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日網那邊稱這個為菊菊,所以不堅持叫雙菊了……反正黑菊白菊是好物(拇指)
*另一個菊(搔頭),請容許我稱之為「莖(kuki)」好嗎?因為是「菊(kiku)」的反向字……如果有問題,再修吧!











00.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並不是這個國家的唯一代表。






01.


一開始會注意到這個問題,乃是對於王耀的背傷。雖然灣娘和勇洙一口咬定是他做得,但他完全沒有印象。


是你做得是你做得是你做得……這類指責他聽了不下數百次,但始終無法理解自己為何對於此事毫無印象。


--啊啊,也許是、失憶了吧。本田菊如此說服自己,畢竟、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




但事情越來越走了樣。




不論是日/俄/戰/爭好,還是W/W/I,本田菊發現自己對自己周遭的變化不是很能理解。

明明最後印象是勉強答應了上司開戰要求,為何馬上就出現了「日/本/國大勝」的捷報?明明印象中自己沒有踏上戰場過,為何會受到上司表揚戰績顯赫?


他不懂、他不懂、他不懂。


一切,都在他本田菊的掌握之外。
身為國/家,卻無法熟悉自身周遭發生的所有事物。

懵懵懂懂地簽下了軸心合約,穿著軍服的他依舊不能理解自己的改變。





直到路德維希讚賞地說他在戰場上像是變了個人一樣,他本田菊才想到、應該說,不得不考慮那個可能性。

--日/本/國,是否有著另一個代表存在著?除了他本田菊外的、存在?






02.


會肯定這個想法,則是在另一個下著雨的晚上。他本田菊不經意地走過上司房前,發現上司正大聲地和另一個人說話著。

他說,您認為接下來先去把菲/律/賓納入版圖怎麼樣呢、本田


本田菊啞然失笑,想不到他的上司這麼厲害,連他在外面走過都知道。但接下來開口的聲音卻讓他的臉瞬間蒼白。


「……我想,應該把主力放在中/國身上,畢竟那才是最重要的目標。南/洋部分倒是可以再遲點,趁現在中/國自己在內亂時能攻下多少就算多少,這樣比較實際些。」
「您說得是。」


--回答上司的人,為何會和自己有著相同的嗓音?況且,他本田菊不是個會直接表達自己意見的人哪!還是說,有個將軍和自己同姓,連聲音都一模一樣?



抱持著好奇的心理,本田菊悄悄地將門拉開個縫往內看。
不看還好,一看他連倒退了三步、跌坐在地。


他的上司,正背對著門口和名穿著與自己相同白軍服的男人說話著。
而那個男人,有著與自己一模一樣的長相。

本田菊跌坐在地,腦袋快速地閃過許多畫面,最後將之連結在一起得到了個結論:


--所以,一直以來都有著『另一個我』來付出殺戮行動嗎?




「什麼聲音?」他的上司聽見了門外聲音,甫要轉身時被『另一個菊』給制止住了。
「我去吧。」

伴隨著腳步聲的響起,本田菊意識到自己應當要躲起來才是,但對方卻在自己來得及反應前率先拉開了門。




兩的『菊』,對看。

「「……」」

然後,同時舉起了右手、比出了個噤聲的動作。

「「……」」

彼此對看了一眼,『另一個菊』壓低了聲說句「回房,我晚點解釋。」後便關上了門。菊聽見了『另一個他』說外面有隻大老鼠跑過,明早在和僕人談談就是了。








那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就像是在看鏡子中的自己,本田菊在事後如此想到。



                               tbc.






後記://

不該去日網晃的,結果馬上就動手打了這篇菊菊。
應該、會有後續吧!


<% END IF %>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