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一週年賀指定補坑計畫終於開始了,是說讓大家等了這般久我有不好意思到。
*很想順帶一提的說這事5/12麻倉雙子中的哥哥生日賀,弟弟那邊的話--我可以先當逃兵嗎?
*指定標號07,是草藤(零~)的指定喔!請收下。








指定者:草藤
編號:07
題目:輕輕的、柔柔的
指定物/配對:通靈童子/好娜
性質:清水加上一點糖調味。
內容大綱:那吻,輕輕的,一點也不如他的個性。
     那吻,柔柔的,一點也不如她的作風。
     這是最後一次的親吻,他給她的吻、她給他的吻,輕柔如風。
     漣漪,平、息。
特殊要求:沒有唷。
















00.


會相遇,是有緣份。


會相遇相知,是有運氣。



會相遇相知相惜,是有牽掛。






而,會相遇相知相惜相別離,則是,命。







於是,她和他最後不得不相互背馳。








01.


也許,早在知道恐山安娜是葉的未婚夫的那一剎那,就已經明瞭彼此是永遠不會有攜手打造未來的可能性;不過根據麻倉葉王的個性,他看上的沒有到不了手。


簡單來說就是個不懂事又固執的小孩死黏著父母要他們買個玩具給他啦!麻倉葉簡單但不明瞭的解釋了這幾天總是闖入恐山安娜房間的雙胞胎大哥行為。



回他的除了其他伙伴的白眼外,還附上了安娜恐怖右手的攻擊。




「我又沒做錯什麼?」葉邊摸著發腫的臉頰邊對著安娜抱怨。

「膽敢把本小姐形容成是『玩具』就是你的不對。」安娜抓起跌坐在地的未婚夫,「若不把你大哥闖我閨房的事給處理掉,你的修行就等著以次方的層級來增加吧。」




聞言,麻倉葉叫苦連天,畢竟他根本就不知道那個只會在清晨出現的哥哥去向。





「你的口頭禪不是『船到橋頭自然直』嗎?」轟隆轟隆半安慰地說道:「既然如此人生還是有希望的。」

「對,只是安娜的耐心絕對不會讓我有時間把船搖到橋邊的。」麻倉葉哀道:「船可能還在河中央就被她給徹底毀滅了。

「……」


比起轟隆轟隆沒什麼用途的安慰,道蓮的就簡潔有力多了。



節哀。

「……」







02.


其實在知道葉王每早都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和自己到早才消失後,安娜早就做了重重防備;但那個男人就是有辦法在不驚動眾人的情況下闖進來。






像她今天一早起來便看到葉王坐在她旁邊閱讀,右手才要揮上他的俊臉果不其然就被抓住,然後對方還先發制人的把她左手也一併抓住。



『早啊,安娜。』


那個笑臉和他弟弟一模一樣,不過葉是不會在這樣的情況下毫不顧忌的抓住她的雙手道早。



『去死吧你,葉王。』

『這是在跟我道早的意思嗎?如果可以講得跟溫柔正確點就好了。』

『給我滾。』

『我也打算說完早就走了,掰掰,明天見。』

誰明天要和你見面啊!!



他一鬆開安娜的手便快速退後,直接從窗戶逃之夭夭。



『你這個混帳東西,不要再來了!!』


她衝到窗邊,對著空無一人的美景咆哮,連帶地吵醒了寄居在奮發丘溫泉的所有人。







03.


於是乎,為了不讓安娜每天受到自家不知恥的葉王無禮騷擾,諸位男性曾經試過幾個方案。



方案一,葉和安娜換房一晚。結論是他哥哥很有尋人能力地跑到自己房間去等人起床道早安。

方案二,葉守在安娜房間一晚。結論是他才看到葉王爬進房間就在下一刻被自家大哥用麻藥摀住口鼻昏迷在那,後來是被安娜以半洩恨的方式給叫起來的。

方案三,一群男人守在安娜房間的四周,尤其是窗戶。結論是葉王當天一直等到安娜起床眾人離開守護崗位只剩她一人在房後才闖進來道早。



方案四……



「好,這一次我們就來設˙陷˙阱吧!!」轟隆轟隆很有魄力的提出了方案。

「駁回。」蓮毫不猶豫地反對回去,「你當葉王那傢伙是跟你們那邊的獵物一樣愚昧會上當嗎?」

「要不然你來提啊!」

「我要是有想到就提啦!」

「那你就不要反對別人的提議啊!」

「我倒是覺得轟隆轟隆的提案是可行的呢……」瑞瑟格說道,「畢竟葉王似乎只是要和安娜小姐道早,不管時間地點和她起來與否也沒關連,所以還不如直接抓人比較快。」

「這樣聽來是可行的呢!」龍表示:「畢竟上次我們等到老闆娘起來後才離開,沒想到葉王就闖進去了。如果是抓住了葉王本人,就可以好好問威脅他了。」

「……就試試看吧。」葉思索了一下,「我們去做陷阱吧!」

「喔!!」

「好,那就……」













躲在不遠處的葉王帶著嘲諷微笑聆聽著眾人的「捕捉葉王之製作陷阱大作戰」計畫。







04.

待在房內編織的安娜,冷冷地往窗外望了一眼。




「怎麼,竟然現在就出現了?」



不知何時坐在窗檻上的葉王牛頭不對馬嘴的回應道:「葉他們打算作陷阱抓我。」



「喔。」

「真是愚蠢。」

「那跟來找我有什麼關連?」

「我明天不能來了。」

「真是幸運。」

「我後天也不能來了。」

「太棒了。」

「我以後都不能來了。」

「太感激你了。」



似乎是不滿意她的冷漠,他跳下窗直接走到她面前,「連句道別的話都不說嗎?」

停下手中織品,她只看了他一眼就再次低頭做活並說道:「好,保重。」


「太冷漠了吧?」

「那又怎樣?我一點也不想再見到你。」

「那個是要給誰的?」他話鋒一轉,問起了安娜手上的針線活兒。

「給葉的。」

「真好命,有我的嗎?」

「……你話說完了就給我離開。」





他瞇起眼看著對方微抖的纖肩。






這真的是妳的真心話嗎、恐山安娜?

「……不然呢?」

「那,為何妳在顫抖?」






她,沒有回話。

然後,她抓住了葉王,堵住了他了嘴。

如她的個性般,強勢一點也不溫柔的,吻。







05.

『我,看不見,也聽不見妳的心。』

『你本來就不該聽見。』

『但,越是不能知道,越是想要聽到啊。這可是人類的本能哪!』


他一手便扣住她的雙手將它們高舉過頭,空下的另一隻手則是半戲謔地清搔她的粉頰。


『我,很感興趣哪。』他說,『妳,究竟是誰呢、安娜?』

『放開。』

『我很好奇,我那個傻弟弟真的能夠明白妳的好在哪嗎?真的能夠,想我一樣理解妳嗎?』

『你一點都不--!!』




那是他第一次用唇封住她的嘴。

如他的個性般,那是個霸道的吻。

而在結束了吻後,他便像個魔術師般消逝的無影無蹤,讓安娜來不及回手。







06.

當安娜退開的時候,眼中並沒有如葉王期待的帶著淚,他帶著玩味的玩笑看著她喘息。



一吻還一吻,行了吧?」

「我第一次聽到著種說法呢。」

「既然你欠我的已經還清了,給我滾。」

「……我從來都不記得自己有說要還吻給妳啊……」



所以是變相的指稱他才是受害者嗎?




「那,我要一個道別吻,不然不走。」

「什麼時候了還在那邊幼稚?」

「不要害羞嘛~剛剛不是還很強勢的吻我嗎?妳可是很主動的不是嗎?」

「別想給我得寸進尺。」

「那,我主動好了。」





他低下頭,吻。






07.

那吻,輕輕的,一點也不如他的個性。


那吻,柔柔的,一點也不如她的作風。




這是最後一次的親吻,他給她的吻、她給他的吻,輕柔如風。






         
輕輕的、柔柔的





08.






漣漪,平、息。






09.


隔天,安娜並沒有向往常一樣以怒吼來喚醒大家,眾人本以為是陷阱終於有效了卻在一個接一個的察看後發現全數落空。




……所以,是指葉王沒有來的意思囉?」葉傻楞楞的做出了這個結論,「那我們的陷阱不都是白做了嗎?」


回他的依舊是其他伙伴的白眼。







10.


陷阱最終是派上了用場。


當麻倉幹久很喜悅地帶著兩個小孩和一桶魚前來的時候,連續觸碰了多次陷阱,最後是帶著一身傷出現在奮發丘的眾人面前。



「想單然爾,米奇把那些大哥哥門修理了一頓。」布魯道爾在事後是如此說道,旁邊的拉賽姆也跟著點頭負荷。







11.

沒有人再次看到葉王。

安娜也沒有再次用怒吼喚醒大家。



一切回到了從前。





12.



會相遇,是有緣份。


會相遇相知,是有運氣。



會相遇相知相惜,是有牽掛。






而,會相遇相知相惜相別離,則是,命。







於是,她和他最後未再相見。






                                  (完)












後記://



這篇我個人認為一點也不清水。

一下甜一下悲一下搞笑一下正經是怎樣啊???(問妳自己啊)


……零我對不起妳,通靈指定被我毀了,虧妳的那段內容看得我好嗨。


話雖這麼說,還是請妳收下吧。(滾)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