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領祭參加作。
  *配對就是癿了,此乃初雲和初代,慎入。(據說本集兩人閃到要戴墨鏡)
  *媽媽這分作品內容物不合標題啦!!!!
  
  
  
  
  
  
  
  
  
  
  00.
  
  
  
  
  「……所以,大老遠把我從國外叫回來是為了什麼?」
  
  
  Alaudi半瞇著眼一臉不悅地看著眼前悠哉喝茶的男人,後者則是在叫人過來後三十分鐘終於把視線轉向了他。
  
  
  只見Giotto緩緩舉高了手中的糕點盒,問:
  
  
  「特地請人從法國帶來的糕點,吃不吃?」
  「……我說過我討厭甜食。」
  「我想也是,那你可以回去了。」
  
  
  Giotto再次低頭慢慢啃咬手中的甜點;Alaudi楞了三秒後才理解到這男人只是為了一盒Alaudi碰都不會碰的糕點而特地叫他來義大利一趟。
  
  
  
  「……去死吧你。
  
  
  
  
  他掏出了慣用的手銬及鐵棍,撲上去和Giotto扭打了起來。
  很意外的,Giotto竟然沒幾下就被Alaudi給壓倒在地。
  
  
  
  
  「……真糟糕,我老了、竟然會打輸你。想當初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可是跳窗落慌而--
  「少囉唆。」
  
  
  收緊了手銬鐵鍊,一個膝蓋壓在Giotto的背上讓他沒辦法動彈。Alaudi在嘗過第一次敗戰後就把幾副手銬間的鍊子給加長、便是為了這個目的。
  
  
  「竟然用緊急呼叫的方式找我過來吃點心,你是腦袋有問題嗎?」Alaudi施力使得Giotto的頭自地面抬起,
  
  
  「你說呢?」
  「當然不可能。」
  
  
  Giotto露出微笑,果然是他選的人很清楚自己的想法嘛。
  但下一秒他發現Alaudi依舊施力將他給往後壓,這讓他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真的打算把自己給解決掉。
  
  
  「呃、Alaudi,我說了我老了,所以可以麻煩你敬老尊賢下下手輕一點好嗎?」
  「你、說、呢?
  
  
  
  
  在看到Alaudi終於笑得同時,Giotto突然理解什麼叫做的死神的笑容都是最美的。
  嘖嘖嘖,要是他平常就頂著這張臉笑成那樣全彭哥列的女性早就被拐光了。
  
  
  
  Alaudi雙手用力一扯,滿腔怒火地吐出一句:
  
  
  「去死吧。
  
  
  
  
  
  
  
  
  
  01.
  
  
  
  
  「……所以說,你到底找我做什麼。」
  
  
  
  
  在朝利的制止下,Giotto終於順利地從Alaudi手下逃脫出來(這也是為何後者臉臭得跟什麼一樣的原因)。
  
  現在Giotto又再次拿起自己的小瓷杯小口小口地啜飲熱茶,而Alaudi則是額冒青筋地站在一旁看他喝茶。
  
  
  
  
  要不是剛剛朝利拿「那個」來威脅自己,他現在才不會好聲好氣地站在旁邊等他老大爺喝完茶回答我!!!
  
  
  
  
  
  『咳,我當然知道Giotto是個很孩子氣的人,不過Alaudi你這樣倒真的有點過頭了。要是Giotto真的被勒死了我相信大家都會難過的。』看著朝利難得扳起臉來認真對自己說教時,連平時不聽他人話的Alaudi都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太過頭了,不過下一秒朝利掏出某張照片後他立刻明白這個雨守果然肚子裡除了墨水外什麼都沒有,『如果再發生一次這種事的話,我就把「這個」給公布出去喔。』
  
  
  照片中的人是一臉迷濛被灌醉的Giotto,雙膝跪在地毯上一手拉下自己領帶側著頭露出白晰頸部的誘人模樣。
  那張照片連身為Giotto地下情人的Alaudi都沒看過。
  
  
  『我相信你不希望這張照片外流、對吧?』
  
  
  看著露出閃亮亮笑容的朝利,Alaudi不得不低頭。
  媽的到底是誰說爽朗平易近人的人都毫無心機的啊!!!還有你那張照片到底是什麼時候拍到的啊!!!!
  
  
  
  當然,身為當事者的Giotto完全不知道自己兩個守護者底下的波濤洶湧,依舊很老爺地吃自己的餅乾,很久以後才開口說出了特地要Alaudi過來的原因。
  
  
  
  
  
  「明天晚上有小型宴會,每個人最多只准帶一個人,」放下杯子,Giotto認真地問著對方,「你要來嗎?」
  
  
  
  
  
  
  
  
  
                                   (試閱over)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