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五篇為一集,龜速更新中……
*久違的短篇(怎覺得有加長的趨勢)集啊各位、要好好善待它喔!
*女性向傾向有,不喜者請看清楚編號旁的配對。



26.G髑

「……首領?」
「是彭哥列一世喔!」

有差嗎?

有。



庫洛姆輕輕地嘆口氣,對方則是很囂張地笑著看她。





「所以,您老人家又跑到未來打擾自家曾曾曾曾孫了?」
「如果可以的話我比較希望妳把『老』字和『曾曾曾曾』字拿掉。」

有差嗎?


非常有。



庫洛姆不解地張大眼,對方則是青筋跳動地笑瞇著眼。





「是說等一下又要很華麗地化成幻影走人了嗎?」
「妳就這麼希望我早點走?」

原來我這般不受歡迎啊。某人故做瀟灑地感嘆道。



「那,是要留下來囉?」
「對。」

會給首領添麻煩吧?

這叫做給自己後代的考驗。



庫洛姆對於眼前依舊保有孩子氣的彭哥列開山祖搖了搖頭,對方則是以一臉燦爛不輸給陽光的笑容回應。





「啊,不過會先給霧守小姐添麻煩就是了。」
「耶?」



不知何時已經被握住的右手掌心傳來了陣陣溫暖,令庫洛姆有點反應不過來。



「我們去玩吧。」
「等、等一下,首、首領他--」

我還沒向首領報告啊!!

沒關係,這點小事不需要勞駕到他。



--這不叫做小事吧?




「不管他、我們走。」他笑瞇了眼、露出她最熟悉的壞壞笑容說道:「而且我是彭哥列首領哪、霧守小姐,要聽命於我喔。」
「呃……」不同代的也算數嗎?
敬老尊賢也是很重要的喔。」
「這……」我剛說你老還被你罵不是嗎?
「走吧。」



去哪裡?你這個從百年前回來的古人最好知道路啦!

有種東西叫做彭哥列直覺喔!



「走吧。」

執起她的手,不管對方的反對便大步移動。





這叫做綁架霧守吧?

這是個主觀性的問題呢、霧守小姐。





妳似乎沒有打算要反抗喔庫洛姆˙髑髏。

                                                                   fin.



27.骸綱

「你好,我是六道骸,是名獵人。
「很高興見到你,請問可以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好啦好啦現在是怎樣?


作夢夢到森林外加上一個明明就是生為創造者的熱帶水果是什麼意思?
老天爺連讓他作夢好好休息的機會都捨去了嗎?



「骸,別鬧、我要好好睡覺。」澤田綱吉無奈地對正打算在他手背上留下一吻的霧守說道。
「唉呀,你還沒告訴我你的芳名呢,可愛的小姐。」



好啦他必須好好教導自家霧守用詞遣字了。
芳名小姐都出來了是怎麼回事?
他可是好好穿著褲子不是--嗎?



「六道骸!!!!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為何我是穿著裙子!?」



沒錯、他當了這麼久的男人頭一次被套上女裝。
而且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套上哥德蘿莉裝

他想挖地洞了。媽媽我沒臉出現在大家面前了啦!





「唉呀?這位小姐是什麼意思呢?」某熱帶水果正熱中於裝傻、雖然他的嘴角彎曲幅度真的很詭異。「你本來就穿著裙子出現在我面前啊!」

「你--!!」

「小姐穿這樣很可愛喔!」骸露出了很滿意的笑容,「可愛到讓人想要犯罪喔!」



你果然不安好心!!!!

澤田綱吉再次認知到自家的霧守是個多麼危險的存在。





一閃神,綱吉的雙腳便懸空而起,他這才瞟到自己的鞋子。

唔,竟然給我穿女用皮鞋,六道骸你真的--不對、這不是重點。



「你把我抱起來幹嘛啊六道骸!!!」

「嗯?看小姐走得蠻累的,」六道骸露出燦爛的笑顏,「所以我決定把小姐打包回家了。」




等一下等一下,前面那句還很正常,後面那句真的很有問題啊!!



趁著綱吉在胡思亂想時,骸偷偷在綱吉的臉頰上咬了一口。


「你--」
出發囉!



硬生生地打斷懷中臉紅的人兒想說的話便躍至空中漂浮離去。

                                                                   fin.





28.風綱



「阿綱大哥~!!」
「好久不見、風太。」

有多久了?
沒有看見自己最愛的阿綱大哥了?

磨蹭著、貪婪地攝取懷中伊人的氣息。



「我不在的時候,大家還好嗎?」
「我有好好保護大家喔!!」風太漾開了笑靨。



明明只是一個禮拜不見,為什麼相隔三秋一般遙遠?




「風太很厲害喔!」

輕拍著他的頭,綱吉溫柔地說道。
綱吉推開了風太,「長高了不少呢!」

「我會努力長到比阿綱大哥還要高的!」
「好,我等。」



是的,他最喜歡那個阿綱大哥的溫柔了。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阿綱大哥。」
「嗯?」
「……沒什麼。」

在達到那個目標前,先把那句話收在胸口吧!



--在超越他、有足夠能力保護他前都不能先告白喔!      



                                                           fin.



29.風碧

「里包恩里包恩里包恩……」

呢喃著,已死去的愛人的名諱。
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風太不捨地想著。



畢竟他很清楚碧洋琪的堅強哪!
雖然說現在只有她和他兩個人不過還是很難看。

「碧洋琪姊姊,我們……還在出任務喔。」小聲地提醒,也許是小時候過渡鮮明的可怕記憶造就他現在如此溫和害怕的舉動吧!「要是讓里包恩先生看到並不好喔!」

「里包恩已經死了我知道。」

「不、碧洋琪姊姊,里包恩先生一定還沒死。」咬牙,他再次說初步知道第幾次的殘酷謊言,「里包恩先生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測試碧洋琪姊姊的不是嗎?」

碧洋琪抬起了頭,無神的眼睛再次放出光彩。「里……包恩再看?」


第幾次了,風太不忍心去算。
這次的任務一次又一次地刨開碧洋琪的傷口,看得風太心疼的很。



「是的、所以,碧洋琪姊姊一定要撐過去喔!」風太勉強扯出笑容讓自己看起來非常真誠,「因為里包恩先生在看喔!」

對、在另一個世界看著。風太諷刺地在心中加上一句來平衡自己。



堅定的站起身,碧洋琪再次回歸那個集美艷與毒辣於一身的毒蠍子。「剛剛失態了,風太。」
「沒關係。」已經習慣了,他自嘲。
「我們走吧。」沒有絲毫的猶豫,前進。



里包恩先生果然對碧洋琪姊姊很重要。風太暗忖。



那我呢?

在碧洋琪的心目中,他又佔了多少成?





這是個排名不出來的問題,對吧?

                                                           fin.



30.G京

「……所以,你是阿綱的雙胞胎哥哥、因為從小跟著爸爸一起去世界各地挖路所以沒在並盛出現過幾次,這次是因為有事所以回來並盛找阿綱的對吧!」「沒錯。」

厲害、這個女人。Giotto在心中暗忖道。短短的幾秒就把自己剛剛灌輸的一堆(胡謅)事情很有條理的統整了起來。


「果然很像阿綱哪……除了金髮藍眼以外。」京子輕輕地歪了下頭,「頭髮可能染成金色啦……可是我記得阿綱的爸媽都是棕色眼睛啊!」

「我的眼睛是遺傳到我爸爸那一方的義大利血統,」Giotto露出禮貌性的笑容,心中卻是暗暗佩服這女孩的敏銳觀察,「金髮和藍眼都是喔!」

「咦?阿綱有義大利血統?」
「對。我的名字雖然叫作家康,但義大利名字是Giotto喔。」


當然,他我後代哪!Giotto有些嗤之以鼻。



「……Giotto、對吧?」
「對,發音發得還蠻標準的。」

有學習語言的天分,Giotto在心中暗自記上一筆。
十代目前所喜愛的女孩是嗎?果然很有能力、不過太精明是不好的。

「妳可以去學義大利文喔,發音發的很清楚。」
「謝謝。」

甜甜地笑容,連Giotto看得都有些入迷。



突然,有人闖入。

「京子!妳有沒有看到一個跟我長得很像的人?啊,爺--」在阿綱因呼名釀下大錯前,Giotto摀住他的嘴。

膽敢叫我爺爺?
是是是對不起,我快不能呼吸了放開我好嗎?


「阿綱,你要找家康有什麼是嗎?」
「啊,是--」叫他不要亂跑給我添麻煩!

「阿綱,我們去旁邊談,」Giotto連忙接口,「京子,很高興認識你。」
「也很高興認識你,家康。」

在兩人就要離開之際,京子又開口。



「阿綱。」
「什麼事,京子?」
「那個,你們比賽要加油喔!」
「……好,我會的。」兩人離去。





「那個比賽是什麼?」
「啊,就是前陣子的指環爭奪戰啦,我有跟你提過。」
「她沒有起疑?」那種大規模的戰鬥耶!
「沒有。」綱吉想了想,「其實有時候京子很好唬過去的。」



--也許還要在確認一下她是否真的夠精明了。Giotto暗忖



                                                           fin.

後記://

第二十六篇是G髑。阿榕你太厲害了,我看完虹之藍就冒出這篇G髑啦!!想不到G爺爺也被我孩子氣化了我真糟糕(毫無反省心)
第二十七篇是骸綱。喔啦喔啦終於冒出歡樂骸綱啦!!!打得好開心啊啊啊啊----要謝謝林笑伊大大和冰糖兩位的文給我的靈感哪!!!
第二十八篇風綱。很早以前就想打打看了,畢竟風太十年後真的是個彬彬有禮的少年啊啊啊啊啊----(大心)很帥喔!(拇指)風太加油吧!我很看好你的未來喔!
第二十九篇是風碧。同樣是很久以前就想創作的題材,現在終於寫了。這次的短篇集好多少年風太啊~~
第三十篇是G京。是說G爺爺訪十代準媳婦記終於就此結束了(那啥鬼)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