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慎。







月牙兒、月牙兒、月牙兒。


呢喃著,自他消失的那天起。



紫黑色長髮飄逸。
帥氣的鞭子揮動。
陰柔帶笑的面孔。




如果初戀能說忘就忘有多好?







身為全球經濟主要掌握者,日向炎什麼都不缺。


可愛弟弟、有。
能幹秘書、有。
強力保鏢、有。



世界是繞著他運轉,這點無庸置疑。

但是,連夜的夢中驚醒卻讓這個傳說出現了裂縫。
就算是藥物也無法讓他向空伸出的手放下、夜夜擁有好夢。




月牙兒。


每回夢醒、每回喚名。





當日向炎想要想起夢中情景時,只剩那名為月牙兒的男性露出的甜美微笑。







他無須尋找月牙兒的存在,因為他已經知曉。
他無須確認月牙兒對他的感覺,因為那男人早就是他的萬能秘書。

他無須他無須他無須感到不安,但偏偏但偏偏但偏偏他就是擔心,怕那個叫著自己「阿炎」的男人會離開他。


一個吻可以買他多久?
一個秘書職位可以把他鎖在自己身邊多久?



既然月牙兒離開過,白蓮月也可能會離開自己。







--嘿,當年不是我忘了月牙兒、而是白蓮月你自己打扮成不是月牙兒的模樣,再加上我任人能力不佳,所以我才會失口問說你是誰喔!


白癡才會相信剛剛那句鬼話!!


日向炎心知肚明,這也是為何他從未向白蓮月提起最初月牙兒會離開的主因。




然而,這樣正確的嗎?日向炎自己也說不清。
每回看到白蓮月的右眼他就愧疚,畢竟和自家弟弟扯上關係了。



的確沒有寶貝弟弟阿夜他日向炎活不下去,但誠如資料上顯示、月牙兒的消失亦讓自己消沈了好段日子不是嗎?






會走嗎?
會再次離開自己嗎?




也許日向炎真的是萬能的,但他也是有著滿筐疑問等著提出的。


沒有人說的準未來,阿夜會不會再次受傷他不知道、凱爾會不會再次離開自己他不知道、安特契會不會毀了阿夜他不知道……




月牙兒對自己的忠誠、愛慕有多深他不知道。





偏偏他日皇是不可能對白蓮月低頭的。
免得自己又得賣出比吻更多的東西,他可不要。







「哥哥,你還好吧?」日向夜滿臉擔憂地看著發著楞的日向炎,「從來都沒看過哥哥失神這麼久哪……」
「啊,沒事的沒事的阿夜,」大掌覆上弟弟的頭,日向炎露出了難得的柔情:「只是想起了過往而已。」

「什麼過往啊?」阿夜要聽哥哥講故事!!日向夜的好奇眼神述說了一切。
「就是啊……」閉上眼,日向炎開始了故事。






故事中有少年少女……不,正確點來說是兩個少年、其中有一個被對方誤認為是少女;兩人感情十分要好、甚至互相愛慕彼此。

少年每隔一段時日就會被不同樣、但和少女有著相同髮色的同齡男性告白,少年因為不知那個男人是誰而每每拒絕;還有一個拒絕男性的原因便是:少年喜歡少女,但實在是不敢開口跟少女述說自己的愛慕之意。





「少年太高傲太傻氣了,以致於始終開不了口。」日向炎補充,「他怕要是少女並沒有喜歡自己的話,最後造成兩人分道揚鑣的場景。」





少女每天都會送給少年一朵花,如果少年想要和少女在夜晚出玩,便會將花朵放置窗台上示意。少年和少女憑著自己家族的強大勢力及年輕人洋溢不絕的青春活力,嘗試了各種事物。那種歡樂的氣氛、有些生澀的感覺,少年永遠忘不了。

然後,少年的弟弟消失了。少年將心思全數移到了尋找自己寶貝弟弟一事上,甚至請求少女的協助;少女二話不說的答應了。少年整日失魂落魄,少女心疼不捨得看著少年的臉龐,不知如何是好。

嘻笑減少了、愉悅消失了,少年像個行屍走肉一般,和少女越行越遠。唯有少女那每日送來的花朵能讓少年微微釋懷。





「但是,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日向炎嚴肅地說:「少年找不到自己的弟弟,什麼都做不了;漸漸的那朵花在少年眼中形成了壓力。少年要求少女停止送花,不希望她在為自己受罪。」
「那少女有停止送花嗎?」日向夜好奇的問。
「沒有,她說要是少年沒有花的話會更像個死人。」日向炎溫柔的笑了,「搞不好少女真的是對的,畢竟少年真的看起來不像個人了。」





然後,又有名和少女有著同樣髮色的男人前來和他告白。男人拿著傳家的月牙項鍊向少年述說自己的長久愛慕;少年一句也聽不進去。

你是誰?少年在男人說了一推話後冷漠問道。男人瞪大了雙眼,接著邊喃喃自語地說了「利用」、「誤會」等字眼離開少年的身邊。少年不多加在意,只是依舊找著自己的弟弟。

後來,他連少女停止送花都沒有注意到。等到少年再次意識到少女的不見不知是幾個月後的事了。少年懊悔、憤恨自己為何不去注意少女的行蹤。


但是說的再多也沒用,少女再也沒有回來、少年也因為弟弟的事而沒去找少女的行蹤。






「故事結束了嗎?」日向夜歪著頭,「感覺上是個很哀傷的故事啊!」
「這個嗎……還有後續的,」日向炎露出了溫暖的微笑,繼續說道:






幾年後,少年成為了世界上最有權勢、財力的男人,他擁有了一切、連自己最寶貝的弟弟也回來。他什麼都不缺,而且完全忘了自己的初戀至今下落不明一事。

然後,在偶然的機會下,少年意外的得知少女正是那個一直和他告白的男子,也就是說少女是個男的、而且一直和自己告白,但少年卻一直選擇漠視。



現在,少年對著男子抱著強大的歉意,但他倆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少年說什麼也道不下歉,因為那個位子間的差距還是有影響的;況且,少年也不相信男子會這般輕易的原諒他。




「哥哥,少年好笨喔!」
「為什麼這麼說?」
「只要道個歉,自己最要好的朋友就會回來了不是嗎?」

日向炎一驚,日向夜補上一句:


只要道個歉,一切都解決啦!









道歉……是嗎?
然後,月牙兒就會回來了、對吧?








白蓮月發誓眼前的男人不是瘋了就是要利用自己。



「月牙兒,對不起。」
「……阿炎你向我道歉做什麼呢?」
「關於很久很久以前那句『你是誰』,因為我認人能力很差、再加上月牙兒你的打扮和以往不一樣,所以就……」



過去嗎?原來是這樣。
白蓮月不自覺的露出了笑容。



「阿炎你好傻。」

日向炎猛的抬頭,他本以為白蓮月會大發脾氣說他不幹了,沒想到只是這麼一句話。

「月牙兒你……」
「阿炎的認人能力有多糟糕我知道了,」白蓮月笑道:「我從來都不會討厭阿炎的。」



會怨會恨也是因為愛的太深,不是嗎?




「那……你會再次離開我嗎?」
「不會。我這麼愛阿炎,怎麼會離開呢?」




天底下也只有白蓮月可以如此自然的講出這種肉麻的話了吧?凱爾邊看著電腦螢幕邊默默的抱怨。






月牙兒月牙兒月牙兒。
不要離開我,好嗎?




藍黑髮男人回頭,露出如月牙般的微笑。   
                             (完)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