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愛爆發!!!好多配對都是我的愛(心)









一直以來,我們之間的距離就是超過一手臂。
老實說,這樣的距離……




         有點、遠。














也許雪野千冬歲並不是打從一出生就這麼希望和自己的兄長能多相處些,但不可否認的是在自己的兄長離開了雪野家後對他的思念是與日遽增的。

為什麼平平是兄弟,別人家的哥哥會牽著弟弟的手上街買個糖塞進他嘴巴,自己卻得和夏碎哥分居在兩個家呢?



姓氏上改變,是否也代表了彼此間的兄弟關係也斷掉了呢?






曾經,千冬歲有試著寫信給自己的兄長,但從上面偷偷附上的式神斷連的情況看來八成不是信被燒了就是被束之高閣,反正就是連看都沒看過。

後來,他踏入了跟自己兄長相同的學校,但在遇到對方時卻發現對方並不把自己當作弟弟而是個學弟。

藥師寺夏碎總是戴著那種禮貌溫和卻隔絕他人的微笑,靜靜地和眾人對話,就連對自己的弟弟也是如此的、冷淡。

老實說,他很討厭夏碎如此遠離自己的感覺,但偏偏在看到對方的微笑後自己又會吞吞吐吐很難把話說好。



好討厭好討厭好討厭。
好討厭這種隔離的感覺,好討厭自己無法大聲說出不滿。

好討厭現在的狀況。



雪野家的孩子曾經很多次在心中咒罵著一切卻又無法無力改善現況。






兩人的距離永遠超越一手臂。
這樣的距離對於千冬歲而言,過份的遠。

好過份的夏碎哥,好過份好過份好過份。










再後來,千冬歲進入了情報班,穿紅衣戴鬼面具以輔助者的身份出現在夏碎和他搭檔面前,總是站在遠遠的一隅看著夏碎哥和冰與炎的殿下在前面作戰,偶爾用破界弓做出遠距離攻擊,一枝又一枝的箭完美地在前方自家兄長頂上畫出圓弧而過。

也許只有隔著面具看著夏碎哥,他才能偽裝起自己在兄長面前獨有的不安與渴望,能冷靜地面對一切。


喔、還有偷偷地觀察記下藥師寺夏碎更多表情。


但不知道是知曉了自己的意圖還是什麼,夏碎也帶上了面具,猶如要去參加嘉年華會的面具遮住了那張與自己相似度極高的臉。

這讓他覺得好可惜好失望。




連這一點小小的幸福都被剝奪掉了。
千冬歲覺得他們兄弟間的距離又更遠了。

好吝嗇的夏碎哥,好吝嗇好吝嗇好吝嗇。


紅袍的少年拿著對自己齜牙咧嘴的鬼面具好想哭。






最後雪野千冬歲和其他人組成了搭檔,鮮少參與輔助其他袍級的任務。
他不想去看到那個像是在訕笑自己愚昧的夏碎哥的白面具。








上了高中,也許是因為那位殿下的代導人是自己友人的緣故,千冬歲又開始常常見到自己的兄長了。



不帶面具時,夏碎哥的笑容不管對誰都是一樣的溫柔。

不過,哥哥對自己說話的次數變多了。

雖然依舊無法說服他回雪野家,但千冬歲真的覺得相較於過去的不理不睬,現在的自己有了更多更多的希望。



好開心。

真的好開心。



兩個人間的距離終於開始縮短了。








真要說,打破他們之間的玻璃隔閡的,應該就是學院那一大戰。

雖然千冬歲一點也不想要用如此痛心的方式知道兄長遠離自己的答案為何。






他要的一直都不是暗中的保護。

而是能夠站在對方身邊,與之同進退的機會。





等到夏碎進了醫療總部治療並聽見一定能康復的答案後,千冬歲終於能夠放鬆了自己緊繃的神經。






哥哥是笨蛋,絕對絕對絕對是個大笨蛋。

但是這樣的自以為是的關心法,千冬歲卻能夠深深理解到自己真的是被哥哥所關愛的。






他覺得好開心。







在獲准進入病房後,雪野家的孩子坐在哥哥病床旁的椅子上,臉上露出罕見的撒嬌似的笑。

「既然夏碎哥不知道如何照顧自己,那就讓我來照顧你吧。」輕輕地戳了下對方熟睡的安詳臉頰,千冬歲帶著任性地口吻說道:「別再想甩掉我了、哥哥。」








就算我們之間的距離還有點遠,但我一定會讓它減到零的。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夠親暱地在一起、不分離。




                                 (完)






後記://


第一篇特傳同人獻給了夏千。
雖然喜愛度排名第三,但我個人認為這一對的發展潛力真的是高得讓人好開心。

夏碎是笨蛋哥哥,明明平時很狐狸但遇到弟弟就會有隱性傻哥哥(啥)個性冒出頭,然後千冬歲的英武不可一世模樣在遇到哥哥的事情就會完全破功--


這對兄弟真的是好可愛,竟然給我在這種地方萌啊!!


大家都要來萌夏千喔(這話有語病)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