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這叫做女攻祭有人會信嗎?(霧霞的個性似乎攻不起來啊……)
*崩壞並拿刀的霧霞對上死不了的蛭孤算是攻吧?(別亂解釋)
*血腥有、黑暗有,看不下去者不要勉強自己。
*各位,夢喰見聞雖然是96年就完載了,但還是很推薦去看。









-----梓還記得嗎?

-----當年的那顆繭我還有好好的保存喔!




-----雖然、雖然飛出來的是蛾,沒有蝴蝶那麼漂亮,但是也還是有了改變,不是嗎?


-----所以,不要放棄自己、不要離開這裡好嗎?

-----為了自己、也為了我,好嗎?





然而。

轉過身、回過神,一切卻早已人去樓空。

椅子上的身影早已消逝,徒留似是而非的殘影在那。

繫著大紅蝴蝶結的日本女孩傻楞楞地站在角落椅子看著。



『你為什麼還是離開了呢?』

女孩不解、是的不解。

但她已經學會了如何隱藏自己的情緒,所以她只是淡淡地開口、把悲憤的心情隱藏在最底層。







-----「蛭孤」,對你而言,銀星館代表的意義為何?我的代表意義又為何?

-----難道,你連自己的親妹妹都不在乎了嗎?





















『這裡,是銀星館嗎?』

門打開,一個金髮的少年步入。

那眼神、那口氣,在在都和自己的哥哥重複。



-----哥哥!!



少女開心的行動、近乎發狂地確認。

雖然外皮不一樣、但只要內心相同就夠了!!少女是這樣認為的。






『我不是你口中的「梓」。』



少年冷漠地結束、逕自上樓。

徒留少女如亂線的木偶戰在那無法言語。


















「霧霞。」

金髮少年穿著異國衣服難得地出現在陽光下,一臉睡眼惺忪很明顯地突顯出霧霞面前。



「……什麼事?」

儘管有很多很多話想要問眼前的少年,霧霞、也就是靛髮少女依舊是全數壓了下來。




「為什麼我要給我一個新房間睡?」少年一臉不解地問,「為什麼我記得我的房間是在那個上了鎖的?」


噗咚。

霧霞的手邊工作停了下來,她抓著自己的衣裳、一臉期待的看著眼前的他:「我、我就說吧,你果然--」


我不是梓。」不知道是第幾次撲滅了霧霞的妄想,他斬釘截鐵的說:「我叫蛭孤,梓……是上一個、有著一頭靛髮的貘才對。」


「可是,我之前也叫梓『蛭孤』啊!」霧霞罕見地有著大起伏的情緒說道:「『蛭孤』這個名字是最初的那個貘的名字啊!」



蛭孤不回話,只是默默地看著霧霞。




霧霞的手撫上蛭孤的臉、輕壓著他的右眼眼瞼:「明明,就有著一樣的眼神--」;


手漸漸下滑至脖子:「--一樣的項環--」;




手再下滑至衣領:「--一樣的衣服--」。







「夠了。」



拍掉霧霞的手,蛭孤冷淡的說。

「……對不起。」

察覺到自己失態的霧霞連忙彎腰道歉。


「……我會努力習慣這個房間的,我先睡了。」蛭孤轉身,「晚上見。」

「等一下,蛭孤。」


霧霞開口喚住正要消逝的人影。



「你還記得『繭』嗎?」



不知是不是看到霧霞眼中的期待,蛭孤撇撇嘴回答沒有後便頭也不回地上樓。

倚著牆、霧霞逼迫自己從喘息下鎮靜下來。




-----他不是梓。

-----因為他忘記繭的事了,所以不會是梓。

-----如果是梓,一定會摸摸我的頭說他還記得的。

-----一定的。





「哈哈,真是太好了……」

手背擋住視線,霧霞強迫自己笑了出來。


「這個是蛭孤,不是梓、不是梓……

「所以不是梓的記憶混亂、而是這個人不是梓……」



-----明明應該快樂、對蛭孤和梓是不同的個體而開心、為梓的顏容記憶沒有改變而開懷大笑。

-----但為何心這般痛?

























「蛭孤。」

少年回頭,對上少女無助的眼神;少年很清楚,少女又要發作了。


「梓在哪裡?」

沒有回話,他單單地走遠。



衣袖被猛地抓住,蛭孤不得不回頭。



「為什麼是你來,而不是梓回來?」

少女無神的眼神多了些怨恨,蛭孤清清楚楚地看見。



「霧霞,別再問重複的問題。」豎起食指,蛭孤再次耐心地說道,「我和梓本來就是不同的個體,唯一的關連便是他把貘的身份傳承給我。」



「那梓呢?梓現在在哪裡?」

「我不知道。」依舊是耐心地解釋,蛭孤侃侃而談:「只能說他成為貘後的一切在我的血液中流動……」



霧霞抓住蛭孤的頸子,右手自懷中掏出了樣泛著銀光的物品。



是把銳利的小刀。



蛭孤的嘴唇泛白、硬是擠出了抹苦笑:「霧霞,原來你早就這麼打算了啊……」

「梓在你的體內對吧?」喜悅的嗓音自霧霞的口中發出。「我只要把身為外皮的繭拿掉,裡面就是原來的梓,對吧、蛭孤?」



蛭孤看得出來,霧霞的眼神已經混沌、發狂。

說了等於白說,霧霞聽不進任何話了。





「那,」右手高高舉起,霧霞的嘴角彎起唯美的笑容,「我要解放梓。





一刀深深劃過蛭孤的胸膛。



血液成噴泉狀噴灑出來。

無力反抗、亦或是無心反抗,蛭孤只是緊握著柺杖倒下。



霧霞撲了上去。




「所以,要從那裡開始呢?

「既然梓在你的體內,那、該從軀幹開始剖囉?」



剝開蛭孤胸前的衣裳,霧霞跨坐在蛭孤身上。



「先是剝掉皮、然後要劃開肚子,把腸子內臟一個一個拿出來,然後如果還是沒看到哥哥的話再繼續把骨頭一根一根挑出來……」


霧霞的眼中充滿了狂喜、口中說著不像平常會說的恐怖話語。

蛭孤則是大口大口喘氣、右手握緊了柺杖。



「所以,先剝皮吧。」


停止了一連串的計畫,霧霞乾脆地一刀刺進蛭孤的胸膛。

然後,挪動。


停下。


「好硬。」霧霞的右手冒著汗,「先劃一點點試試看好了。」


稍微抽出刀身。


翻轉。




掀開最上層的皮膚,露出布滿血液的肌肉層。



「啊啊,果然該一層一層的剝啊!」霧霞感慨道:「要是梓被藏在任何一層的話豈不是就找不到了?」




蛭孤咬著牙,從頭到尾都不讓自己叫出聲來。



「那,再繼續吧!」

霧霞再次舉高手,準備將刀刺進蛭孤體內。




「咦?」

霧霞的右手背硬物抵住。

蛭孤的柺杖抵住了她的手。





……夢、夢醒的…哈…呼、呼…時、時間……到、了。

一陣耀眼的閃光罩住兩人。




















猛地從床上坐起,霧霞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是夢、是惡夢,一個過度真實的惡夢。


左手抓著顫抖不已的右手手腕,霧霞努力平撫自己激動的情緒。



-----手中還留著握過刀的溫熱、鼻子還嗅得到那帶有鐵味的血腥。


「啊啊、啊啊……」低聲哀嚎著,霧霞努力要擺脫夢魘。



-----夢裡她拿著小刀。

-----準備把繭打開,把裡面的蠶或蛾取出來。

-----打算把蛭孤剖開,一層一層地翻找出梓……



嗚噁!


一股酸液湧上喉頭、即時被手掌遮住。

雙眼氾濫著水氣,霧霞硬是把滲著胃液的嘔吐物吞了回去。



剛剛的場景鮮明地出現在眼前。

蛭孤的瞳孔放大、驚恐地看著自己,卻沒有發出任何叫聲。

蛭孤流了好多好多的血、沾的她滿手都是……





霧霞突然睜大了眼。

她想起來了。




『貘是本體進入夢中,和進入夢中的人的意識不同。』某次梓血淋淋地出現在霧霞面前、讓霧霞替他包紮時解釋道,『在夢中受到的傷將會留在貘的身上、回到現實世界來。

『如果我沒治療,「蛭孤」你會死掉嗎?』

『不會,貘是死不了的。』梓否決掉,『不過,有時候痛覺會讓我認為死掉了還比較好。




-----貘在夢中受傷便會帶回現實世界。

-----也就是說,蛭孤有可能遭到剛剛的傷害。




……夢、夢醒的…哈…呼、呼…時、時間……到、了。





-----這是否也代表了剛剛蛭孤真的進入自己的惡夢裡




翻下床,霧霞拿了裝了藥水繃帶、專門為梓準備的急救箱衝出了房間。

















「啊,痛、痛、痛!」蛭孤扭躲著霧霞持著藥水和棉花棒的雙手,「輕一點!」

「……剛剛為什麼不叫現在又在喊痛?」霧霞無視蛭孤的孩子氣動作,硬是把藥水塗在剛剛縫好的傷口上。

「輕一點!」

「十七歲了就不要為擦藥這點小事大呼小叫。」

「我十八了!」

「那更該安靜點不是嗎!?」霧霞用力的將棉花棒壓在傷口上,惹得蛭孤又是發出一聲慘叫。


然而,一旦安靜下來,霧霞卻會因為自己的罪惡感而不知所措,於是又再次的開啟了話題:「蛭孤,為什麼剛剛在夢中你都不叫?很痛不是嗎?」



「……身體習慣了。」「啊?」


蛭孤的眼神縹緲,而霧霞則是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話。




「剛剛,就是不想叫……該說我就是下意識地不想發出聲音來吧……」蛭孤眼神迷離,彷彿墮入了很遙遠的世界之中,「而且,手腳也動彈不得、好像我本來就不具有手腳似的……最後能夠舉起柺杖喊停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辦到的……」



霧霞抿了抿嘴,低頭替蛭孤擦藥。



-----似乎,問到了不該問的東西了。







「霧霞。」

「嗯?」霧霞抬起頭,對上蛭孤的眼。

「那個『繭』,是什麼?」蛭孤幽幽地開口,「似乎是因為我說不知道繭的事你才會做惡夢,我也才會被吸引過去……」

「繭嗎?」仰起頭,霧霞沈浸到了回憶之中。





-----繭。

-----爭執。



-----木箱子。






-----破蛹之日。

-----是飛蛾。




-----大笑。





-----







「……蛭孤,我可以不要現在說嗎?」再次望回蛭孤的眼神,霧霞輕聲說道:「那是……我想暫時保留在心中的回憶。」

「……喔。」蛭孤沒有說話,只是乖乖地讓霧霞替他上藥。





-----蛭孤不是梓,梓不是蛭孤。

-----所以,在梓回來前,我要繼續等下去。





「蛭孤。」

「嗯?」

「我會再繼續等梓的。」看向天花板,霧霞自顧自地說道:「我想通了。」

「喔,這樣最好。」蛭孤附和。

「對了,好像還沒有好好地和你說過哪!」霧霞笑盈盈地看著蛭孤:「歡迎來到銀星館。

「……謝謝。」





-----梓,在破繭以前什麼也說不定,對吧?

-----所以,我會等到破繭的那一天、等到你回來的那一天為止的。

-----不管你有沒有找到最終滅亡的場所、不管你有沒有改變,我都會等下去的、永遠




                                  (完)








後記://


喔啦喔啦趕完一篇啦!!想不到趕起來異常的順利哪~~

當初選繭這個題目就是為了要寫黑文,然後看到霧霞的繭後就冒出這文了,「繭+夢喰=黑文」這個方程式果然是對的!!(大誤)


希望大家會喜歡!!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