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是下著傾盆大雨的。

    他們一人一把傘地並肩而立,望著遠方沈默不語。


    ——好像先開口的人就輸了一樣,兩個人都安靜地看著雨景、等。寧可看著雨珠在河面上敲出漣漪的單調場景也拒絕看向對方。

 

    他們是來把關係說清楚的。


    一直以來充斥在他們身邊的曖昧氛圍束縛住彼此。他們有著相同的興趣嗜好,總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第一個想到的一定是對方,有什麼都會立刻和另一個人說。他們會互相打鬧嬉戲,就算有口角也很快就能和好;時常兩個人同擠一張椅子親暱坐著討論事情,被路過的同學噯呦噯呦地指指點點時也會裝作不知情。

    有人說他們是一對,但他們知道彼此只是最要好的朋友;雖然線還沒跨過,但不可否認的是自己多多少少在期待對方的主動告白。


    直到不久前看見他和別班的女生有說有笑地逛夜市,橘傘的主人才知道自己錯得離譜。

    他們約了時間在橋上碰面,希望能把話說開、不要耽誤了任何人。

 


    ——同一時間,橘傘的主人和綠傘的主人同時開口,「「我——」」


    閉嘴、頓一下,「「那個——」」

    又同時閉嘴。


    直到現在他們的同步率還是那麼高嗎?連停頓的時間都該死的一致。

    這樣的發現如果是過去的自己也許會開心個幾天,但現在只會讓彼此尷尬。

 

 

    雨越下越小了。

    快停了吧。

 

 


    「……雨快停了吧。」綠傘的主人。

    「是啊。」橘傘的主人。

    搔了搔頭髮,綠傘的主人切入重點:「……我不覺得我有錯,我們從未約定好什麼。」

    「我知道。是我自作多情、想太多。」

    「昨天晚上收到簡訊時,我才知道我們的關係並非我想像得那般單純……」綠傘的主人頓了一下,「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

   「注意到了又如何?」橘傘的主人反問,「如果注意到了你就會不跟我作朋友了是嗎?我還比較能接受現在這種模式。」

   「是嗎……」

   「我問你,我到底算是你的什麼人?」

 


    友達以上,戀人未滿。

    都要畢業了也該把關係釐清了,這種不上不下的感覺實在令人難堪。

 

 

    「……」

    「直接說沒關係,我大概有個底了。」

    「那還要我說?」

    「我想徹底死心。」

    「……我認為我們是很要好的朋友,可以一起上學一起回家一起蹺課一起去補習班,可以用同根吸管喝飲料同雙筷子吃東西的那種——但絕對不會成為情人、只能作超級好朋友。」

 

    我們的相處模式不曾讓我臉紅心跳過。綠傘的主人說。

 

    「……我不一樣。每一天我都迫不及待地想看見你聽見你的聲音,總是抱怨能依偎在你身邊的時間太短老討厭,每次共用吸管筷子時我就有種賺到了的感覺,老是偷偷地記下你喜歡的東西好讓你開心,期待哪天你會向我告白說要永遠在一起——不過看來是我想太多了。」

 


    曾經我把心房的鑰匙交給你但現在看來我給錯人了。橘傘的主人說。

 

 

 

    雨停了。

    他們收傘——終於正視彼此的眼睛。

 


    「……我們還能作朋友嗎?」

    「也許吧。但我不敢說會像過去那樣親密。」

    「只要能作朋友就好了。」


    綠傘的主人鬆了口氣;突然他指著天空大叫:「啊!彩虹。」

 

 


    橘傘的主人順著看去,果然看見七色的圓弧出現在空中。

    ——希望這代表自己的下一個戀情會很好。橘傘的主人由衷期待著。

 

 

                                                  (完)

 

 


後記://


這是第一篇。

原本是要給朋友的畢業故事,不過寫出來後馬上就知道不可能當了……對方在看完後差點衝過來滅了我,因為實在是太——巧了。

不過她本人倒是不反對我放上來就是了XD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