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篇一回地龜速新增。
  *有種好久不見的錯覺啊。
  *有癿有癿。
  
  
  
  
  
  
  
  36.S優
  
  
  
  「……大哥哥,為什麼不說實話呢?」
  「呵呵呵,什麼實話不實話呢、優尼小姐?」
  
  小女孩轉了圈靈活大眼後,說:
  
  「為什麼要騙其他人自己背叛了呢?」
  
  感覺到對方笑容僵硬,優尼自顧自地說道:「明明就沒有背叛,為何要對其他人說自己背叛了、然後讓自己被其他人排斥呢?這樣有什麼意義呢?」
  
  「……呵呵呵,優尼小姐怎麼會這樣想呢?我背叛了這點是不容質疑的。」
  「並沒有啊,我看到Giotto哥哥和Spade哥哥你的心,都不是這樣說的啊!」
  「這樣啊……」
  
  男人瞇起了眼。
  
  
  
  突然,Spade把優尼從頸後衣領提了起來,對著站在角落悶笑的Giotto指罵道:「為什麼不是你來照顧這個煩人的小女孩啊!!」
  「哎,我還以為你很喜歡小孩的。」
  「我討厭聰明的小孩。」
  「Spade哥哥好奇怪、Giotto哥哥。」
  「他一直都是這樣怪怪的喔。」
  
  「你們兩個是說夠了沒啊!」
  
                                                                    fin.
  
  
  
  37.骸綱
  
  
  
  「喜歡上了,就不想放手。」
  
  輕輕掃過剛剛被你吻得頭暈傳向連紅得不知道跟什麼一樣的人,犯規似地在他耳邊這麼說著。
  
  「我愛你,彭哥列。」
  
  他害羞似地朝你肩膀輕搥了一拳,也許是因為顧慮到現下這個身體是庫洛姆的而不是你六道骸的吧。
  你只是笑笑著,又吻了一次、無法饜足。
  
  
  
  
  最初,你只是要他的身體來完成你血洗黑手黨的大業;但一戰下來,你輸了。理應自此永生被鎖在水牢裡不再與他有關的你卻牽連進彭哥列家族內戰,甚至還成了他的守護者、被他在意擔心著。
  
  
  不久,應該是他主動的吧、伸手握住你的,自此你倆的人生重疊。
  
  
  就算只能透過庫洛姆短暫性地和他相處這點讓你有些不滿,但你知道你該知足些,雖然這對你而言十分困難。
  因為想要無時無刻都待在他身邊,與他同行。
  透過未來傳回來的影像,你知道時再過個十年自己就有機會可以以你的手牽起他的手、不再透過第三者。
  
  再十年,未來就亮了。
  到時候你最愛的他一定會帶著靦腆的笑和你說歡迎回來。
  而你一定會快步走向他,將對方緊緊抱在懷裡不放,跟他說出那句你想對他說想了十年的話語。
  
  「親愛的綱吉,我回來了。」
  
                                                                    fin.
  
  
  
  
  38.雲春
  
  
  
  如果小春不在了,恭彌會很難過嗎?
  
  
  那是某一天,三浦春問出的蠢問題。
  本來雲雀恭彌想要風清雲淡地回答一句一點也不會,但發現自己卻怎麼也開不了口。
  
  如果身邊這個蠢到爆吵死人不償命的三浦春真的不在了,那他會……
  雲雀突然覺得胸口悶得讓人很難受。
  
  一直以來的獨自一人不受拘束的孤雲,身邊出現了一個燦爛如暖陽的存在。
  如果失去了,天空是否又會再次寒冷起來了呢?
  
  
  「恭彌、恭彌?」眨了眨巧克力色的眼睛,三浦春難得看見自己情人失神的狀況,「是小春問得問題不好嗎?對不起那我不問了--」
  
  話未說完,已經被人壓著頭撞上了對方胸膛。
  
  「……沒有我允許,妳哪都不准去。違者咬殺。」
  
  隱隱約約地,三浦春似乎看到雲雀恭彌的耳廓紅了。
  噗呲一聲笑了出來,春伸手環住戀人的腰,「我答應你、哪都不去。」
  
  陪著你這朵孤雲,不讓你孤單。
  
                                                                    fin.
  
  
  39.里露
  
  
  「殺手先生,今天過得怎麼樣啊?」
  
  
  冷冷抬起頭,果不其然又看到那戴著大帽的女人笑著詢問自己。一如往常地咂了咂嘴,里包恩只有表現出不耐煩卻沒有回應對方。
  露切也很清楚對方不會回答,只是將醫藥箱放在旁邊桌上,伸手拆掉了對方腹部上的繃帶、準備換藥,里包恩也由著對方去做。
  
  但他實在搞不懂對方這樣做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接了來暗殺吉里留涅首領的委託,卻先是被對方手下開槍打到肚子,然後又被目標所救……甚至不假手他人天天來替他治療。
  
  怪女人。這是里包恩下的評價。
  不過也很奇怪地他並不討厭她的行為,雖然他覺得這個女人真的太過天真。
  
  算了,就當成是自己多了個放假的機會吧。
  
  
  
  
  「我要喝黑咖啡。」里包恩毫不意外對方換藥的動作停了下來一臉詫異地看著自己,畢竟這是他被救了一個禮拜後第一次開口。
  
  呆了個幾秒,露切又換上了親切的笑容。
  
  「不行喔,你傷口還沒好,我只能給你喝白水。」頓了一下,「還是你要冒著被這裡醫生手術意外的危險讓他們治療,這樣你很快就能喝咖啡了。」
  
  
  
  --呿。
  
                                                                    fin.
  
  
  40.A髑
  
  「A、Alaudi先生,請你不要這樣!!」廚房裡,庫洛姆有些驚恐地對同在廚房裡的另一個男人說道。
  「恩?為什麼不可以?」雖然是疑問句,但Alaudi臉上的表情卻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因、因為--」吞了口口水,庫洛姆罕見地大聲吼出來:
  
  「這樣子這道菜會鹹死人啊!!!」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一直都覺得這味道太淡了。」繼續灑鹽,無視白色的鹽粒已經快要疊成一座小山的高度以及庫洛姆不知道該罵下去還是該好言勸說的表情。
  
  「不行啊鹽吃太多了腎會受傷的!」
  「傷口放一放就會好了不用管他。」
  「話不是這樣說的!!」
  
  最後庫洛姆看不下去了一把把鹽搶走,沒想到Alaudi立刻掏出手銬來。
  
  「把鹽交出來!」
  「不行、這是為了Alaudi先生好!!」
  「違反命令者一律逮捕之!」說完便開始轉著手銬似乎要看準時間丟上去。
  「雖然說你們是客人但如果是這樣的話……我也不客氣了。」庫洛姆也不落人後地叫出了三叉戟。
  
  戰鬥一觸即發。
  
  
  
  「……我看我們還是不要進去好了,」蹲在廚房門口縫偷看的Ranpou開口,懶散的語氣中有說不出的驚恐,「他們自己解決好了。」
  「本來想說髑髏小姐怎麼突然對Alaudi說出那些奇怪的話……想不到啊哈哈。」搔頭,朝利無語。
  「沒想到那小丫頭也會攻擊嘛!」Spade頗讚賞地說道。
  
  遠遠地Giotto走過來就看見三個偷窺狂蹲在門口看裡面,然後廚房內部則是傳來很詭異的……打鬥聲?
  
  
  
  「你們到底在幹嘛啊?」
  
                                                                    fin.
  
  
  
  
  後記://
  
  
  第三十六篇是S優。老實說,副標叫做「迷路的孩子」XD只是很單純地想要看看由優尼對著Spade問出「你為何說自己背叛」那句話罷了。
  第三十七篇是骸綱。我要說這是我的初戀,引領我進入另一個世界的起頭。雖然我總是哀說進入這個男男世界後就很難爬出來,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國三那個暑假在日網逛逛到愛上這對的經驗……這是我的初戀,也是我自始自終都很愛的一對。我想說、這篇是獻給骸綱,謝謝他們讓我看到另一個世界--姑且不論這是好還是不好(喂)
  第三十八篇是雲春。好啦我灑糖灑很多有沒有人被掩埋了(喂)我真的好喜歡雲春啊(臉紅)
  第三十九篇是里露。是說我好喜歡會突然惡劣起來的露切啊!!!腹黑果然是溫柔者的特權XD
  第四十篇是A髑。有被我耍到的請舉手(滾)



<% END IF %>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