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發誓和小烏領便當絕對有強大關係。雖說我覺得這個結局不算差……總比黑崎真的直接做掉小烏來的好,而且後面的烏織鏡頭……為什麼沒牽到手啊我好哀(咬手帕)
*前面幾句直接截入漫畫對白。







00.

這是,
什麼?


如果把你的胸口撕開的話就能看到嗎?
把你的頭蓋骨擊碎的話就能夠看到嗎?



你們這些人類,
總是輕易地,
將其掛在嘴邊,



簡直就像----



「……不過我終於也對你們產生些許興趣了。」


他,伸出手。
朝她,那個女人,伸出手。


「……我可怕嗎?女人。」


「一點都不。」





「是嗎。」這樣啊……



然後,她也伸出手。


但,在要碰觸的那個剎那,
指尖化為烏有,
手掌碎成粉末。





--這就是,
--那個啊。





手膀消逝,
意識模糊,
將如灰塵,飄散空中。




--在我手中握住的事物,
--就是心嗎?












01.

當烏魯基歐拉的手伸出來時,她遲了一下。
現在,她卻很後悔。

後悔沒有當下抓住他的手。
後悔沒有保留住他的存在。



不過--
仰起頭,她望向那虛擬的蒼穹。




烏魯基歐拉先生,我知道你聽得到。
我真的真的一點也不覺得你可怕喔。









02.

她還記得,烏魯基歐拉是個無心論者。

對,無心論,
因為他沒有心,所以不能理解其為何物。


『人類總是把心掛在嘴邊,但心又代表什麼?』


他不懂,很正常。
但她懂,卻無法仔細地描述何謂心的存在給他聽。



所以,
什麼是心呢?


『你們人類真的講得出何謂心嗎?』


真的,
能嗎?








03.

他自己也不懂,
為何會在最後向井上織姬發出那個問題。

『……我可怕嗎?女人。』


是要證明什麼?
他不知道。



沒關係,
一旦他消逝了,
就會有很多很多的時間可以慢慢思考這個問題。









04.

『女人,妳哭什麼?』
『我沒有哭。』
『明明就有,剛剛才把眼淚擦掉。』
『……』
『是因為那個「心」在痛,所以哭了嗎?』
『……』

為什麼,要去在乎這種小事?
她哭不哭又關他什麼事?


但是,
明明空無一物的胸前,
為何會有陣陣隱痛?







05.

她不知為何,想起了曾被那男人逮到自己流過淚的那一次。

為什麼,烏魯基歐拉先生會問這個問題?
哭不哭,真的這麼重要?

而且為何他當時揪了下胸前衣裳才離開的呢?



啊,來不及問了……




那個男人,
已經走了。








06.

相處得久嗎?
並沒有。


所以,
根本沒有放入感情囉?


才怪。
才怪。
才怪。



--明明,就非常非常的在乎。






07.

也許,那個男人真的很強。
但他不懂,何謂心的存在。

所以……






--所以?










烏魯基歐拉先生,最後有懂得何謂心了嗎?






08.

他伸出手,
想抓住什麼。


她伸出手,
想握住他的手。







雖然沒有實質碰觸到,
但,
那個他感覺握在手中的事物,
那個他以為永遠不會有機會接觸的東西,
那個他認定只是人類為了鼓勵自己而杜撰出來的事物,



     Is that Heart ?


                                  (完)




後記://

小烏領便當了我很難過。
不過最後的烏織真的不錯,尤其是延了兩話的牽手鏡頭。
這就是所謂的遺憾了吧?(我要真的牽手啦)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