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方十四郎的眼球映照的是滿天的星空。
沖田三葉則是對著遠方無人的小徑邊笑邊說著話。




有交集嗎?



沒有、沒有、沒有。



  ◆


那日,小小的道場依舊是熱鬧非凡的。


沖田總悟依舊是怨恨著土方十四郎。
土方十四郎依舊是默默的在練習劍術。
進藤勳依舊是在一旁笑哈哈地看著兩人鬥嘴。

而沖田三葉,依舊是坐在那靜靜的微笑、看著三人的世界微笑。




那種快樂的時光有種魔力,足以讓人誤以為會如此下去。






一直下去。






一直。


  ◆


城市不如鄉下的平靜,但對他們而言沒有差距。
真選組依舊會上演著過往的戲碼。


沖田總悟依舊是怨恨著土方十四郎。
土方十四郎依舊是默默的在練習劍術。
進藤勳依舊是在一旁笑哈哈地看著兩人鬥嘴。


而沖田三葉……呢?




熟悉的場景、不變的喧囂、強烈的絆羈。



但是少了個人。






是的,他選擇留下她、不讓她跟來,不是嗎?



是的,土方十四郎要她留在那邊、不是嗎?
體弱多病的沖田三葉,不該跟著自己在血腥中生活的、不是嗎?



他只是希望她能夠早個平凡的男人過著幸福的生活而已啊!


  ◆


『我只是想要讓喜歡的女人可以幸福一輩子罷了。』



因為血腥是不適合她溫柔本性的。

因為她應該被人護在掌心之中的。




因為土方十四郎太過相信自己是無法給沖田三葉一個平凡幸福的生活,所以才毅然決然地離開她的世界的。





但有些事,真的是一萬年也不會改變。
就算她要結婚了心中卻還是掛念著他。


  ◆


是夜,月兒掛在天空上。


沖田三葉笑嘻嘻的面孔突然憂鬱起來。



不要走,拜託。土方十四郎可以從她的臉上讀出那句話。




但是,他會走的、他得走的
為了自己的未來、為了三葉的幸福,他會離開的。




所以,他選擇不回應、大步離開。




拜託,弟弟可以走,但是你不行啊!不要走,拜託,不要離開我。
依稀中,他從強烈的風聲分辨出三葉的細語。


亦或是那句句哀求聲是自己的幻聽、殘念?





土方不會知道的,因為他沒有回頭去看。








鄉下的故事不需要到城市中宣揚。


  ◆


煙霧瀰漫,頭一次土方覺得抽菸事件痛苦的事。


熄了菸,他默默離去。





回憶就該是回憶,不該一直被挑出來回味。






就讓這一切劃上句點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