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和同學討論的結果等於沒討論嘛……
*冰漾混入有、本命嘛(攤手)雖然最近開始發現只要是溫柔好人大哥哥型的好像都會被我拿去跟漾漾配……然漾伊漾利漾夏漾帝漾我都可以接受唷☆
*這是利休不是休利唷☆雖然還沒確定兩位的上下關係啦……不過照這樣看來阿利腹黑所以是上面機會大?










雪自空中緩緩降下。


他情不自禁地伸出了手、接住,沒有戴上手套的雙手確實地感覺到掌心的凍人滋味。
就像那個人一樣,總是在一出場就率先把周遭溫度降低的那個人一樣。

總是高高在上以鼻子看人的奇歐妖精王子就是有本事把周遭的和煦溫暖人心的氣氛瞬間僵化,但大多數的人並不知道在那不可一世之下的靈魂其實很脆弱想要學會和人相處的方式。





「真的,很會造成別人的困擾呢、休狄。」





棕色的大男孩臉上掛著有些為難的苦笑,因為自己可以說是所有人中最能和高傲王子相處較好的那一個人--是說連自己妹妹都會怕得不敢親近你這個哥哥究竟是怎麼當的啊!!

真的是……很令人頭痛呢。




不過,這樣的王子殿下就某方面而言是完完全全屬於自己的、是吧?因為自己是唯一一個可以待在他身邊與他平和相處的人嘛。

老實說,這種想法充滿了自己的私心意味。




掌心中的雪溶了。

如果說休狄是那片雪花,那麼、自己就是現在這個溫暖的手心,負責將他周遭的凍結氣氛緩和吧?




不過,阿斯利安有他的堅持,休狄融化後的那赤裸裸的心只能讓自己看見。
誰都不可以、看見他的休狄的那一面。


那個,在激烈話語保護下的、柔弱不坦率的靈魂。

















「阿利學長!」遲到的小學弟匆匆忙忙地跑向了阿斯利安的所在地,「對不起剛剛學長叫我過去耽擱了……咦?王子殿下呢?」

「休狄嗎?還沒來。」紫袍轉過身看向剛拿到白袍沒多久的褚冥漾,露出了不容拒絕的笑容邀請:「一起等他吧。剛剛他傳簡訊過來說他會盡快趕到。」


褚冥漾畏畏地點了點頭,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阿斯利安的笑容好像跟平常不一樣。



……多了些什麼--吧?

那個「吧」小學弟加得很心虛,因為下一秒阿利學長的笑容又是和煦如三月風了。





雪依舊下著,褚冥漾拉緊了剛剛被自家學長強行圍上的圍巾。

那時候完全不理解對方為什麼要把一條嶄新的圍巾丟到自己臉上,不過現下想來應該就是知道自己連保暖用法術都不大會使用,所以才會逼著自己圍上、還特別確定有沒有繫好吧。

學長果然是好人。白袍小學弟感動的在心中想著。




「學弟,我問你。」
「嗯?」
「你覺得休狄像雪嗎?」
「啊?」

褚冥漾理解不能,看著從剛剛就一直不知道為何要做出捧物樣子的阿斯利安。



「我的意思是,你覺不覺得休狄就像雪一樣,明明很冷淡但只要持續給予溫暖就能將它回歸到水的模樣呢?」

「呃?」

「學弟不這麼覺得嗎?」

「不、不是啦……」想了想合適的詞後,褚冥漾再次開口,「雖然王子殿下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個難以相處的人,但其實只要有人先告訴他該怎麼跟人相處,我想應該就不會這麼的……難相處了吧?」

「是嗎……」

「我的意思是,不需要等到雪自行融化成水,而可以先想辦法避免水變成雪啊。」



我到底再說些什麼鬼啊???這種話深奧的連我自己都聽不懂啊!!!



就在小學弟努力思索該如何正確表達自己意思時,他聽見身旁的紫袍開了口:



「謝了。」




褚冥漾呆楞地看著紫袍學長,後者則是又回去看自己手中越來越多的雪了。



我自己都不懂我在說什麼了,阿利學長竟然聽懂了?
阿利學長剛剛站在雪地中這麼久,該不會……把腦子凍壞了吧?

不對啦!他現在想這些有得沒得要是真的因為妖師能力實現了怎麼辦!!不可以亂想不可以亂想!!!!



猛地意識到自己能力的半弔子妖師用力甩了甩頭揮掉剛剛的錯誤想法。






至於另一邊看著雪花的阿斯利安完全無視小學弟的異常,只是看著手中的雪。

原來自己跟休狄的關係就是那麼簡單啊。
自己所要做的不就是在那個傲嬌王子殿下把氣氛搞僵前先教育他就是了嗎?

那很簡單啊,只要以身作則讓休狄學會把自己的熱情給表現出來就好啦。


完全理解錯誤或是刻意理解錯誤的某人在心中下好了結論。








一陣銀光猛地在兩人附近閃起,在確定傳送陣中的確是他們在等待的黑袍後,阿斯利安立刻迎了上去。


「休狄!」


更正,是給王子殿下一個熱情擁抱。



褚冥漾當機在那,想到剛剛自己無心一句話真的就造成了狩人學長的不正常。
他好想哭。



「放開我、阿斯利安!!!」
「不行喔,我要好好教導你該如何表達自己的熱情,例如給人一個溫暖的擁抱就是很好的例子喔!」
「阿斯利安你在搞什麼鬼啊!!」


媽媽阿利學長壞掉了啦壞掉了啦!!!
不成材妖師似乎還看見了前方的狩人學長的手……好像不怎麼安分哪。


妖師覺得自己完蛋了。


找學長求救好了,雖然很可能自己也要跟著被解決了。
他是不是該去寫遺書了?





「阿斯利安你的手在--唔!!」

休狄的話嘎然而止,因為他的嘴被人給堵住了。
用的是阿斯利安的唇。




小學弟立刻轉過身邊默唸非禮勿視非禮勿視邊匆匆掏出手機求救。
幾秒鐘後救星來了是來了,不過還帶了影像球來,甚至涼涼地站在旁邊錄影。


「學長!!不阻止行嗎?」
「擔心什麼?反正這一對默默閃光閃那麼久了大家都知道,而且這個錄了還可以有多功能使用法。」



小學弟完完全全不敢想像有哪些功能。
褚冥漾再次體會火星人果然是很可怕的存在。


                       (完)







後記://

結尾很微妙,不過利休愛有出來就好了XD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