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第27回上面的謝爾生日啦!!英文名字:Ciel Phantomhive、生日1875/12/14;是說Phantom是指「魅影」、Hive則是「地獄」--凡多姆海伍這個姓真的是夠陰沈了哪……
*試閱很抱歉







〔哪哪,謝爾、謝爾,你的生日到了耶!!〕

〔……所以?〕

〔所以我們來開舞會、舉辦盛--大的慶典好不好?〕

不要。

〔咦?為什麼、為什麼?〕

〔……因為很麻煩。〕

〔啊啊,謝爾這樣一點也不可愛。〕

〔……〕

〔那……這樣好了,我請媽媽她們開舞會慶祝吧!〕

〔不需要!〕

〔耶?謝爾是在怕我們麻煩嗎?不用擔心啦!〕

〔不是啦不是啦!〕

〔噯,我就說不用擔心啦!今天晚上七點、米多福特大宅見喔!然後宴會就七點半開始吧!〕

〔等、等一下啊莉西,妳別--〕

〔就這麼說定囉!我會幫謝爾準備很--可愛的衣服的!!〕

〔妳聽我講啊莉--〕

〔那謝爾晚上見囉!掰掰!〕

〔等一下啊莉西我--〕

嘟嘟嘟嘟……



掛上已斷線的電話,謝爾的臉色異常難看。





「賽巴斯欽。」

「我在。」

「晚上必須要去米多福特侯爵家參加舞會……」謝爾頗洩氣地說道,「我們必須好好整理自己的儀容。」

「……是。」賽巴斯欽的嘴唇微微顫抖。


----------------------------------

Black Butler-謝莉-巨大玩偶

----------------------------------


米多福特侯爵乃是英國騎士團團長,是個擁有一名美麗嫻熟但絕不體弱多病的妻子及可愛的女兒。

其妻名為法蘭西絲、娘家姓氏凡多姆海伍(是前任凡多姆海伍伯爵之妹),是個嚴守規律、棄絕怠惰及慾望,尊崇強勁及光明磊落的人。順帶一提,其夫曾在女王陛下主辦的擊劍大會上輸給了當時尚未嫁人的法蘭西絲。侯爵對其(不知是針對美麗容顏還是超越凡人的強勁)一見鍾情,兩人後結為連理。

至於女兒則是名為伊莉莎白、小名莉西,是個崇尚可愛主義的女孩,喜歡的事物為可愛的人事物(例如現在當家的凡多姆海伍伯爵便是其所認定的可愛人物代表)。順帶一提,她也是現任凡多姆海伍伯爵的未婚妻。



以上,便是謝爾與賽巴斯欽待會將要前往的宴會主辦人一家的基本介紹(雖然兩位都不是很有意願前往,尤其是謝爾)。








「少爺,該出門了。」打開懷錶,賽巴斯欽出聲提醒。

「賽巴斯欽,你看一下我的儀容得不得體。」站在鏡子前,謝爾努力調整自己領結的位置。「這樣應該可以吧?」

「我想是可以的。」

「頭髮也是標準的西裝頭、衣服也打理好了……」謝爾一一檢查,確定不讓自己有被法蘭西絲姑姑「提醒」的機會。

「少爺,恕我提醒,伊莉莎白小姐晚點還會在替您重新打理的。」

「不行啊!再見到莉西前,一定會和姑姑打面照的!!」

「少爺,您要是再不離開的話,那才會被法蘭西絲阿姨盯上。」

「啊?」

快要遲到了。

「什麼!!」謝爾連忙抓起手杖,「我們走,賽巴斯欽!」

「是。」掩著嘴,賽巴斯欽回應。

「喂,不准在那邊偷笑!」

「少爺,說出漂亮的文法也是貴族禮儀之一喔!」

「……走了。」

----------------------------------

「米多福特侯爵、侯爵夫人,你們好。」

「你好,伯爵。」米多福特侯爵開口說道。

「凡多姆海伍伯爵,像這般正式的禮儀問候我想是不需要的,」一旁的侯爵夫人開口,「我倒是想知道為什麼你會比預定時間遲到了兩分鐘呢?」

「啊,這個啊……」

「謝爾你要知道,遲到是貴族禮儀中的大忌啊!」法蘭西絲義正言詞的說道。

「是,對不起……」

說話拖拖拉拉的成何體統!是男人就說話果斷些!

「是、是的!」謝爾立刻打直身子回應。

「法蘭西絲,妳就別刁難妳姪子了。」侯爵開口打算緩和現場氣氛,「只是兩分鐘而已,還算是合理範圍的。」

「不,現在年齡還小就遲到兩分鐘,以後鐵定會變本加厲的!」

「啊,妳這麼說也對啦。」不知是否畏懼自家妻子的嚴峻口氣,侯爵住了口。



小子,我沒幫上忙,抱歉。侯爵偷偷地用眼神釋出訊息。

……謝謝你。謝爾用眼神回應。



「謝爾,你不該年紀小小就遲到,」法蘭西絲訓道:「像我每次去你那都提早到了。」

「是。」也只有姑姑妳會約下午上午就來拜訪人吧?

「要知道,守時的觀念極為重要,這可是所有階級都應當遵守的禮儀啊!」

「是。」

「你父母親也是個極為準時的夫婦,怎麼到你卻拖拖拉拉的呢?」法蘭西絲的口氣有些不滿,「難道是因為小時候的意外讓你這般無法無天嗎?」

「……對不起,我會注意的。」

「法蘭西絲,他還是個孩子,別這麼兇。」侯爵再次出聲。

住口,我正在教導謝爾禮儀之道!」

「啊,對不起。請繼續。」姑丈你就這麼讓她下去正確嗎?你不是男主人嗎?謝爾無言地看著姑丈。



孩子,我幫不了你了。侯爵遺憾地用眼神釋出訊息。

不,姑丈真是辛苦你了(有這般悍的妻子)。謝爾用眼神回應。



「姑姑,我知道了,我不會再犯了。」趕在法蘭西絲再次開口訓話前,謝爾先行道歉。

「……知道就好。」看到自己姪兒頗有悔意的樣子,法蘭西絲也沒了砲轟的意願。

「那我們就進去吧。」侯爵連忙說話,「讓客人、尤其是今日宴會焦點呆站在雪地裡也不是件好事吧?」

「也對,我們進去吧。」法蘭西絲說道,「等下先去找伊莉莎白,她有事找你。」

「喔。」是衣服吧……「謝謝。」

「我們走吧。」夫婦兩轉身帶人進場,謝爾和賽巴斯欽跟在後面。




「賽巴斯欽,你在笑什麼?」

「不,少爺,我沒有再笑什麼。」賽巴斯欽指了指自己上揚的嘴角,「這叫做『禮貌性的笑容』。」

你在耍我嗎?

----------------------------------

「謝爾!!!!」




一進去伊莉莎白的房間謝爾立刻就被她抱個滿懷,賽巴斯欽則是連忙閃躲一旁。



「伊莉莎白小姐,晚上好。」

「嗯,賽巴斯欽你好!」

「莉、莉西,我、我不能呼--」

謝爾你終於來了耶!!



抓著他的手,伊莉莎白開始轉圈圈。



「我買了好可愛的衣服要給謝爾喔!!」

「莉西,別轉了……我頭暈了……」


伊莉莎白這才注意到謝爾眼睛上的漩渦圖案




「啊!!抱歉!!」

「不,沒、沒關係。」

「我先把謝爾的頭髮弄一下,等下你再去換裝喔!」

「喔、喔。」

「好,那就開始囉!」

「嗯。」



--一切便在謝爾陷入暈眩狀態的情況下開始了。



賽巴斯欽摀著嘴在旁邊竊笑著。

----------------------------------

宴會開始了。

一些被邀來的上流人士互相交談著,而今天的主角卻遲遲還未出場。




「莉西,謝爾呢?」侯爵小聲問自己的女兒。

「啊,他們說等下要給大家驚喜喔!」伊莉莎白眨了眨大眼,「我已經跟媽媽說過了。」



突然,一陣煙霧自大廳中央冒起。



「啊!來了來了!!」伊莉莎白大聲說道。







                                  (試閱結束)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