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和很久很久以前寫的「雲春貝-Who is my prince?」有關連到(應該吧,反正是同個設定就對了)
*架空有、亂倫設定有、癿設定有,反正就是竟一切可能走悲觀路線--連例行搞笑都被我刪掉的一篇超級沈重文。
*「似乎」是髑髏生日賀文(遭毆)。







00.

她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男人。


明明知道不該愛上,卻偏偏喜歡上了。
明明知道沒有結果,卻偏偏陷入其中。

--明明知道不能愛上自己的哥哥,但她卻很清楚自己對那個人抱有著非兄長的愛慕之意。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可就算是如此--


她庫洛姆˙髑髏依舊無法將自己的視線從兄長身上移開。





 W IT H OU  T   E  N  D IN G





01.

上天給她開了一個好大的玩笑,讓她愛上自己的哥哥。
每每看到哥哥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她都會不知所措,只要哥哥笑她慌慌張張地她又會頓時臉紅覺得好丟臉,然後要是哥哥說她這樣才是自己可愛的庫洛姆時她的心又會瞬間像是在雲端走動般飄飄然的。

好糟糕,好糟糕的戀情、好糟糕的自己。


一針一針地在一條方巾上繡出玫瑰的圖案,庫洛姆藉著繡花的方式來讓自己的澎湃的心冷靜下來。

「--看來,庫洛姆有喜歡的人了呢!」
「耶耶耶耶耶---哥哥你在說什麼啊!!!」
「因為庫洛姆很專心地在繡花啊,一定是要給心上人的對吧!」
「這……我……」

--怎麼辦,要說出口嗎?
--說這是為了哥哥而特地繡上去的?

「呵呵呵,是不好意思說對吧,這樣好了妳慢慢繡,哥哥不打擾你了。」
「啊……」

--啊啊,別走。

「嗯?怎麼了嗎?」
「……不,沒事,哥哥你慢走。」

--說不出口,這麼羞恥的事情她說不出口。




要是說出來,這條方巾是打算給他做生日禮物的那不就很難為情了?
依照哥哥的個性一定會做出感動樣子說「原來庫洛姆這麼愛我、身為哥哥的我好欣慰」一類的話,但那不是她想要聽到的。

她想要聽到的感謝,不是用那種兄妹之情口吻就可以說出來的那種。





「哥哥,我、我……我真的好、好……可是這是不對的。」

低下頭,顫抖的身體連針線都握不大穩。
她沒有哭、也不會哭,畢竟在意識到這段戀情一定會未果時她已經痛哭一場過了。

「--我該怎麼辦、我該怎麼辦……」



誰能告訴她該怎麼做才是?







02.


我要訂婚了。
「耶!?綱吉哥哥你??」
「嗯。」

用力地點了下頭,那個有著溫柔笑靨的少年難得認真地說:

「我要和京子訂婚。」
「……為什麼?」

庫洛姆不解,明明綱吉哥哥和京子姊姊沒有熟到那種地步不是嗎?

「就……因為對方提出來、我又沒什麼理由好反對,所以就結婚囉。」
「不對吧,為了這種理由就--」

--難道結婚不是要相愛的兩人才能有的舉動嗎?

「沒關係的,反正京子人也很好啊!」
「這--」
「不過,沒有庫洛姆來的好就是了。妳是在為我擔心對吧?我很感謝妳的關心喔。」
「可--」
「放心、京子不會害死我的啦!而且妳可是我第一個告知的人,我想聽的可是祝福喔!」

大手壓上庫洛姆的頭,綱吉以一種無所謂的笑容表達自己的想法。
庫洛姆更加迷惘了。

「……為什麼要第一個告訴我?那哥哥呢、他還不知道嗎?」

明明哥哥和綱吉哥哥的感情更好不是嗎?為什麼是先告訴我這個作妹妹的呢?

「要和骸講的話需要比告訴妳還來的更多勇氣哪。」綱吉的眼神飄得很遠,「那傢伙……要是知道了會很--」

他沒有把話說完,只是哈哈乾笑兩聲帶過。
庫洛姆覺得眼前這個男人好悲傷,面上無淚但心在哭。


--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到這種死胡同呢?只要婉拒這門婚事不就好了嗎?


庫洛姆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伸長了手像是在拍小狗一樣地拍了拍綱吉的頭。

「庫洛姆?」
「不要哭、好嗎?」
「……」
「……那個,我--」

原本以為自己會被罵,卻沒想到綱吉一個伸手把庫洛姆給抱進了懷裡。
她嚇了一大跳,臉頰燙紅地結巴說著:

「綱、綱吉哥哥?」
「一下就好、一下子就好。」

隱隱約約地好像聽到哽咽聲,不過庫洛姆敢說自己一定聽錯了。
因為下一秒綱吉對她露出的笑臉是那麼的溫柔、溫柔到她以為剛剛發生的一切都是幻覺。

「謝謝妳,我去找骸了。」

輕輕地吻了下庫洛姆的額頭,綱吉就這樣離開了自己的視線了。




--不管是誰,都選擇了一條很艱辛的道路來走。
--她也好,綱吉哥哥也好,為什麼都要讓自己過得那麼痛苦呢?




摸著額,庫洛姆緩緩地開了口:

「--要是自己也能像綱吉哥哥一樣看得開有多好?」






03.

「哥哥,你還好吧?」

輕輕地推開了門,她小心翼翼地開口問道房內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剛剛的晚餐哥哥託人以一句「他沒胃口」而沒來吃,庫洛姆吃完飯後便憂心忡忡地過來見哥哥、看他是不適哪裡不適。

「……啊,是庫洛姆嗎?」

沙啞地嗓音響起,雖然異於平日的自信聲音但他很肯定那是自己最愛的哥哥在說話。
她連忙跑了進去,只見骸消沉地坐在地上,頹廢的程度是庫洛姆前所未見的。

「哥哥、哥哥你怎麼了?是被人攻擊了嗎?」

這裡是王宮,難道是有刺客潛進來了嗎?是暗殺王儲未果嗎?
還是熟人所為?可據她所知沒什麼人可以進入哥哥房間的,而且今天也--




『謝謝妳,我去找骸了。』





不是吧,難道--

「--哥哥,是綱吉哥哥嗎?是他讓你如此……」

綱吉哥哥說了什麼,為何會讓自己的哥哥如此消沉?
竟然傷了她最重要的哥哥,不可饒恕!



「……我沒事的,庫洛姆。」
「--騙人……」
「真的,我只是……」骸苦笑,「受到很大的打擊罷了。」


--不要那樣笑,哥哥。
--這樣笑只會讓看的人更心痛。


「庫洛姆,身為哥哥的要先跟妳說,
「當妳愛上一個不該愛的人時,就要有心理準備這輩子都要因他痛心、因他而哭……
絕對不會有喜悅之日來臨的、相信我。」



「……我知道。」

--因為我現在就陷在那個死胡同裡。
--愛上自己的哥哥,不是罪孽是什麼?



但骸像是沒有聽進去自己妹妹回話似的,自顧自地說下去:


「愛上那個人可以說是我這輩子最甜蜜也是最難忘的日子吧?
「明明知道最終一定會是悲劇收尾,但就是死心塌地地愛著這個人。
「為了他的一個小小舉動而喜,希望時間永遠停在這一刻。
「只要待在他身旁,就會有種想要將他擁入懷中親吻的衝動。


--她也是啊。
--像現在她就好想緊緊抱著哥哥、讓他的悲傷全都由自己承擔。



骸發出狼狽的笑聲,繼續說道:

「原本以為自己隱藏地很好,沒想到那個人早就知道了。
「竟然就當著我的面說『我一直都知道,所以我猶豫了很久才告訴你這件事』。
而且還用那種理由結婚,根本就是在嘲笑我這個敗者吧?



「--夠了。哥哥,夠了。」


她不想聽下去了
庫洛姆顫抖著環住哥哥的頸子,幽幽開口:

「我懂哥哥的感受,因為我也一樣。」
「妳也--?!」

骸睜大了眼,庫洛姆小小地嗯了下當作回應。


「--我知道這條路很難走的,哥哥說的感覺我全都懂。
「總是在心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誡自己這樣是不行的,
「但我就是很愛那個人啊。」


--身為妹妹的愛上哥哥本來就是個錯。
--但誰能夠告訴她該如何停止這種錯誤的戀情?


「一直以來都好喜歡、好喜歡,
「喜歡到就算要被眾人側目都沒關係。」


--什麼時候發現到他不只是自己的哥哥的?
--什麼時候開始把哥哥當成一個「男人」來看待的?


喜歡到甚至要為他獻身也無妨。


--不止一次妄想過了。
--如果能夠有和哥哥的小孩有多好?
--如果哥哥願意把自己當成「女人」來看待,有多好?





「……看來,我們真的是兄妹哪。」骸抱住了自己的妹妹,啞著嗓繼續說道:「同樣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人。

「哥哥……」


--如果現在告白,哥哥會作何感想呢?


庫洛姆鼓起了勇氣,小小聲地開了口:

「--我,最喜歡哥哥了。
「我也是。」


庫洛姆張大了眼。
哥哥也--?!可是,他剛剛不是說自己愛上的人跑來和自己說要結婚了嗎?

果然,下一句話讓庫洛姆頓時冷了心。



能有妳這個妹妹真好。




哈、哈哈。
果然哪,哥哥完全沒有察覺……

--不過這樣也好。



庫洛姆鬆開了手、推開了抱著自己的骸。

「庫洛姆?」

她低著頭翻找著東西,最後抽出了一條黑色方巾。
是她前幾天在邊角上繡了靛藍玫瑰的那條。

「……這個,是要給哥哥的,請收下。」

她硬是塞到了骸的手裡,骸仔細詳端了一會。

「--這條不是要給綱吉的嗎?」
「不,是給哥哥的。」庫洛姆皺了眉,「為什麼要給綱吉哥哥?」
「……不、沒什麼。」骸柔柔地笑了,「謝謝妳。」

在他接手的同時,庫洛姆緊緊地握住了哥哥的手。

「怎麼?」
「--我不會放棄的。」
「什麼?」

「……對於那個我所愛的人,我不會這麼簡單地放棄的。
「就算他一輩子都不會注意也好,就算他發現了而拒絕自己也罷,我不會放棄的!!」


--哥哥,你能聽得懂嗎?
--我對你的愛,早就超越得兄妹界線了。


「我願意把我的一生都放在那個人身上。
「就算只能在遠遠的角落看著也沒關係,只要能待在他身邊我就很滿足了。」

--哥哥你能明白嗎?
--你能聽得懂我的弦外之音嗎?你能理解折騰我內心的慾望嗎?



手掌輕輕地撫過骸的臉頰,她依戀地看著自己最愛的男人。

「打起精神來吧哥哥,看著你這樣我會心痛的。」
「庫--」
「……哥哥,你自己好好想一想,我走了。」

不等骸的回應,庫洛姆離開了房間。






在關上門的同時,她大大鬆了口氣。

「--我是個大笨蛋!!」

要是被哥哥識破了怎麼辦?要是哥哥明白自己的心意後還願意像現在一樣親近自己嗎?
她為什麼要如此衝動行事啊?

「……不過,」她悄悄地彎起一抹笑,「我們果然是兄妹呢……」

--哥哥和自己一樣都愛上了不該愛的人。
--能夠有這種相同點讓她覺得好開心。


也許今夜會有好夢。她暗忖。






04.


愛上哥哥的罪孽何其深重,但又何妨?
就算這個戀情是不可能開花結果的,那又何妨?


--如果哥哥能夠如此坦然面對自己的失戀,還選擇陪伴在那人身邊的話……


看著興沖沖答應擔任綱吉哥哥伴郎的哥哥,庫洛姆默默地想著:


--那她也會像哥哥現在為他愛人所做的一樣,陪在哥哥身邊、直到永遠。




一生一世,直到永遠。

                                (完)





後記://

黑了?也許吧、最近總覺得自己對於黑的定義變成了「要喜悅地將戀人開膛剖腹地吃下去」--簡單來說就是變得要很血腥才會叫黑啦。(最好的樣本便是阿泡泡的普匈「無意義下的無為式化」喔!)

據說這篇是生日賀文啊……真糟糕沈重成這樣叫哪門子的賀文啊?該不會是因為APH甜文寫太多才會想到用先前設定的悲文來當作這次的賀文吧?(那真的很糟糕)

不過後面有小小淡化了點沈重,不過真的看懂得人反而會說這個結尾比前面的劇情還來的悲傷吧?選擇陪在一個永遠不會愛自己的人的身邊對自己不是個折磨是什麼?我只能說庫洛姆和骸選擇了最痛苦又最甜蜜的一條道路來走。



我想有人會被我的年齡設定搞得團團轉,我在寫作的時候也是被搞混的一個(喂)畢竟太久沒有接觸了,總會有錯亂的時候嘛!(不要裝傻)


以下的年齡表以本篇為主,雲春貝那篇的則是在晚個三年吧:(直接叫名字了)

隼人       19歲。
骸、綱吉、京子  17歲。
貝爾       16歲。
庫洛姆      14歲。
恭彌       13歲。
春        10歲。

應該就這些了吧。
其中只有隼人先生是以綱吉貼身隨從,貼身到綱吉到哪都要跟的那種(除非綱吉叫他退下);會作這個設定有一個很大因素是寫作配對上需要。


目前規劃好這系列的全為悲劇收場(喂),簡單來說就是一群愛上不該愛的人或在愛與現實間選擇現實的人的公主王子故事。
篇名「應該」是這樣的:

雲春貝 - Who is my prince?  
骸髑  - without ending     
獄京  - 看我一下、好嗎?
綱髑  - 逃
骸綱  - invisible love

不曉得會不會增加數量(由衷希望不會)





關於阿綱選擇和髑髏先講而非阿骸的原因我想在這補充一下。

在設定裡庫洛姆小姐是個眼中只有哥哥、看不見其他追求者(綱吉)的存在,所以並不曉得綱吉和自己說他要訂婚時用了多大勇氣。

至於綱君和骸君的部分,設定上是「阿骸以為綱吉不曉得自己的心意,但阿綱早就摸得一清二楚」,所以綱吉需要更大的勇氣來和骸說自己那段一定不美滿的婚姻。

而阿骸則是從頭到尾都想把妹妹和阿綱湊對的(因為自己一定得不到綱,所以只好出下下策--當個妹夫總比連看都看不見來得好吧?)當然,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的妹妹別有居心就是了。



以上!!對於設定有問題的麻煩提出來唷☆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