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同學指定的畢業賀文(?)希望大家都能看得快樂!!
  *臣帝很棒喔!好喜歡嘴硬哥哥背高自己很多的弟弟走路那段XD
  
  
  
  
  
  
  
  
  
  
  
  哪,看不見事物的孩子啊,你該如何與這個變化萬千的世界接軌呢?
  
  
  
  
  
  
  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全盲總是造成兄姐的不安,但帝就是喜歡在校園裡逛;也因為兄姐會擔心不讓自己擅自行動,帝總是趁另外兩人不注意時偷偷溜出去。
  
  外面的世界--不,光是Atlantis學院裡就夠了--是多麼的令人驚艷。
  
  
  
  就算看不到又如何?他憑著其他感官仍可以享受這美麗的世界。
  
  在風之白園裡,他可以聽見大器精靈的笑語。
  在水之清園裡,他可以輕輕地淺嚐水的清涼。
  在火之焰園裡,他可以感受到火舌竄起的熱。
  在地之石園哩,他可以以手感覺石頭的起伏。
  
  更別提校園中隨處都可聞到的花香聽見的鳥語,甚至大氣精靈會好心地跟著自己描述形容眼前的一切。
  
  
  
  就算沒有雙眼又如何,他可以看得到世界的一切。
  
  
  
  用心去看,就夠了。
  
  
  
  
  
  
  
  
  
  
  「帝!」
  
  遠遠地,他聽見了自己哥哥的聲音,果然沒多久自已的衣領就被人給抓住。
  
  「啊,是臣哥。」
  「什麼『是臣哥』!不是要你別亂跑了嗎?」少年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怎麼又跑到白園了?」
  
  這已經是這個禮拜他第五次在這裡找到人了,真搞不懂為何自己弟弟會喜歡往這邊跑。
  
  「沒什麼,只是之前聽某位學生說過白園是個風景好氣氛佳的地方,很適合午餐呢。」
  
  「……帝,不是跟你說過不要隨便和學生接觸嗎!?」
  
  誰知道那些鬼學生會不會對自己的弟弟不利!!
  
  「沒關係的、臣哥,那是史凱爾家的孩子。」
  
  臣的腦袋快速閃過學生資料,最後只想到一個綁起馬尾英氣逼人的銳利白袍,「那個幻武兵器高手?」
  
  「是的。」
  「你怎麼會遇到他?」印象中那位學生是出了名的……會隱形。
  「運氣好吧。」
  
  
  嗯,一個隱形人跟一個幾乎不出門的校舍管理員的相遇機率究竟有多高呢?臣決定不要去追究這個問題。
  
  雖然他真的很懷疑自己是被帝給唬了。
  
  
  「臣哥,要不要在這邊、坐一會?」雖然是疑問句,不過帝很自動地坐了下來,「這裡真的很舒服喔,而且有臣哥在我身邊我不會有事的。」說完便硬是把哥哥也跟著拉了下來。
  
  看了眼自己弟弟稀少的任性表現,臣讓步了,「僅此一次。」不過他背對著帝,表達出自己的不滿。
  
  感受到自己哥哥的氣息、帝笑了,然後下一秒便將自己全身的重量壓在背對自己的兄長背上。
  
  
  
  
  
  微風緩緩地拂過,大氣精靈笑語不斷地在經過兩人、偶爾會與他們做短暫的交談。
  一切都是那麼的舒服。
  
  「臣哥,偶爾像這樣放鬆一下也不錯吧。」
  「我倒是覺得要是被后知道我們在這偷懶絕對會發脾氣。」
  「哈哈,那會很可怕呢。」
  「既然知道了就快點給我起來離開!!」
  「再待一會吧,昨天工作到這麼晚,臣哥還是休息一下吧。」
  「你倒在我身上是要給誰休息啊?」
  「不然,換臣哥壓我?我沒關係的喔。」
  「……算了,當我沒說。」
  
  
  不想造成弟弟負擔,臣否決掉。
  而且--
  
  
  
  剛剛有哪麼一瞬間,自己想到了很糟糕的東西。
  
  他們是兄弟,不可以想歪。
  
  
  
  
  
  為了轉移掉自已的注意力,臣再次開口。
  
  「帝。」
  「嗯?」
  「你都是怎麼……看這個世界的萬物呢?」
  
  這個世界的萬物造就了你、毀了你的雙眼。
  
  一直以來,你究竟是如何去看待他們的呢?
  
  
  
  
  
  「臣哥,這個問題問得好沒有你的風格。」
  「……不想回答就算了。」
  
  
  現在是怎樣?作哥哥的就該被弟弟耍嗎?
  
  臣想到前些日子驚傳出來的藥師寺夏碎被自家同父異母弟弟拐回雪野家後又逃出來的事件,雖然據說最後雪野千冬歲好像被反將一軍甚至還被帶回藥師寺家一個月『教育』,但不管怎麼說現在世風日下這一點還是讓臣感慨不已的。
  
  
  
  
  
  帝想了下,回答。
  
  「臣哥,我不介意,一點也不。」
  
  
  
  
  瑕不掩瑜。
  這個世界的美,不會因為那小小的缺憾而被遮掩住。
  
  而且--
  
  「還有臣哥你們在我身邊,不是嗎?」
  
  
  
  陪著我,代替我,一起看著這個世界。
  用心去看,用其他方式感受這個世界的一切。
  
  
  
  
  「我,很喜歡很喜歡這個世界,很喜歡臣哥跟大家、真的。」
  「是嗎……」
  
  
  
  想了一下,臣不語。
  
  感受著自對方背部傳來的溫暖,也許他該想想自己是不是太過保護這個弟弟。
  就算全盲,他的帝還是可以在這世界好好生存的。
  
  畢竟、他是刃,而身為鞘的自己,一定會在他身邊陪著他。
  
  
  
  
  
  
  「該走了、帝。」
  
  后一定注意到了兩人的消失,正到處找他們吧?
  
  「在一下下就好了、哥。」
  「……好吧。」
  
  
  
  
  --就是拿你沒辦法。
  
  
  
  
  
  
                              (完)
  
  
  後記://
  
  老實說打到最後主旨有偏啊……不過因為是同學指定題目所以就不改了,雖然我很想取名為『See Without Eyes』一類的標題啦。
  
  很喜歡臣帝兄弟檔呢,一個鞘一個刃、這不是擺明了要哥哥照顧弟弟是什麼呢?不過角色感覺還沒能抓得很好倒是真的。得再加油些。
  
  是說這裡面有微微的夏千啊……(遠目)果然我很容易在寫作時偷偷補上點其他配對的私心哪。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