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我,這不是日更的表現(掩面)這裡通常只能週更,不然就是要拖更久才能更新(再掩面)
  *有一有二……我好怕我生不出三,是說這篇會延到多長我也好怕啊(抖)
  
  
  
  
  
  
  04.
  
  
  結果他老大真的跟我回家了。
  
  
  在我掏出鑰匙要開門並想著該如何打發……不,請走身後那位颯彌亞先生時,門被人自動打開了。是冥玥。
  
  「有客人?」她挑眉看了下我身後的人問。
  「啊……對。」討債的也算是客人對吧?
  「抱歉打擾了。」我後面那個人很有禮貌地說道,還拉了下帽沿示意。
  「……進來吧。」冥玥轉身讓我們進去。
  
  
  在他踏入門檻的那一瞬間老實說我很想跟對屋內跟媽媽大喊說有人要討債媽媽你快逃啊一類的話,不過最終還是沒膽,因為褚冥玥就在我前方不遠處走著,要是我亂喊她就會巴我頭……是說為什麼我都是給人巴的?老姐就算了,現在連陌生人也跟著巴了?
  
  人權、我要人權啊!!
  
  
  
  
  「老媽不在,你去準備飲料。」
  
  進了客廳,冥玥指了指廚房的方向要我進去,我也乖乖地進去裡面從冰箱翻了瓶飲料分裝在三個杯子中……慢著為什麼我要這麼乖地聽話啊?該死的奴性。
  不過要是魔女說了我又不做的話……算了我還是不要反抗好了。
  
  拿了三個杯子出來,只見沙發上兩個人好整以暇地分坐在不同位子看向不同地方,似乎剛剛也沒有說話的樣子。
  我一出來,那個叫颯彌亞立刻將視線轉了過來,原本以為他要說些什麼結果他只是靜靜地看著我將杯子放到他面前的動作,就連我轉過身把飲料給冥玥時還是一直盯著我,什麼都不說。
  
  老大你這樣看我我會怕耶!
  我坐在冥玥身旁的位置上,捧著自己的飲料不敢看向對面的帥氣面孔,感覺到他老大刺人的眼神時還偷偷往冥玥那挪過去一點。
  
  在一陣沈默之後,冥玥開口了,但她不是對著颯彌亞說、而是對我。
  
  
  「這邊這位冰炎先生說要讓你轉學。」第一句話就具有核爆的威力把我嚇了一大跳,「說你很有資質,要問你的意願。」
  
  資質?什麼資質?衰人屬性嗎?
  然後……冰炎是指颯彌亞嗎?
  
  「我中文名字是冰炎。」也許是注意到我狐疑的眼光,他老大很好心的幫我解釋,「你叫我颯彌亞就可以了。」
  
  冰炎啊……該說他沒有取名天分所以才會取了個這麼特殊的名字嗎?
  我注意到老姐在一旁偷笑,八成也是因為那個名字聽起來很不自然吧?
  
  
  「那個……我可以問一下是哪間學校嗎?」
  「Atlantis學院。」
  
  那個名字就像一顆石子敲入我心中的湖,震起了一波波漣漪。
  
  
  「異能開發學習學院,Atlantis。」學長笑了,依舊很冷,「歡迎啊,學弟。」後面那兩個字加重了,好像有點咬牙切齒。
  
  
  剛剛的畫面自我腦海中一閃而過,我大喊出來:「異能開發學院?!」
  
  
  他將手放在柳橙汁罐上,就在我以為他是手痠想要抵著東西休息一下的時候,那罐子竟然溶化了。
  
  
  我知道颯彌亞和老姐都睜大了眼看著我,但我只是抱著腦袋希望能藉此減緩腦中快速閃過的畫面。
  太快了。就好像有人刻意要不讓我看清楚一樣快速播放著腦海裡的東西。
  
  
  保健室蹦蹦跳的教室排隊復活站在沖浪板上追教室湊過來看著我的女孩代導人選課宿舍……
  
  
  好多好多畫面就這樣自我眼前跑過,有的很短像是相片一樣有的則是一小段影片。
  最後,它終於停下來了。
  
  畫面定格在一個人身上。
  那個人有著銀白色的長髮和一撮焰紅色的髮,雖然依舊是沒什麼感情地勾起笑容,但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覺得他是認同我的。
  
  
  
  那個人、那個人是……
  
  
  
  
  「漾漾,你先回房間去。」冥玥突然塞了一包衛生紙給我並把我趕走,「剩下的我會跟冰炎先生談,請他之後再來找你。」
  
  我點點頭,抱著衛生紙上樓去了。
  不用別人說,我也很清楚我哭了。為什麼?
  





  關上房門,我走到床邊把自己摔到床上。
  抽出一張衛生紙擤鼻涕,我知道自己的表情現在一定醜爆了,竟然在客人面前……不對,他不是客人。


  他是我學長。
  

  剛剛在最後一幕看到的就是那個人的外貌,雖然髮色眼色都不一樣可是那美到令人永生難忘的臉蛋絕對就是颯彌亞。
  
  
  
  他是我學長,但我不記得他了。
  為什麼?



  我把自己翻過來盯著天花板看,希望可以從亂轟轟的腦袋瓜中整理出些什麼。


  為什麼我會不記得他呢?而且我又是在什麼時候見過他的呢?難不成真的是在他老大口中的「一年前」?可是我那時昏死在病房中了啊……
  
  頭好痛,而且心底一直湧起一個聲音要我不要去想起來。
  
  
  
  
  不可以想起來……絕對不能夠想起那個人。
  我不能再依賴他了。
  

  
  
  
  今天真的很奇妙。
  先是在校門口被一個以為是陌生人的人猛巴頭,要我叫他颯彌亞而且不准加敬語,之後跟我回到家後才說希望我轉學到一個叫做Atlantis的異能開發學院,然後我的腦子裡就開始充滿了一堆畫面、多到我幾乎無法消化,現在又有一個聲音叨叨續續地不要我去想起那些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些畫面是我的回憶嗎?那為什麼我之前完全沒有印象呢?
  
  
  我不懂。
  
  
  
  
  
  
  房外傳來了敲門聲,然後冥玥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漾漾,你還希望冰炎先生來嗎?」冥玥的聲音有些緊繃,感覺心情不是很好,「冰炎先生說如果你不願意的話他就不會再來找你了。」
  
  
  我想轉去那個我似乎很熟悉的學院嗎?
  我還想再見到颯彌亞嗎?
  我……
  
  
  「漾漾?」
  「我不介意他來找我,但……請告訴他我三天後才能給他答覆。」
  「好。」
  
  門外沒有再傳來冥玥的聲音,我想她應該是下樓跟對方說了。
  
  
  
  
  我的思緒好亂、頭也好痛,胸口那也悶悶的。
  三天,還有三天就要做出決定……早知道就要求更長的時間了;依照現在的情況我很懷疑三天後我能不能夠憑著自己的心來做出決定。
  
  到底什麼才是我真正希望的?
  
  
  
                                 tbc.
  
  
  
  
  
  後記://
  
  這次比較短,只有編號04一段而已,主要是因為我接下來的一篇想以第三者(冥玥)的角度來寫這一段,沒意外的話將會換成第三人稱。
  
  也就是說下一次的Recall應該是(2.5)篇。
  
  順帶一提,這整部文我一定不會弄成悲屬性,畢竟一來這是要補Forget Me的後續、所以不能悲,二來就是我寫特傳要是寫得很沈重的話我這個作者也會跟著心痛。
  所以,我一定會讓他甜的!!!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