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想私心的套上情人節賀文一詞
*我相信各位不會否定我把非攻型女角拿來寫女攻祭吧?

 

 

 

 


「……等等,你說這些都是指明給誰的?」

一整箱散發著粉紅色氣息的信封佇立在進藤勳面前,而且收件人還不是他

 

 

「啊,那一箱都是屬名要給進藤家道場的土方十四郎,請查收。」

老郵差慢理斯調地說。


「慢著慢著,阿年!!」進藤對著屋內叫道:「阿年你快過來!!」


身穿武士服、有著一頭飄逸黑馬尾的冷酷男子手持劍自庭院走向大門。
土方十四郎亦如往的冷漠現身。


「阿年,你這是在cos那個●●少年的日本驅魔師嗎?」
「……什麼?」

 

「算了,不重要。」進藤勳揮了揮手,指向老郵差身旁的龐然大物:「這箱都是要給你的情書啦。」
「喔。」
「請土方先生收下這些。」老郵差再次說道。


「進藤先生,可以直接把這個給燒了嗎?」
「啊?」

進藤勳不可置信地看著土方十四郎一臉認真地要把那箱東西燒掉。


「這些可是女孩子們的純潔心意,你就打算這樣--」
「我不需要,況且最近天寒、可以充當木材燒了。」土方一臉正經的說道,打算真的去將那箱扛回柴房去。

「請土方先生收下這些。」老郵差再次說道、額角似乎有青筋跳動。

 

「等一下等一下,你怎麼可以糟蹋別人的心意?」
「我這叫做物盡其用。」
「最好是啦!!」

「請土方先生收下這些。」老郵差再次說道、雙眼已經危險地瞇了起來。

 

「不然進藤先生打算怎麼做?」
「當然是一封封仔細看、然後回信啊!」
「太麻煩了。拿去當柴燒比較有用。」

 

「可以請你現在收下好嗎!!!老子還有信要送,快收!!」老郵差怒喝。

 


「啊,是是是、阿年,把它先搬進道場!」
「……我還是覺得直接拿去燒比較快……」土方不甘願地搬了起來。

 

 

 

 

有著乳黃色頭髮的少年不知何時探出了頭來,默默地看完了整個過程。

 


 


「……啊?總悟你剛剛說什麼?」

切菜著,三葉回問在地上賭氣的總悟。


「道場收到了不少情書都是指名給那個新來的師弟啦!」
「啊,是土方先生吧!」

「對啦!」鼓著腮膀子,總悟不滿地說:「那個傢伙又驕傲又自大,為什麼大家都這麼喜歡他?」
「土方先生也是有他的優點吧!」三葉邊切著菜邊說道:「而且土方先生的確長的很帥啊!村子裡有很多女孩都喜歡他喔!而且下個禮拜不是情人節嗎?據說很多人都要給他巧克力呢!」

「……明明都是鄉下人搞什麼城市花樣啊。」總悟又悶悶地冒出一句。
「噯,能有機會見識到城市的東西可是很難得的喔!」
「也是啦……」轉個身,總悟兩眼無神地看著天花板,「鄉下嘛……」

 

 

「姊姊……」
「嗯?」
「妳今年也會送巧克力給道場大家對吧?」
「對啊,既然是義理巧克力當然就會給大家啊!」


「那你會--%$*(@?」說話聲猛地縮小,導致三葉沒聽到後半段的話語。

 

「總悟?你剛剛說的我沒聽清楚喔。」

 

「我說,」嚥了口口水,總悟坐直了身問道:「姊姊妳也會把巧克力給土方那個討厭鬼嗎?
「會啊。」轉過身,三葉不解地看著皺著眉頭的總悟,「他也是道場的一份子不是嗎?」
「不要給、我不希望姊姊給。」嘟著嘴,總悟鬧起了脾氣:「姊姊不要理那種自大狂、討厭鬼啦!!」
「不可以這樣喔,總悟。」蹲下身,對著自己的弟弟教訓道:「不能對任何人有偏見喔!我相信土方先生還是有他的優點的!」

 


姊姊不會也喜歡土方先生吧?」「耶?」

 

 

「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總悟大聲地說道:「姊姊不可以喜歡他!!他那麼愛打架、愛找(我)麻煩、總是(和我)唱反調,那個傢伙不會給姊姊帶來幸福的!!!」
三葉嘆了口氣:「總悟,我什麼都沒說,所以不要大叫好嗎?」

「啊!姊姊對不起!」猛然想起自家姊姊體弱多病,總悟連忙道歉。
「算了,你這個孩子喔……」搖搖頭,三葉起身回到流理台工作。


「可是姊姊……」總悟再次開口,「你還是會給土方先生巧克力吧?」
「對。」

 


所以,自己最愛的姊姊會被搶走囉?
會被討人厭的自大狂搶走吧?

 

不行不行他不准!!

 

 

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一圈,總悟露出了狡慧的笑容。

 

「那……多加點姊姊喜歡的辣椒醬在裡面好不好?」
「耶?」


手邊的動作停下,三葉有些吃驚地回首看著一臉真摯的總悟。

 

「只要給土方先生就夠了!」總悟誠懇地說道:「因為他是新來的、所以我想讓他嚐嚐姊姊的手藝。」
「喔,好啊!」三葉不疑有他的燦爛回應。

 

 

 

 

「哈啾!」在道場外揮木棍的土方打了個噴嚏。
「我說阿年啊!現在還沒春天、在這種時候到庭院練刀會感冒的!」進藤的聲音從道場內傳來。「還是進來吧!」
「……只是有灰跑進鼻子裡了。

 


 


二月十四日為西洋情人節。
那天,女孩將會送本命巧克力給自己心儀的男孩,而只是想和其他男孩作朋友的話便會送上義理巧克力……正因為有著巧克力的滋潤,情人節總是一個幸福的存在……

 

 


是誰說情人節是幸福的日子的!?」進藤勳欲哭無淚的仰天長嘯。


好吧,凡事總有例外
進藤勳自出生以來一直以來只掛一的巧克力提領數證明了幸福並沒有降臨在他的身上。
而那掛一的「一」便是一直為同一個人送的義理巧克力、連他老爸都拿到一份。

 


「進藤先生如果是在煩惱沒有收到巧克力的話,我這邊的可以給你。」土方十四郎將自己多到裝箱的巧克力推到進藤面前,示意他要吃就自己拿。
「……我才不要你的施捨。」鬧脾氣似的,進藤整個人背對土方。
「進藤先生你誤會了,我是因為巧克力除了吃掉以外別無解決方法,所以才會希望你可以跟我一起分的。」如果是情書就好辦了……土方喃喃補上一句。

 


進藤實在不解為何這個毫無浪漫情懷的男人有本事收到這般多巧克力。

 

 

「老天無眼啊……」
「無眼什麼?」總悟稚氣的嗓音突兀地穿插進來。


進藤抬頭,看見總悟不知何時竄進了道場,三葉則是笑臉迎人地站在門口、手持一籃。


「打擾了,我來送各位巧克力了。」


女神降臨!!!進藤勳有種感動落淚的衝動。
土方則是暗自嘆了口氣,畢竟那一箱巧克力已經夠多了,現在還要在拿一份實在是令他有些吃不消。

「嘆氣會減壽的喔,」總悟心情很好的跑到了土方身旁,用著難得的笑顏向土方說道:「師弟該不會希望自己早點老死吧?」說完便小碎步的跑開。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土方心中警鈴大響,畢竟恨死自己的小鬼竟然會關心起他絕對不是件好事。

他開始擔憂自己的生命安危了。

 


 


人有失神馬有亂啼。
土方十四郎在看到自己那份沾滿鮮紅液體的物品後本能的想到那句名言。


「我說……這真的是巧克力嗎?」搞錯了吧?真的是搞錯了吧?
「是的,那是我特製的辣椒巧克力,希望土方先生會喜歡。」


三葉的笑容非常燦爛,看得出來是非常高興能夠讓土方有機會品嚐自己的獨家手藝。
只是這獨家也獨家的太絕了點、絕對會賠上人命的絕


「……那個,我不--」
「啊,真的是非常感謝三葉小姐如此用心!!」

才甫要拒絕,進藤勳便以強大的蠻力將土方的頭狠狠地壓到地上。
土方揉著額頭,憤恨地看著身旁散發出「不准暴殄天物」之怨念的男人。


「要知道三葉小姐是抱病為你親手製作巧克力,怎麼可以說不要吃!」
「可是這吃下去……」會死人。百分之三百會死人。
「我不管,哪個男子漢不用經過這種考驗?」有,和三葉小姐毫無瓜葛的人便安然無事了。

 


於是,在進藤勳背後充斥著海浪滔滔的背景下,土方十四郎被迫回去和他的「超˙辣巧克力」對抗。

 

上頭的灼熱眼神讓他很不適應。

沖田三葉的期待眼神。
沖田總悟等著看好戲的眼神。
進藤勳的是男子漢就給我英勇吃下去的眼神。

 

無須抬頭,他已意識到自己是如此的勢單力薄。


「土方先生,請你不要客氣,現在就吃吧!我一直都想讓土方先生好好常常我的手藝了。」
「師弟要吃喔,這可是姊姊超~好心的為了你所調的味道喔!」
「阿年,是男子漢就吃了吧!別畏畏縮縮的!」


這要怎麼吃啊啊啊啊啊------
黑著臉,他瞪著手中那個會讓他進入地獄的巧克力。


突然,土方抬起了頭、看著對面的三葉問道:「可以加料嗎?」
出乎意料的問題,三葉楞了下才點頭答應。

 


毫不猶豫的,土方面無表情地掏出了一瓶--美乃茲

 

「耶?」
「土方是瘋了嗎?」
「阿年你在搞什麼啊?」

 

無視眾人的訝異,他快速地旋開瓶蓋、直接把整罐美乃茲倒在巧克力上。
一時紅白混雜、油膩膩的讓人看了直想做噁。


「總算看起來順眼了點。」

 

 

土方將那巧克力一口吞下。
見他面不改色的咀嚼,另外三個人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

 


「土方先生是怎麼有能力吃下巧克力的?」三葉。
「天知道,阿年那傢伙是無法以常理來判斷的。」進藤。
「土方好噁心。」總悟。

 

然後,原本面無表情的阿年衝去了水缸旁開始大口大口的灌水。

 

 

「好辣、好辣、真的好辣啊啊啊啊!!!!」

 

 

「原來師弟是個反應慢半拍的人啊……」總悟默默地做下了筆記,這樣他才能多加利用這個弱點來欺侮土方。
「看來就算是土方十四郎也抵擋不了三葉小姐熾熱的心啊!」進藤感慨。
「耶?」三葉對於後面幾個字表示不解,不過耳根子倒是紅了起來。

「好辣、好辣、真的好辣啊啊啊啊!!!!」


猛地灌水,土方十四郎難得的冷靜不下來。

 


 


事情還沒完。
基於進藤勳「既然吃了人家女孩子的巧克力,就該要回禮」的嘮叨下,土方十四郎乖乖地去買了個巧克力,也乖乖地在加料後交遞給三葉。

 


「情人節巧克力的回禮。」土方。
「謝謝你。」三葉。

 

當三葉打開後,發現上面沾了油油白白的東西。
嗜吃了一口,不像奶油、比它更油膩多了些。


「土方先生,請問這白白的是……」
「美乃茲。」
「耶?」
「因為想說三葉小姐都特地加了自製辣椒醬、在加上進藤先生滔滔不絕地在一旁說要做特別點來回應妳的心意,所以就把我最喜歡的美乃茲也加上去了。」


三葉靜靜地看著手中的巧克力。


「那個--如果妳不喜歡的話,我是可以--」
「可以加料嗎?」

出乎意料的問題,土方愣住了。


「呃--可以。」
「謝謝。」


三葉當場倒起了辣椒醬給土方看,也是一口吞下。

 


「……味道夠辣,但太油了、不大習慣。」
「……」

 

 

 

 


躲在遠方觀看的進藤默默地批下「兩人果然很搭」的註解。
                               (完)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