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為癿,不喜者勿點啊!!
*老實說我很想打冰受短篇……阿冰,你在我心中真的翻不了身了(毆)
*小短篇,謝謝。這種命題很辛苦呢……
*設定參考上一篇香冰謝謝。理論上香冰的設定應該不會有變動才對、都是架空吧?(應該吧,天知道我寫不寫得出歷史梗。)
*R15(?)注意……好啦我不會玩那種分類啦,請各位自行判斷吧。








自從他們拿到音樂教室的鑰匙後,行為上似乎有變本加厲的趨勢。
明明沒有必要留校練唱了(還沒聽說校長打算要這兩個人在2/14那天上台唱情人歌曲……應該說,公文還沒發下來才對),這兩個人卻老愛在放學後往音樂教室跑,然後一待就待一兩個小時。

所以,究竟是在做什麼呢?這兩個以寡言出名的傢伙--



一踏入音樂教室,冰.島就把書包放到地上、開始抱怨了起來。

「……阿香,你不要每次一放學就衝過來這裡好不好?要是被其他人發現了怎麼辦?」
「So what?」

習慣性地把門反鎖好,香.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反正他們早就習慣了。」

咱們兩默默地放閃光放這麼久他們都沒抱怨了你擔心什麼啊?

「什麼習慣不習慣啊……」
「還是阿冰你還不習慣?」
「這……」

紅著臉,冰轉過了頭不知如何回答比較妥當。
手被牽過、腰被摟過、唇被吻過,連那檔事他們都不知道在這裡玩了多少回(似乎就是從聖誕節那天開始的)--但冰.島就是不怎麼能夠相信自己真的和香.港……嗯,成了那種關係

不過,這反應在香的眼中卻是另一回事。他靠近了冰,很順利地把他逼到了牆邊角落,兩手自冰.島臉頰邊穿過壓在牆上。

「……昨天作得,還在痛?」
「!!!!」

冰.島的臉更紅了,香很自然地在他臉上咬了一口。

「好吧,我今天會收斂一點的。」
「這、這才不是重點吧!」
「Or……?」
「應該說,沒有人受得了天天被那樣吧?」

雖然香.港的技術真的不錯(誰叫他現任的監護人是那個エロ大使),也知道不要在顯眼地方留下印子……但這樣一天至少一次他冰.島是吃不消的啊!!

「況且今天還有體育課,你是要我不用跑步嗎?」
「……I forgot it.」
「不、不要說得這麼簡單!!」
「Sorry.」

香親了下冰.島皺緊的眉頭。

「Forgive me, please?」

輕輕咬著冰的耳朵,香.港知道這麼做最能讓冰.島分心、不再去想自己惹他生氣的事。

--因為,那是冰.島的敏感處之一。


「別、別這樣咬啦……」

果然,冰的眼神開始迷離、聲音中多了點撒嬌的意味。香.港看到這個情景更是變本加厲地用舌頭舔起了冰.島的耳背,惹得他打了個冷顫。

「別舔、別舔了啦!!我原諒你就是了!!」

冰.島小小聲地哀嚎,香.港這才將唇舌離開冰.島的耳畔--然後向冰的嘴巴襲來。
這吻來的突然、冰.島完全沒有料到,香的舌頭甚至還伸了進去捲弄著他的……

要不是冰.島越來越往下滑,香還不知道要適可而止。


「是、是誰說,今天會收斂一點的?」明明就是更加過頭!!
「啊,抱歉。」
「最、最好是抱歉,就可以、就可以解決的啊!」

香.港看著滑坐在酒紅色地毯上、上氣不接下氣的冰.島,自己也跪在地上、把身子微微地向前傾。這次的目標是另一邊的耳背。

「--等、等一下,不要再舔我耳朵了!!!唔嗯,好、好啦,不、不要舔,我原諒你、原諒你!!別一直舔我的啦!!放開啦!!!」

這次,香.港伸出的舌頭改順著冰的下頷骨滑了下來,舔過氣管、喉結,然後因為衣物的關係而勉強停在鎖骨。

「阿冰。」
「幹、幹嘛啦?」
「我要解開你的 uniform cottons 囉?」
「這、這種事不要跟我說,自己弄啦!」

……看來他很 enjoy 嘛。香默默地解著扣子想著,苦勞都是我在做呢。














那一晚,他們兩個折騰到七點半--比往常多半個小時--後才偷偷鎖上音樂教室的門、離校。
路燈下的兩個人依舊是手牽著手慢慢走著……仔細一看的話其實會發現是冰.島再拖慢香.港的速度。


「阿香。」
「嗯?」
「我不會再相信你了……痠死我了。」

皺著眉,冰.島後悔自己竟然傻到去相信這個人會「輕一點」--明明今天作的次數比之前還多。這下好了,他明天能不能去上學都是個問題……

「……因為阿冰你太 lovely 了。」
「什麼很可愛啊……」某人臉又紅了。
「而且那時候的 you sound like you’re in the Heaven, 還要我不要--
「住、住口!!不要再說了!」

冰.島小聲怒吼;香.港則是一副「我又沒說錯」的表情回看著冰,讓後者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瞪著地上柏油路猛看。

「But --」
「不過?」
「阿冰的這些表情只能讓我看到喔。」

冰感覺到香.港加重了手力。這傢伙不會是在擔憂自己背叛吧?這應該是他冰.島擔心的才對不是嗎?在怎麼說他都是被壓的那個耶。

「廢、廢話,誰會讓其他人看到自己這樣啊……」

反握回去,冰小小聲斥責著自己身旁的友人。




兩個人就這樣牽著手,繼續往冰.島家的方向回去。

--希望可以這樣一直手牽著手走下去。



                                    (完)








後記://

這篇的命名是個超級大問題,本來叫「音樂教室」的……

老實說我本來只是單純的想寫前半段阿冰被阿香吃掉的前半段場景(後半段請諸君自行腦內補完謝謝!!)結果總覺得斷在那沒個結局很怪,就加了這後面的甜蜜蜜回家段。

是說兩人是在往阿冰家走喔!因為是約會完後男方就該送女友(?)回到家裡不是嗎?




真糟糕,我的本命諾冰為何一篇都還沒出生,香冰就已經來到了第二篇呢?還有打到一半的英香英我也沒完成……我好糟糕orz
希望、希望下次可以是朝菊諾冰英香英三選一啊……腦子裡的丁冰露冰寨香先給我回去放這不要跑出來!!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