹在說什麼,「想不到漾漾已經這麼大了啊?最後一次見面還小不隆冬的呢。」
  
  「……也是。」撇過頭,褚冥玥的動作有些不自然,想說些什麼卻又開不了口。
  
  
  最後一次兩人的見面是在她舅舅被殺的那一天。
  自此之後兩人就再也沒有見過面。
  
  
  「小玥,要不要進來喝一些綠豆湯?聽說妳要來我就有多煮一份給妳喔。」露出不容拒絕的笑容,白陵然在問完後也沒等人答案就進去主屋了。
  
  
  褚冥玥緩步跟在後面入房,心思全數盤繞在自家表哥和弟弟身上。
  她很清楚兩人一直很要好,若不是發生過那場意外白陵然也不會下咒讓漾漾忘記自己的存在。
  
  
  她知道然有時候會偷偷透過式神一類的東西來觀察褚冥漾。
  她知道眼前總是對著自己微笑的人其實有多麼想要見到他。
  
  
  --所以褚冥玥說不出口任何酸人的話。
  
  
  白陵然的肩膀已經背負了太多東西了。
  
  
  
  
  
  02.
  
  
  「然哥哥!」
  
  小小的掌心向他伸出,黑髮的孩子踏著有些不穩的不乏向年長自己不少的表哥跑來,然後一頭撞進褐髮男孩的懷裡。
  
  「哪、漾漾,又怎麼了嗎?」
  
  伸出手指輕輕戳了戳小男孩的臉頰,黑髮孩子先是因為不舒服而皺起來眉然後又漾開了甜甜的笑容。
  
  好可愛。
  
  
  「然哥哥陪我玩!!」
  「好啊。」
  
  
  雖然比起同齡的孩子白陵然因為肩上的負荷而早熟,但這不影響他愛護自己表弟的心。
  也許是因為自己失去了,所以白陵然用比誰還要多的力氣全力護著這個可愛的孩子,希望對方不要如同自己一般錯失了童年。
  
  
  他是千年記憶的傳承者。
  小玥是後天之力傳承者。
  漾漾是先天之力傳承者。
  
  同屬一體的東西被分散成三份,然後在這個時代再次相聚在一塊。
  所以他們應該一起走下去、直至終老。
  
  
  
  --但他父親的死卻硬是改掉了這個既定的劇本。
  
  
  
  漾漾被迫忘記一切,小玥成了那個家為一一個與裡世界有所接觸的人。
  而他,只能孤伶伶地一個人在本家呆著,等著小玥偶爾地前來,帶來那個人的消息。
  
  
  
  褐髮的孩子很想念那個黑髮的孩子,但他把一切都壓在心底不說出口,一個人咬著牙硬是忍了下來。
  他是首領,就算他有多麼想他也不能為了自己私心而毀了一整族。
  
  他對男孩說了,「明天就要把昨天忘記」
  所以他不可以、也不能脆弱。
  他會以身作則,因為他是妖師首領。
  
  
  
  
  
  
  ……但他還是好想他。
  
  
  
  
  
  03.
  
  
  有時候,白陵然會對現任女朋友辛西亞感到些許愧疚,因為當年精靈吸引他的正是那與自家表弟相同的純潔氣息。
  
  因為純潔所以熟悉。
  因為熟悉所以注意。
  因為注意所以在乎。
  因為在乎所以戀上。
  
  因為戀上所以他牽起千年前敵人後代的手,問對方是否願意與自己在一起。
  
  
  
  現在的他們很幸福,沒有人可以破壞之。
  但每每白陵然想起他們為何會相識時他就有說不完的愧疚,尤其是在幸西亞擁著自己說她不在乎的時候。
  
  
  「那不是你的錯,」。柔柔的聲音總是如此重覆著,「那不是你的錯。」
  
  
  擅自決定讓表弟忘記也好,愛上有著跟表弟一樣清新氣息的精靈也好,並不全然都是你白陵然的錯。
  那只是時間與你開了個小玩笑而已,讓你在錯誤的時間點遇到了對方罷了。
  無須後悔無須愧疚,因為一切都過去了。
  
  
  「你該學著放過自己,我親愛的然。
  「過去已定,我們應該放眼未來。」
  
  
  她什麼都知道,但她不在乎,因為一切都過去了。
  白陵然該看得是那有無限可能的未來,而非過去。
  
  
  「明天就該把昨天忘記。」
  
  
  
  過分溫柔。
  身為自己女朋友的幸西亞一點也不恨自己有時將她當成表弟替代品、享受著那溫柔。
  就算褚冥漾是自己初戀她也不介意,只是在他需要時張開雙臂抱住他並訴說著自己對他的全然信任。
  
  
  「我會一直在你身邊,直至主神將我倆分離。」
  
  
  精靈那幾乎能將人溺斃的溫柔總是讓他想哭。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