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各位尊重一下APH國際禮儀,謝謝。
*本文跟現實、政治、歷史……等物皆無關,有些劇情也是被我掰出來的,別亂猜。





00.


滾出去!野蠻的不.列.顛人,給我滾出去!



燦金色的長髮被風吹亂,少女身穿披甲騎在馬上大聲吶喊。



「滾出去!不要以你那污穢的腳步踐踏我的國家!
 法.蘭.西的土地,不是你那粗俗的民族所能觸及的!
 法.蘭.西的高貴氣質,不是你低劣的文化所能比擬的!
 
 所以,給我滾出去我的法.蘭.西、我所愛的國家!!





亞瑟永遠不會忘記,在自己面前咆哮的少女、只活到十九歲的少女。




不論經過多少個世紀、多少個歲月,只要闔上眼皮、他就能仔仔細細描繪出當年把他壓迫到喘不過氣來的少女的長相。





他還記得,那個少女,叫做貞德。




           Jo/an /of /Arc.





01.

亞瑟不可能忘記,那個原本風光、可以順利把那個討人厭的法蘭西斯給奪取過來的戰爭,竟然會因為一個未成年少女的領軍而最終輸得一踏、糊塗。


他還記得,那個叫做貞德的女孩,如果就法文來念叫做Jean/ne d’/Arc.,但他當時偏偏就是老愛叫她Jo/an /of /Arc.。




說真的,這種事物並沒有什麼差別,但亞瑟還記得那個小小的改變讓他開心了好一陣子。

這算是,某種優越感吧?

亞瑟邊啜飲紅茶邊思索著,說真的他已經不記得自己當初為何會氣憤到連她的名字都要刻意英化才滿意。

是因為、那句「野蠻的大不列顛人」呢?還是為了那句「粗俗的民族」?他不記得了,這幾百年來的光陰早就讓他拋去當年幼稚的個性,現在要揣測都是件難事。





也許真的是為了賭那一口氣也說不定。

為了證明,英.國其實比法.國更勝許多。





也許,真的是這樣吧。亞瑟再次啜飲了一口紳士紅茶。





02.


--為什麼羞恥?


騎乘在馬上大聲恥笑法蘭西斯的英.國訝然地停下了笑聲。

檸檬綠的眸子映上的是金髮少女而非法.國。




--為什麼,羞、恥?
--為了自己的國家而戰是羞恥嗎?




她駕馬向前踏進一步,他亦往馬鞍後方移動些。




--難道,你們不列顛的女性,都缺乏所謂的愛國心嗎?




亞瑟啞口無言。







『原來,英.國是個這麼悲哀的國家啊。』


少女清灰的雙眸明顯地表露出不屑。

不屑不屑不屑,針對那個濃眉英.國所表露的,不、屑




『……誰、誰說的!!士兵們,上!!』

『各位,不要輸給了一群烏合之眾,讓他們看看,我們法.國人為了國家是多麼的有士氣!!』





那一戰,法軍、大勝。






03.




亞瑟還記得,當貞德崛起後自己的兵敗如山倒。

慘不忍睹。




『真是慘不忍睹啊,弟弟。』

『少囉唆,靠女人打仗的。』




法蘭西斯沒有暴跳如雷地咒罵,卻悠悠哉哉地說那也是哥哥我太英俊瀟灑了才會有女人願意為我而戰啊。

亞瑟還記得自己手中的紅茶因為這一句話全數浪費在那個男人身上。




『你到底有沒有身為男人的知覺啊!!!』





法蘭西斯這時卻臉一沉說了一句話,讓亞瑟永遠忘不了。

那是很難得的正經話。






『亞瑟,你要記得熱愛祖國是一種最純潔、最敏銳、最高尚、最強烈、最溫柔、最無情、最溫存、最嚴寒的感情。

『而貞德她……

對於所愛的,勢必會捍衛到底。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完法.國這席話後亞瑟想到的是娜塔莉雅對伊萬異樣執著的愛情。

--對於所愛的,勢必會捍衛到底。






04.


當法.國人把貞德運到他面前來時,亞瑟大大嘲諷了那個女人一番。

妳看看,就連妳自己的同胞都不願意信任妳對妳眼紅,這樣比起來明明就是法.國比較野蠻吧哪像我們--




住口。




蓬亂的金髮遮住了貞德略微狼狽的臉孔,卻遮不住她那炙熱的眼神。

亞瑟呆楞地張了嘴開開闔闔不知如何反應。這還是第一次有人膽敢這樣對他下令。




『不准污辱法蘭西斯、不准污辱我的國家。』




亞瑟被那眼神口吻唬得一愣一愣地,久久才手足無措地命人把那個女人關禁地牢去。








『那個女人是魔女,是妖是巫是惡魔!!!』

他抱著頭一遍又一遍地重複著。雖然他很清楚他只是因為不服氣自己會被一個弱女子弄得啞口無言而在想辦法污衊她罷了。






05.


他想起他曾親自前往地牢去見貞德最後一面。




『呵,地牢裡的伙食還吃得慣吧、魔女?』

『…………』



少女的頭髮布滿的污垢散發出惡臭,身體也沾滿的黃垢。她對於鐵柵外的亞瑟也只是瞟了一眼就不多加理會,反倒是亞瑟優越地俯瞰著這個被俘虜的少女。



『看吧看吧,要是妳當年乖乖待在妳的那個不知名的小村子豈會落到今天這種地步?』

『…………』

『想想看,就算英.國佔領法.國妳也不--』



亞瑟住了口,因為他看見少女原本了無生氣的混濁灰眸清澈了起來。







法………國…………


亞瑟摒住氣息聽著貞德用著沙啞的嗓音唸著。



法……蘭……西……斯………


少女漾起了符合年紀的清純微笑。那是個戀愛少女才會露出的愉悅微笑。







你……終於……要讓法蘭西斯……來見我……了嗎?








當亞瑟怒氣沖沖地離開地牢後,沒多久英.國就判決因貞德是魔女故將以火刑處置。







06.


處刑的那一天,貞德難得的很清醒。她不掙扎不喊著上帝天使,只是低垂著首任憑人們指指點點。





『等到火把放下之時,妳的日子也終了了。』亞瑟帶著微笑說道。

『……人可以被毀滅,但不可以被打敗。』少女的眼神無懼,『點火吧你。』





火把落在草桿上,沒多久火舌便吞沒了全身赤裸的貞德。





07.



有時候,亞瑟感到不甘心。

畢竟自始自終自己在貞德眼中都是個野蠻的人種,更別提一直都無法讓那個女孩對自己投降。



他還記得自己在她面前刻意Jo/an、Jo/an地叫時,貞德只是淡淡地說道她不會怪罪一個野蠻民族連名字都會叫錯

他還記得自己曾經脅迫那女孩承認自己是魔女時否則就禁食時,她只說了人們不能沒有麵包而生活、人們也不能沒有祖國而生活



他還記得貞德在他面前,斬釘截鐵地說道:『祖國比什麼都重要、法蘭西斯比什麼都重要。』







『既然妳這麼堅持,那妳就為了妳的國家去死吧。』

在貞德被綁上柱亞瑟拿到火把的那一刻,亞瑟是這樣說的。






08.



亞瑟意外地發現,法蘭西斯並沒有因貞德的死而一蹶不振。

好久以後他才明瞭法蘭西斯對於貞德的一舉一動除了感激外並不抱有愛意。

但貞德,卻願意為了法.國捐軀,只因為她深深愛著法蘭西斯。




--熱愛祖國是一種最純潔、最敏銳、最高尚、最強烈、最溫柔、最無情、最溫存、最嚴寒的感情。



不可否認的,法蘭西斯為貞德流過淚,但不是像為了愛人而流的淚。







這些都是後話了。







09.



從前有一個少女,為了自己的國家而披上鎧甲奮勇善戰,雖然自己被俘虜但卻口口聲聲愛著自己的國家。




--亞瑟說過,他不會忘記。

--法蘭西斯說過,他很感謝那個少女所作所為。



那個少女最後是以魔女的身份被施以火刑,雖然後來有為她平反污名但那也是很之後的事了。





--只要閉上眼,亞瑟就有本是詳細訴說關於那個少女的一顰一笑。




那個少女,叫做貞德。



                              (完)








後記://


總覺得打到後來有點詭異。為什麼法蘭西斯你也出場啦!?我沒有想要讓他出場啊我說真的!!

……英貞果然不可能甜蜜,不過亞瑟好像被我弄黑了?(錯覺吧錯覺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