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洪祭參加作。前面有一點點墺洪,後面則是滿滿滿的普洪。
*和「殘留的榮耀」那篇有關連,是裡面的片段延伸。








00.


為什麼,這時候他的背影看起來是如此的值得信賴呢?





01.


如果要伊利莎白用兩個字來形容她和基爾伯特的關係,她會毫不猶豫地回答:孽緣

她敢說從來沒有看過一個男人可以這麼狂妄自大不知羞恥臉紅為何物,喔、還有白癡。看看她的羅德里赫先生好了,一個知書達禮的溫柔好男人,一舉手一投足都散發出貴族的優雅氣息--

「這才不是基爾你這個笨蛋做得到的咧!」


莉莎用力地對著一臉不悅的基爾吐舌,讓他的怒氣指數頓時爆表。他仰天大聲咆哮:


「羅德里赫你給本大爺去死啊------」
「不准罵我的羅德里赫先生!!」


一個平底鍋立刻招呼上基爾伯特的額頭,讓他和泥巴地來個親密接觸。
莉莎收起了平底鍋,臨走前還不忘給昏死過去的基爾一腳。

「聽好了!!等一下我去找羅德里赫先生的時候不准來煩我們、聽到了沒有!!」

說完伊利莎白便哼著輕快的曲調離開了,徒留一隻黃色小鳥在自己主人的白髮上歌唱著。







遠在山丘上看著兩人鬥嘴的羅德在基爾伯特倒地的立刻駕馬離去、為了在伊利莎白到他家的時候可以做出一副「我從頭到尾都在家喔☆」的假象--簡單來說他不想讓莉莎知道他有意外地聽到她和基爾伯特的對話。

戀愛中的女人很可怕,天知道莉莎就算喜歡他會不會哪天也拿平底鍋招呼他的頭?



「不過,」他默默地吐出一句:「怎麼沒有人問過我意願啊?







02.


「好過份好過份好過份!!莉莎好過份!!!
「每次都是這樣,把本大爺一個人丟下就跑了!!
「本大爺可是心情好才來找她玩的耶!!怎麼可以見色忘友!!
「喂、你也來評評理,伊利莎白很過份對不對!!!」


基爾伯特一個人抱著膝對著頭頂上的小鳥問道。
小鳥啾啾啾地叫了幾聲,讓基爾露出了笑靨。


「啊,你也這樣認為嘛!本大爺就知道你和我是同一陣線的!
「莉莎真的好討厭,一提到羅德里赫那個死沒用的軟腳蝦就跟什麼一樣的。
「那個軟腳蝦有什麼好的,要知道會戰鬥的才是男人!!
「莉莎也真是的,一意識到自己是個女孩子喜歡上羅德里赫後就老愛拋下本大爺不管。
「到底是不是歃血為盟的『好兄弟』啊?你也說說看,合不合理嘛!」


似乎是在回答主人的問題,基爾頭上的小鳥又開始啾啾啾地叫了起來。
基爾又一掃先前陰霾地笑了起來。


「沒錯、說得好!!莉莎真是個不知好歹的傢伙!!竟然不理本大爺!!
「沒關係,就算只有一個人本大爺還是可以過得很快樂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基爾大聲地一個人笑了起來,頭上的黃鳥又叫了。
基爾伯特聽完後語帶狂妄地說著:

「本大爺就知道只有你才是最好的朋友!!」







遠方一群身穿鐵甲身上披了印有十字記號布巾並匍匐在地的男人之一看不下去地發出了哀嚎聲:「誰都好去阻止普.魯.士先生不要再一個人可憐地和寵物鳥自言自語吧!!!






03.


當莉莎終於意識到自己待在羅德家有多久的時候,外面已經是一片漆黑了。她有些不安地看著窗外彎月,盤算著該如何回去才是。
坐在她對面的羅德里赫注意到她的憂慮便開口問道:

「這麼晚了,要不要就乾脆在這裡留宿一晚?我這裡房間很多。」
「不、不用了!」

要她住在羅德里赫先生家?天,她還沒有這麼大的膽子啊!
看著伊利莎白發紅得雙頰,羅德里赫想了想便又說道:

「那,我送妳回去?」
「不、不用了!!真的!!!」
「可是,一個女孩子這麼晚回去會危險的。」


嗚嗚,你看看人家羅德里赫先生多麼溫柔多麼體貼啊!!哪像基爾那個白癡動不動就喊著「去冒險」、「來打架」的,一點氣質都沒有!!是男人就該要像羅德里赫先生一樣溫柔才對!


(在草原另一頭的某人打了個大噴嚏,讓原本停在肩上的小黃鳥邊啾啾叫邊展翅繞著主人飛。)


「沒關係的,我可以一個人回去的!」為了不讓羅德有更多的誤會,莉莎還刻意彎起手肘像是要展示自己肌肉似的說著:「我可是游牧民族出生的國.家,沒有什麼可以傷害我的。」

「……好吧。」羅德里赫看伊利莎白這般堅持也不好多說什麼,便站起了起身:「我送妳到門口。」
「啊、謝謝!!」

伊利莎白連忙從單人椅上離開。羅德里赫理所當然地說道:

「這是身為一個主人該做的。」


嗚嗚,她又想哭了啦。要是某個笨蛋的話鐵定會大辣辣地繼續坐在自己位子上說什麼「不送了」這類沒有良心的話啦!!


(某人又再次打了個大噴嚏,跟著懷疑自己是不是因為下午被某個暴力女打昏而著涼了。)


「路上小心。」
「好的,謝謝你、羅德里赫先生。」

在大門關上後,伊利莎白邊想著自己和羅德的互動邊哼著愉悅的曲調輕快地往自己家走去。




也許就是因為這樣的快樂,她忽視了黑夜中一雙又一雙眼睛正從黑暗的樹叢間看向自己。






04.


「啥?那傢伙還沒回到自己國.家?」基爾伯特在要上床前聽見了這個消息頓時睡意全無,「莉莎不是早就從羅德里赫家離開了嗎?已經走了快一個半小時啦!」

「剛剛伊利莎白小姐的國.家向我們這裡詢問她的下落。」傳口信的人有些不知所措地說著:「而羅德里赫先生說希望可以請基爾伯特先生您協助尋找。」

「搞什麼啊那個白癡!!難道羅德里赫沒有送她回去嗎?」
「據說伊利莎白小姐堅持自己離開。」

「那更該要陪她走啊!這麼晚了讓一個女孩子自己回去、他到底是不是個男人啊?」基爾心煩意亂地穿起自己的外衣。「就算莉莎再怎麼沒女人味也不代表她一個人走不會有危險好不好!!」

「那個,基爾伯特先生,請問您現在--」
「還看不出來嗎?算了,告訴羅德里赫叫他不用找了,本大爺親自去找人!!」


基爾伯特配上劍,大步離開房間向馬厩走去。





05.


大意了。

她背貼著石壁,看著繞成一個弧狀的獸群她暗自叫苦。
剛剛太開心了,竟然沒有注意到自己被狼群的跟蹤,結果在一連串的攻擊加逃跑的情況竟然造成了這種結局。


「……難不成這就是我的結局?死於野獸之口?」

莉莎握緊了手中唯一的武器,小聲說道。
啊啊,想不到堂堂的一個游牧民族組成的國.家竟然會是死在野獸口中哪。她自嘲。


用得最慣手的平底鍋早就在一開始的被偷襲自保掉給打飛、掉在遙遠的一隅,撿都撿不到。
握在手中的刺槍除了自保近乎無用,子彈用罄要她逃出狼群是辦不到的。


帶頭的狼後腿彎曲著,一個用力便跳出去咬向伊利莎白手中的槍。利齒咬斷了刺槍卻也因此被莉莎趁機在牠的面部畫出了傷口。那頭狼退回原本的隊伍,而莉莎失去唯一自保的武器。


真的,結束了嗎?


伊利莎白丟下手中槍的殘骸,她感覺到狼群又向自己靠近了一點。
她闔上眼,這樣才不會有機會看見自己的腸子被咬出來。

雖然才剛剛離開、但她好想再見羅德里赫一面,啊啊她真的好想好想穿著白紗禮服和他在一起啊……還有基爾伯特,雖然那個傢伙又自大又自傲是個戰鬥狂,不過卻真的是個好朋友。



然後,她聽見了、那個不應該出現在這的男人的囂張聲音:

「喂喂喂,你們這群不長眼的生物也不搞清楚你們面前的是誰啊!」




她頭一次覺得這個自大的熟悉嗓音是那麼的令人安心。
搞不好,這就是傳說中的英雄救美?

雖然不是羅德里赫先生來,不過如果是基爾的話莉莎也覺得沒有關係。



「竟敢動本大爺的人?



啪搭一聲,幻夢破裂。
伊利莎白用著比子彈還快的速度張開眼皮毫不猶豫地回吼去:

「--誰是你的人啊!!!
「呸,這是對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基爾伯特就站在狼群的後面不遠處,手握銀劍一臉狂妄地說著。

狼群因為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而楞了一下,接著一頭狼帶頭衝了出去、馬上就被基爾砍斷了兩隻腳。基爾伯特在狼群倒下的時候朝牠肚子劃了一刀,使牠的內臟隨著血液流了出來。

「怎麼樣,知道本大爺的厲害了吧!!」他揮舞著劍,從狼群中清出了條路來到了伊利莎白面前。狼群忌諱著他的利劍而不敢動作。

莉莎楞楞地看著基爾沾著血跡的臉,看得基爾有些不自在。

「幹嘛?看傻囉?」他拋給她另一把劍,「快點站起來對戰啊!」

伊利莎白沒有什麼反應,而狼群卻又圍成了原本的弧狀。
基爾伯特嘖了嘖,轉身背對伊利莎白。

「果然是個女人,遇到危險了什麼都不會做了!」他的口氣依舊狂妄,劍身穩穩地指向前方,「算了!妳就好好地在後面邊發抖邊看著本大爺的英姿吧!!」



--為什麼,這時候他的背影看起來是如此的值得信賴呢?



基爾快速衝前,對著一頭又一頭的狼攻擊。



--為什麼,他會願意為了自己而作這麼多呢?




「糟糕!!」

一頭狼趁著基爾伯特不注意繞到他的背後,當他注意到時那狼正要撲上去。他立刻擺出架勢要應付卻有些遲了。

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的是,莉莎的自那頭狼的身下刺去;狼不支倒地。
看著用力拔出劍的伊利莎白,基爾伯特反而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看什麼,應付你那邊狼啦!」伊利莎白用著不耐煩的口氣說道:「想當英雄還被美女救,根本就是狗雄嘛!」
「喂!本大爺可是好心地在幫妳耶!!」

「我知道啦,所以--」莉莎毫不猶豫地背對著基爾,握劍面向另外幾隻狼:「要是有任何狼從我背後攻擊的話我唯你是問!」


我願意把我的背後交給你。基爾伯特明白伊利莎白的動作是極端信任的表現。


「……那是本大爺要說的話才對。」他語帶狂妄地說著,眼中露出血腥的喜悅,「你們這群野獸,本大爺今天就要讓你們知道本大爺和莉莎聯手起來的厲害!!!」






--血腥四濺,但兩人臉上的神情卻是愉悅的。








06.


「好啦,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因為本大爺看見地上有慌亂的腳印,想說妳是不是遇到麻煩了就跟過去啦!」

馬背上,一男一女前後地坐著。

「聽說妳拒絕羅德里赫那小子送妳回去是吧?怎樣,現在有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啊?」
「……有一點啦。」
「才一點?妳還沒學乖教訓啊?」
「要你管!!反正我以後會記得多帶點子彈出門的!!」
「妳就不能像個女孩子嬌弱點嗎?」
「要你管!!」

莉莎抓著基爾身後衣服,大聲抱怨。

--況且,她現在不就是示弱要他送自己回去了嗎?



                                 (完)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