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香的英文非常口語,請容許我懶惰地不在旁邊放翻譯謝謝。
*情人節賀文,雖然遲了但有愛最重要XD 然後基於寫作需要,所以設定的2/14是在禮拜五喔。還有一篇是勇冰喔XD
*好久……不對、應該說是印象中沒用過的癿文第一人稱寫作!!






01.香冰


一進到廚房,我就跟諾威道早。他對這類禮貌很重視……重視得有點過頭就是了,最近還在想辦法說服我像小時後一樣叫他哥哥,但那怎麼可能啊!

「早、諾威。」
「早。」諾威把盛了早餐的盤子放在我桌上,「吃快點,香.港應該快來了。」

我抬頭看了眼牆上的鐘,的確時間是差不多了。
阿香這一點被偽紳士教得很好,是非常守時的。


但我才剛坐下來,門鈴就猛地響起。

「小冰,香.港來了。」

糟糕、阿香來了,今天是不是比較早?我連忙拿起盤子開始扒了起來。

「小冰,快點。」
「嗚嗚嗚喔!」我努力地吞下最後一口,拿起了書包衝到了大門玄關、匆匆地套上鞋。

開門前,我對著還站在門口的諾威說:「我走了。」

「嗯,掰。」
「掰。」

我闔上門,看到在門口等待的阿香正帶著耳機聽自己的音樂,一見到我就舉起了手比出自己的招牌動作--那是「你好」的意思。
我點了點頭,表示早安--反正諾威不在,我偷工減料點、阿香也不會說話的。
阿香這是面向我兩隻手都比出了招牌動作--恩恩,我點了點頭。是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



但接下來的動作,我就真的看不懂了。應該說,我不懂用意何在。

--阿香把手面朝上地伸向我,是要和我索取什麼?


我搖頭表示自己的不解;但阿香卻緊閉著嘴,什麼話都不說,手依舊伸得直直地。
我皺起了眉,這傢伙有沒有意識到上學會遲到啊?在這邊耗著有什麼用嗎?

我口氣不是很好地說了:「你是在期待什麼?快點走、要遲到了。」


結果阿香竟然對我挑起了邊眉。是說你到底在期待什麼我不懂啦!
我沒好氣地把阿香推到外邊路上--天,他真的動都沒有動過自己的腳走路、重頭到尾都由我推!


「走了啦!阿香你是在鬧什麼脾氣啊?怎麼了啊你!」
「阿冰。」

太好了,終於開口了--雖然阿香的聲音帶有怒氣的樣子……

「我問你,What day is today?」
「不就禮拜五嗎?還有什麼日子?」
「幾號?」
「二月十四啊。所以咧?」
「……你在裝傻嗎?」

我不耐煩了,我乾脆停下腳步把阿香轉過來面對自己。

「你到底要說什麼啊?二月十四有什麼特別的嗎?」
「……Today is 情人節。
「情、情人節?」

一聽到這三個字,我臉都綠了。我想到國中三年得裝箱的巧克力盛況、國三畢業典禮的搶釦子慘況,又想到去年聖誕節我們才被學校當成活看板宣傳後可怕激增的人氣……天,我還能不能夠平平安安地在這所高中生活下去啊?

「阿香,你沒開玩笑吧?」

阿香的搖頭讓我徹底無言了。天,我活得過今天嗎?

「……我看我請假回家算了。」
「Why?」阿香不解地問。
「今天是情人節,那個可怕到情人節啊!」我激動地抓著阿香的肩膀搖,「現在全校、不,全世界都認識我們了,天知道我們今天會不會被巧克力給淹沒啊!

阿香意味深長地看了我很久,最後、他竟然給我轉過去偷笑!!

該死的,你是不知道女性在這種節日有多麼可怕嗎?想當年我逢過情人節就會得帶幾箱巧克力回家?< b>而且諾威根本沒法幫我吃……他也有自己的一堆得應付。
畢業典禮那天更慘,那些女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怕再也沒機會了,竟然把我的制服給扯到一片片的……甚至連放在教室的制服外套也失蹤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哪裡也被人給分屍了。

我看向阿香,該死的、他還沒停。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竟然笑得這麼開心!


我氣不過,就從他背後撲了上去(這時候就很氣自己為什麼比他矮了一點點)、半鬧著玩地索著他的喉說:

「還笑、還笑!這樣勒著你看你還笑不笑得出來?」
「Fine,不笑、不笑了,放開吧!」
「不行,不給你點苦頭你是不會學乖的!」
「Fine, fine,再不放開我們都會late for school的。」

最後我還是鬆手了,不過從他有些脹紅的臉看得出來剛剛並沒有讓他好受。

「So,既然知道了是情人節,Is there anything for me?
「啊?」

給什麼?啊……難道這傢伙很愛吃巧克力嗎?

「唔,如果你要的話,我可以把我今年收到的份全部給你啦。」
「That’s not what I meant.」
「那是?」

他突然把臉湊向了我,再近到我可以數出睫毛數地距離下問我:

Where’s MY chocolate?阿冰?」

我的臉頓時脹紅。

「那、那種東西是女孩子做的,我、我幹什麼要!?」
「但,we are dating, aren’t we?連『那種事情』都做過好幾次了, right?」

這、這……該死的我沒有理由否認。

像是很滿意我的反應似的,阿香露出得逞的笑容--為什麼在我答應和他交往前沒有看出他是這麼腹黑的男人啊?


「What’s up?沒有我的份嗎?」
「呃、唔--」完、完蛋了。
「That is,我可以予取予求囉?

……我沒有說不的權利、對吧?

「很好。」那個無良的傢伙竟然偷舔我的耳背,害我猛地抖了一下,「I’m really looking forward to 今天的放學後時光了。



--該死的,我今天真的真的真的不該來上學的。


                                  fin.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