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拉娜祭參加作品,看開頭誤以為是在講克勞斯的請舉手。




00.

           金縷衣  杜秋娘
       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這詩自他小五歲時便能朗朗上口。
但當他理解到這詩的感慨時,他已到了半百的年紀、錯失了三十二個青春年頭。





     紅。花。雨



01.

他從未料到自己有朝一日會再次踏上這塊古老的大陸。
看著自己身邊的小男兒開心地旋轉,他的心也被激起了層層漣漪。


異國的語言。
奇異的服飾。
東方的面孔。


這一切都與他青年時期的回憶重重疊在一塊。




「師傅師傅,這裡就是中國了嗎?」他的小徒抓著他的臂膀問道。
「是的,這裡就是中國了。」他應到,語氣多了些崇敬。「我們先去找個客棧歇息吧。」
「好。」也許是受到他師傅的影響,男孩收起玩樂之色,亦開始對於眼前的大國起了敬畏之心。




故事的一切便是由此開始,亦將在這遼遼大國劃上尾聲。
男人殊不知,那洋洋灑灑的五千年歷史將在他眼前成經成緯的排列出來,引領他再次拜訪那早已被拋棄的濃濃戀情。








02.

男孩的名字,叫做翔(Sean)。
明明是個有著深輪廓的西方人,卻硬是要替自己冠上一個頗具中國風的名字。


「師傅師傅,為什麼那個老闆娘要在門口上掛著珠子串成的方形物、為什麼每個房間前面都有一塊突起來的木板啊?不怕摔倒嗎?為什麼--」
「翔,把行李放在這。」

男人開口打斷翔如潮水般向他襲來的眾多問題,並示意男孩置物處。
中國人討厭被這樣質問。看來做師傅的他必須看管好這個愛問東問西的小鬼,免得惹人不快。





待翔又打算拋問題時,男人立刻打了個手勢要他閉口。

「別問,你師傅要工作了。」
「可是--」他有滿腔滿腹的疑問啊!!
「別可是了,去街上逛逛別吵我!」男人打開了自己的行李箱,「另外,中國人討厭被人問,話少說點、聽到沒?」



看著自己師傅掏出大量的書面資料,男孩自知沒有什麼可以多加商討的。
他離開房間,下樓。





03.

甫要踏出客棧門檻,有人開口:


「Where are you going, boy?」



英文?
他回頭,對上了那個有著漆黑雙眸的老闆娘。






04.

男人的名字,叫做布克曼(bookman),如果照義譯便是「書人」。
雖說「書人」比較不像是個名字而是稱號,但男人也不在乎。


畢竟,早在他選擇走上「書人」一途時便放棄了一切。


然而,他也是經過了好些時間才能適應種種情感的剝削。
親情、友情……和愛情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是的,在成定局前、他也會試著去爭取,只要不破壞規則,他都會去追。
但,當一切已成定局,他不會去強求、只會輕輕地退下台。


書人,是不該出現在臺面上的。





05.

「來,請用。」

女人輕輕地在翔面前放下了一盞菊花茶,自己則是坐到了男孩對面。
但翔卻一點要喝的意思也沒有,因為他有滿腔的疑問想要問眼前的女人。


尤其是,為什麼他現在和自己溝通的不是那音律詭異的中文,而是自己最熟悉的英文
但師傅的吩咐卻又偏偏讓他住了口;畢竟,來到了中國、就該尊重其文化。


「不喝茶嗎?」老闆娘問道,翔這才有些慌慌張張地想要拿起那瓷杯,卻又被那高溫嚇得收回了手。
「好……好燙。」他往後縮了縮,不敢再碰那瓷杯。
「也是,我都忘了你們西方人怕燙哪!」老闆娘笑了起來,那笑聲如銀鈴般脆響;翔聽著聽著臉都不知不覺地泛紅了起來。


「不過……你不問問題嗎?」老闆娘單刀直入地問話讓翔猛地抬起了頭,「像是為什麼我會說一口流利的英文之類的?」
「……師傅說,不可以亂問問題。」
「所以你就乖乖聽話?真是個乖小孩哪。」老闆娘輕輕拍了拍男孩的頭,後者則是皺起了眉。
「怎麼了?」
「我不喜歡別人拍我頭,就算是師傅也一樣。」嘟起了嘴,翔小聲嘟囔。
「是嗎,那真是抱歉了。」老闆娘掩著嘴笑了:「你知道,你現在這個表情跟我認識的一個人很像嗎?」


翔一聽,好奇心整個被鉤了上來,「是誰?是誰?」
老闆娘掩嘴再笑:「怎麼?違背師傅的話也要發問?」
「……師傅說要尊重文化一事固然重要,但當對方說願意被詢問時就不應該要放棄機會。」
「你確定你師傅真的說過這話?」
「……師傅說過,要懂得聽弦外之音。」
「這就是你所謂的『弦外之音』?」老闆娘一聽,只差沒有放聲大笑出來,硬是壓著氣好聲再問。
「這字字句句都是師傅所言,我相信師傅不會罪怪我的。」瞧他一副正經八百的模樣,女子邊搖頭邊笑了出來。



像,太像了。
不論是剛剛那個嘟嘴的小聲抱怨樣、充滿好奇的雙眼、對於自己師傅的話抱怨歸抱怨卻又乖乖照做……真的太像了。



老闆娘敲了下男孩的頭,邊笑邊說著人小鬼大。
翔往後坐了些,確定那老闆娘不會再動他頭後才催促起來。


「老闆娘,總該可以告訴我是誰了吧?」
「你想聽故事?」老闆娘依舊笑個不停。
「想、當然想!」翔雙手撐上了桌,直催促著女子開口說自己的故事給他聽。


見狀,老闆娘先是小口的啜了口茶,這才娓娓道來自己的故事……





06.

攤開羊皮紙,瞟了眼桌上零零雜雜的資料。
手持羽毛筆,蘸了下墨汁罐便沙沙沙的書寫起來。

男人在工作。
現在他的身份是書人。
負責記錄一切的書人。



羊皮紙上標著「1884年,中法戰爭」。
而樓下,另一個奇詭的故事正同時進行著。




07.

故事是開始於一個小鎮。
當年,小鎮被攻擊,死傷慘重。
人人驚慌失措的逃跑,個個想著該如何逃過這個劫。


最後,是一個小女娃救了這個城鎮。
一個才三歲的小女娃,用著非人類所及的跳躍力、爆發力、攻擊力在半空中與AKUMA對抗。



「AKUMA?」
「那是一種兵器,你也可以稱之為『惡魔』。」
「惡魔?那不是神話之中的東西嗎?」
「不,AKUMA雖說是惡魔,但比較貼切的稱呼是『兵器』。」
「『兵器』?」
「好了,再問就沒有故事聽囉!」
「喔。」翔乖乖住口,老闆娘繼續故事。



那女娃穿著黑色的長靴,如蝴蝶般在空中飛舞跳動。
踢、踏、閃、躲,每一頓足、每一躍起都對AKUMA造成了極大的危險。
女娃的哥哥傻著眼,躲在斷垣後看著自己那沒練過半點體操的妹妹與AKUMA對抗。


最後,女娃頓地縱身一躍,一個完美的前空翻,靠著落下的腳力便硬是把AKUMA分成了兩截。


事後,女娃抱起了半攤在一旁、吃驚到不能自我的哥哥逃離了現場。
一躍一跳、在屋簷上奔走,直到有些荒涼處才停下了腳步;其間他們已經穿越的幾百幾千公里的路途了。
哥哥和妹妹,兩人在無人所知的地方生活了起來;哥哥負責照料妹妹的一切生活,但他並不以此為苦。

哥哥,還是很愛很愛的妹妹哪!
但是,為了保護妹妹,他們還是斷斷續續地在逃跑。


「……為什麼要逃?」忍不住,翔又開口了。
「因為,有人來抓他們了。」
「抓?」
「是的。那些人硬是把那對兄妹分開。」

老闆娘的眼神越飄越遠,回到了過去、回到了那個慌恐的時光。




08.

『讓那個女孩,跟我們走。』

十字。

『她是Innocence的適合者。』

洋人。

『她是驅魔師,為了這個世界而戰。』

嚴厲。

『她的存在,就是武器。

蔑視。


而武器,就是該被正確的人來使用的。







--女孩,最後還是沒有逃過被抓走的命運。





09.

衝上樓梯,翔將老闆娘拋在後頭位置上。
得,去通知才行。

「師傅師傅!!」



『驅魔師?』
『對,我是驅魔師。』


竟然,那個傳聞不是假的。
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過那個神秘的組織。


啪搭啪搭的腳步聲大的嚇人,但男孩並不在乎。
緊急煞車,轉彎,他用力打開房門對著正在埋頭苦幹的師傅大喊著:



「師傅!!是驅魔師!!那個老闆娘是傳說中的驅魔師啊!!!」



男人手中的筆停了下來。
回憶走馬燈開始播放。




10.

當翔再次出現在她面前時,身後跟著一個紅白髮交雜的男子。
老闆娘在看到他的黑眼罩時竊笑了起來。

似乎一切都沒有變,除了時間在眾人身上施下的魔法外。


「我叫布克曼,請稱呼我為布神父。」摘下帽子,男人輕輕地對她點了下頭。
「……叫我李就好。」老闆娘面突地一凜,僅只報上自己的姓氏。

翔看著兩個人,不解其中的凝重氣氛。


「翔,回房間看書,東西在桌上。」
「耶?」
「現在。」
「……喔。」

不敢違背師傅的話,翔上樓去。
留下兩人,長談。




11.

從來沒有料到要去中國。
從來沒有料到會在這裡見到認識的人。

同樣地,布克曼也沒有想過會在這裡見到那個曾是驅魔師的女人。





命運的齒輪嘎嗤嘎嗤地在轉動了。




12.

李再次送上熱茶,兩人開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起來。
驅魔師的資料其實蒐集的算是完整,尤其是這個女人也曾經是待在英國總部、而非資料較少的各個分部。


關於總部的大部分事務,他早已親身體驗過。
更別提他有能力叫得出眼前女人的英文名字。

所以,有失望嗎?

就書人的身份而言,有的。
但就一個年已半百的老頭子而言,沒有。


這只是單純的相對論問題而已,不是嗎?






老闆娘半瞇著眼,看著男人的右眼眼罩。
但是,她搖了搖頭沒有開口。

就算,她很清楚彼此認識熟稔。

畢竟,有些東西來不及後悔了。






13.

紅色的花瓣飄下,落在女孩的掌心。



人面桃花。
她猛地想起這句話;的確,和自己的處境十分相似。



不過,這次消失的是個男人、而非女人。她忖。



『也許真的再也見不到面了啊……』她喃,想起那個眼罩青年爽朗的再見笑容。





狂風襲來,吹落了一樹豔紅桃花,亦吹落了女孩眼眶中的淚水。






14.

自從談過後,師徒兩人又住在客棧幾天。
不過,他師傅和老闆娘依舊沒有什麼深交,反倒是翔自己從老闆娘那聽到不少趣聞軼事。

大胃王的白髮少年。
脾氣糟的日本劍客。
戀妹情結重的哥哥。
愛好色與酒的元帥。
被上司玩弄的班長。
……太多了,說不完的角色故事。

每次,男孩都聽得津津有味。
不過,老闆娘從來都不肯跟他說自己的故事,也不知道為什麼。

翔也不多問,畢竟強摘的瓜不甜,問道老闆娘痛處他就別想聽故事了。



15.

「師傅,又要搬了?」看著自己師傅開始收拾行李,翔出聲問道。
「是的,這裡沒什麼資料要記錄了,該往北走了。」攤開地圖,布克曼指著一個點,「去上海吧,那裡也有法國人,搞不好可以知道更多東西。」


廣州老了舊了,自從大清帝國被迫開港後便開始衰退了。
該走了,這裡的洋人數量反而比不上開港後的上海地區。



「要走了啊,這樣就沒故事聽了。」
「……李老闆娘說的故事其實我也知曉。」布克曼開口,讓他的小徒大吃一驚。
「耶?」
「師傅我曾經是個驅魔師。」男人蠻不在乎的說了出來。
「師傅怎麼我都沒聽你提過啊?」
「你也沒問,不是嗎?」

也是啦,男孩歪著頭說道。



「那,以後我要聽故事!!」
「可以啊,只要你把我規定的書全部看完後。」

男孩頓時傻了眼,那些書似乎是永遠翻不完的。


「啊啊,師傅欺負人啦!!」
「……我家那個老頭子比我恐怖多了。」男人小聲地嘀咕。



16.

「要走了?」
「是的,謝謝老闆娘這幾天的照顧。」
「不會。」
「老闆娘,我有機會會再來聽妳說故事的。」
「好,我等你。」

老闆娘的長黑髮盤成了髻,她輕輕地笑道:


「Goodbye, Sean. Goodbye, rabbi Boo.(再見,翔。再見,布牧師。)」


兩人揮手道別。



客棧外的桃花又被風吹落了一地。





17.

「師傅。」男孩開口,劃破沈默,「為什麼老闆娘要叫你牧師?」
「有什麼差嗎?」把玩著原本掛在胸前的十字架,男人問道。
「老闆娘剛剛叫你『rabbi』,但是那不是指猶太教的牧師嗎?」

男人駐足,翔繼續滔滔不絕地說道。
「可是猶太教不用十字架作代表的啊!所以她應該用『priest』或……師傅?」

不知何時,男人已往回走、男孩連忙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





18.

女人笑笑地邊倒茶邊說著故事。

--為什麼不直呼我曾經的名字?

女人瞇著眼打量眼前的男人卻又不問話。

--為什麼不確認我是不是那個人?

女人站在客棧前和他們師徒說再見。

--為什麼不開口要我留下?





       花開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



所以這一回,他會把花給折下來。





19.

人面桃花。
四個字卻充分地表現出當事人的無奈,想再見但以無緣的悲嘆。


李輕輕地掃著滿地桃花暗忖。


明明都已經想好不要說出口,想不到自己最後還是忍不住玩起了雙關語。
蠢,自己真的是太蠢了。


也許,他不會注意到。
這樣的話,兩人會再次漸行漸遠吧!


這一回,八成會真的忘了彼此了。


桃花再次隨風如與飄下,那豔紅的景色依舊是如此的迷人。
老闆娘覺得有些心痛。




         「Lenalee!!」



她楞,但已被抓住手腕。
回首,對上了那隻獨眼。


「叫我的名字。」


是命令句。
女子失笑。



「布克曼?」
「不對。」
「不對?你是這樣告訴我的啊。」
「……妳知道的、妳知道的……」


男子皺起了眉,老闆娘不語。


「拜託……再叫一次我的名字就好、一次就好……」

他懷念,那個聲音。





20.

吸氣。
吐納。
開口。



拉比。


她喚出了那個遺失已久的名字、喚醒了三十二年前的記憶。
那個混雜著紅花雨的回憶。





21.

『拉比,你不留下來嗎?』
『……不。』

同樣的問句浮上心頭。
女子微啟朱唇,再次開口。



「拉比,你這次會留下來嗎?」

男人又露出和當時相同的笑容。





22.



故事的一切便是由此開始,亦將在這遼遼大國劃上尾聲。
男人殊不知,那洋洋灑灑的五千年歷史將在他眼前成經成緯的排列出來,引領他再次拜訪那早已被拋棄的濃濃戀情。



然後,男人做下了決定。




--他最終還是沒有把折下的花枝帶走。





23.

「師傅,你為什麼要急急忙忙地跑回去啊?」
「東西忘了拿。」
「那你和老闆娘站在客棧門前說什麼啊?為什麼老闆娘最後笑得怪怪的?」
「沒說什麼,只是她有些捨不得你而已。」
「我?」
「對,她說希望還有機會說故事給你聽。」
「這樣喔……」



男人說了謊。
放不下這孩子的是




這也是他選擇離開的原因。
他無法放下書人的身份、放下這個未滿十歲的男孩。






他握住了花枝、折下了花枝,卻選擇不帶走花枝。
他和老闆娘曾有的紅花雨故事,便在這小小客棧前的桃花樹下劃上了句點。

                               (完)






後記://

寫得很開心的一篇,想不到中國風還是那麼令我著迷……
一開始就決定要寫兩人失而復見卻又別的故事,加上翔的存在只能說是讓故事更加順暢罷了。

比較苦惱的是紅花部分。
本來想寫鳳凰木,但後來作罷。也考慮過木棉、櫻花等,最後是由友人提到鄰居種的桃花開了、是豔紅色的花瓣,這才決定用桃花來寫。
其實鳳凰木也蠻適合的,不過我還是選了桃花。人面桃花嘛!

是說紅花雨是歌名,被我拿來這樣玩……好嗎?(問得太遲了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