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子世代字數較長版的故事!!(之前都只限於短篇集……也許哪天我該把乙揚的求婚好好描寫出來?)
*小夜和羽姬的配對大家都知道了吧?(不清楚的請去看人設)
*里諾和娜緹是小翼的孫子和孫女(?),關於他們的介紹我就不提了(別人家的 + 在本篇為路人甲乙兩名)




00.

總是能夠感覺到他在身邊的氣息。

總是不加以懷疑他一定會陪在自己身邊。



但當我猛地回首,卻發現他已漸漸遠離。




為什麼?

為什麼要離開我?





01.

小學六年級生在考完畢業考後便是長長的放鬆時間,基本上也沒有什麼人在聽老師的銜接課內容。每當老師轉頭寫黑板時便看雜書的看雜書、畫圖的畫圖、聊天的聊天,根本就沒把老師放在眼裡。


「你們這群小鬼……」終於,老師忍不住地轉頭看向後面的班級開始破口大罵。「考完是就給我囂張起來了是吧!要知道你們現在不學,以後上國中就會輸給其他人一大截!!」


眾人正襟危坐、不敢有任何怨言……唯獨雲雀夜還在不知死活的翻著自己的商業雜誌。


「雲雀夜!!」老師張牙舞爪地走下講台把書抽走。「你是怎麼樣?老師說話你有沒有再聽啊?」

「老師,請把書還我。」雲雀夜淡淡地抬起頭說道:「那是我跟爸爸借來的,不能弄壞。」


聞言,澤田羽姬立刻將視線轉向了小夜身上。


「上課看雜書本來就是不對的!!還敢跟老師要書?」老師可說是氣炸了,「難道你不怕國中時成績一落千丈?」

「那些京子阿姨早就教過我了。」雲雀夜從眼角瞟到了遠方的羽姬說著:「而且,我要上的國中是不會教代數的。」

「你倒是說說看,哪所國中不教代數!!」看著雲雀夜閉口不語,老師有些得意地說道:「別想了,我就說所有國中都會教--」

「……黑手黨學校。」



甫一開口,雲雀夜可以感覺到眾人灼熱的視線,不少人的耳語傳入他的耳中;畢竟,黑手黨在義大利的存在是多麼的污穢不堪。

也許是因為「黑手黨」三個字的功勞(他曾經和雲雀夫婦談過這事,至今還記得雲雀先生那冰塊般的無情眼神),老師把書放回雲雀夜的桌上。此舉更加引發眾人的耳語。



「老師,我要先離席了。」被眾人看得很不舒服,雲雀夜提出了早退的請求。

「喔、喔。」老師揮了揮手放人,畢竟惹火了黑手黨人的小孩是沒有好下場的。





當雲雀夜背著書包拿著商業雜誌走過羽姬身邊時,淡淡地拋下一句:「頂樓。別胡思亂想。」

「頂樓」是小夜會去的地方,「別胡思亂想」則是對自己說的。羽姬默默地替雲雀夜的話做上註解。





但接下來的課,羽姬一句話也聽不進去。




02.

「小夜,你為什麼說要去黑手黨學校。」一上頂樓羽姬劈頭就問。

「……爸爸說的。」小夜從雜誌中抬頭。

「雲雀叔叔嗎……」一聽到是雲雀恭彌的要求,羽姬無言以對。

「所以,我不會和小靜小夜念同所國中囉?」羽姬又問,畢竟她極有可能失去兩位好友。

「小靜會和你念同一所。」小夜淡淡地回答,「但我不會。」



「不行」。小夜在心中說道,畢竟雲雀恭彌的話一向對他而言是道聖旨。



「這樣啊……」不可否認,羽姬有些悲傷。

「……快上課了,妳先回去吧,被記遲到就不好了。」雲雀夜有些擔憂地說。

「嗯,我走了。」她轉身離開,而小夜則是將視線移回書上,但心思卻凝聚不了。





羽姬……妳會恨我嗎?恨我不能陪在妳身邊?




03.

「小夜!!」雲雀靜的嗓音遠遠地就傳入雲雀夜的耳中。


果不其然,下一秒鐘頂樓的門就被人用力的推開。


「小靜,妳的名字不是有個『靜』字,為什麼嗓門這麼大人又這麼聒噪啊?」小夜轉過頭抱怨道,「難怪髐哥哥會叫妳『小麻雀』。」

「要你管!羽姬說你翹了下午的課,你在想什麼啊?」

「老師教的課我都會了。」小夜淡淡地回答。「我打算之後非要事都不來學校。」

「那也不能蹺課啊!」小靜扠著腰指責,「你這樣姊姊我要如何和爸爸交代啊?」

「妳不用和爸爸交代。」小夜翻了個白眼,「況且妳和我同天出生,哪來的姊弟之分?」

「我早你十五分鐘啊!」小靜理所當然地說道。

「那又不代表妳是我姊姊。」小夜又翻了個白眼表示不屑。

「算了,懶得跟你辯了,反正回家後你自己和爸爸說你想請假、不來學校。」

「喔。」小夜看看錶,「回去了,下堂課要開始了。」

「喂,你可別忘了要自己說啊!」小靜走前不忘叮嚀幾句,「還有放學後到校門前等我和羽姬,聽到沒?」

「有有有,聽到了。」



當門再度關上,雲雀夜搖了搖頭。


終於又安靜下來了……




04.

「爸爸,我打算以後除非有要事,否則不去學校。」

「……」

「京子阿姨已經教過我那些東西了。」

「……」

「我打算趁這些時間拿來磨練自己控制鋼線的能力。」

「……好。」


似乎是雲雀夜最後一句話讓雲雀恭彌同意了。




恭彌走向在陽台曬衣服的三浦春。

「春,給我小夜老師的電話。」

「做什麼?」

我要幫小夜請假。




05.

「羽姬、羽姬!!」興沖沖跑到好友羽姬身邊,雲雀靜開心地和她打招呼。「早安!!」

「早,小靜。」她環顧四周。「……小夜呢?」

「他啊……」小靜歪了下頭,「爸爸說他可以不去學校了。」

「咦?」

「爸爸說,他已經跟老師說了除非有重要事情,否則小夜不會來學校。」

「這樣啊……」



羽姬的眼底閃過一絲失望。




06.



為什麼?你會不在我身邊?


不是說了,會永遠在一起嗎?




不是說了,會娶我為新娘嗎?




那為什麼我轉過身時,卻發現你離我越來越遠呢?




07.

畢業典禮是歡樂的、也是哀傷的。


歡樂於可以升上國中、哀傷於要和朋友分開。大家忙著找人照相留念,或是乘著這個機會向眾人告別。

當然,會有許多人趁機告白;尤其某人平日都不會出現在學校,要把握機會也只有趁現在了。




「雲雀夜,我--」一名女孩從走廊邊的柱子冒出來,擋住了小夜的路。

「很抱歉我對妳沒有感覺。」小夜不等對方說完便直接開口拒絕,繞過了她走遠。



「唉呀呀,原來小夜是這麼受人歡迎的哪!」髐在一旁冷嘲熱諷,「我記得是第十三個了吧!」

「不對,」乙銘數了數筆記本上的紀錄,「是第十五個。」

「我說啊……」小夜對於眼前這兩位「蹺課」的國中生搖了搖頭,「你們不是該去上課嗎?」




現在的確是上課時間,但不知道為什麼澤田乙銘和六道髐會在早上九點時出現在雲雀夜的教室外面硬是把他拉了出來要求「帶路遊校園」。(順帶一提,兩人是在雲雀靜和澤田羽姬不知情的情況下出現在小夜面前。)




「因為我說要和髐一起去參加你們的畢業典禮順便把你們三人接回去,所以我媽和骸叔叔就去幫我倆請病假一天了。」乙銘說的很理所當然。


他們倆沒有生病請什麼病假啊!!應該請事假才對吧!!小夜在心中默默吐槽。


「那你呢?」小夜指著髐問道。「揚羽不是要畢業了嗎?怎麼不去她學校?」

「她的是下午場,你們的上午十點開始,所以該先來你們這啊!」髐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們本來是想請你作導遊帶路的,怎知一路上『奇蹟』不斷哪!」乙銘打趣地說道。

「唉唉唉,原來彭哥列中最愛耍孤僻的雲雀夜這麼受歡迎,以後和我們同個國中不知道會不會影響我倆的人氣啊,乙銘?」搭著乙銘的肩,髐頗壞心眼的問道。

「我怎麼覺得你們兩個是來看戲的……」小夜小小聲地抱怨道。




「雲雀夜!!」又是一個手持巧克力的女孩,「我、我喜--」

「對不起我對妳沒有感覺。」幾乎是反射動作地,雲雀夜當場拒絕並快步離開,兩位國中生則是立刻跟了上去。




「小夜,第十六個了喔。」髐好心地提醒。

不用你管!!






08.

[禮成--]


本來鴉雀無聲的會場整個騷動了起來,家長們魚貫地走向自己孩子的身邊。




「小夜、小夜。」雲雀夜回頭,發現原本站在後面的澤田羽姬不知何時跑到他背後。「你跟我來一下。」

「去哪裡?」

「來就對了。」羽姬抓住小夜的手腕,二話不說地跑出了會場。





「喂喂喂,乙銘,剛剛跑過去的好像是你妹耶。」站在出口處的髐轉身過去看,「雲雀夜那小子似乎也過去了。」

「喔,那不重要啦。」乙銘無所謂的聳了聳肩,「反正小夜跟著她,不會有事的。對了,你聯絡到小靜沒?」

「算吧,她說她在五班、旁邊有柱子和窗戶。」



乙銘站在出口望向兩旁都有窗戶的會場,而且好死不死的,每個班級都是以柱子為基準來排隊。




「……你問清楚點。」

「……我會的。」搔了搔頭,髐再次和雲雀靜「心電感應」了起來。





09.

「羽姬,妳帶我來這幹嘛?」

站在自己最熟悉不過的頂樓,小夜不明白為什麼澤田羽姬從頭到尾都背對著他。

「小夜,我問你喔,你說你要去念黑手黨學校對不對?」

「嗯。」小夜不明白為什麼羽姬要背對著自己。

「然後,就不會再和我與小靜一起上下學的對不對?」

「呃,對。」

「小夜……會離開我嗎?

「……啊?」


怎麼搞的?怎麼會變成離開與否了?不是同校不同校嗎?雲雀夜的大腦短時間內無法理解自己剛剛聽到的話。


「我說,」羽姬緩緩地轉過身來,眼眶帶著淚水打轉,「小夜會不會離開我?」

「……離開是一定要的啊……」臉露猶豫,小夜不知道如何回應,「因為我們有各自的路要走嘛……妳也知道的,我既是彭哥列的一員、也要接收爸爸的地下集團,所以一定不可能去念普通國中啊……」

「小夜不能不去、和我一起念同所國中嗎?」那聲音似乎帶著懇求的意味。

「不行哪……」小夜又搖頭,「我不去,就是小靜去了……小靜她……可能會受不了吧!」



自己還算是理解雲雀靜的,雖然小靜是個很堅強(但愛裝哭)的女孩,但是那種生活她可能會承受不了的吧!

整天與血共舞的滋味、勾心鬥角的黑暗面、爾虞我詐的世界……黑手黨並不如他們--至少澤田羽姬--所認知的那般光鮮亮麗。




「那……小夜會忘了我嗎?」羽姬知道事情每有轉折的餘地,「小夜會不會忘了我們的約定?」

「約定嗎……怎麼可能會忘?」那個約定,他閉上眼還能回想起自己的承諾。



『我長大以後,一定會娶羽姬當新娘子!!』



誰說童言無忌不必當真?當兩人小指勾起約定了就必須完成那個承諾不是嗎?



「不會,不會的。」抓住羽姬的手,雲雀夜認真地說道:「我一定會達成那個約定的。」

「可是……小夜不是要離開我了嗎?」

「傻瓜。」嘆了口氣,雲雀夜看著比自己高了點的羽姬說道:「只不過是不同校,又不是生死離別。」

「……還會再見面?」

「就說了不是生死離別了就一定會再見面嘛!」雲雀夜理所當然的說道。「還是妳在咒我早點死?」


羽姬的臉放鬆了下來,眼淚也跟著落了下來。


「噯噯噯,妳可別哭啊妳!妳……」雲雀夜手忙腳亂地任憑羽姬在那邊拭淚,「唉呦,不要哭啦!喂……我說妳別再流眼淚了啦……」





10.

當我猛地回首,卻發現他已漸漸遠離。

但,只要我仔細看清楚,他只是站在遠方等我追趕上去。


我也要有所成長才行啊。從他對我伸出的手我讀到了這句話。






11.

「……」羽姬抹掉自己的淚水,換上堅定的表情。「那,我們再來約定一次。」

「……約定什麼?」確定對方沒有再次落淚的嫌疑,小夜小心翼翼地問道。

「約定說我們都不會忘記現在的承諾!!」羽姬露出笑顏,「我們都會邁向自己的未來道路,然後、要完成幼稚園的約定!!」

「好。」不猶豫地,小夜伸出了小指。

「好。」羽姬也伸出了小指與小夜的勾在一起。「絕--對不能食言!!」

「嗯。」




然後,兩人看著彼此的臉笑了出來。








絕對、絕對不可以食言喔!

                            (完)






((另一方面))



「好慢、太慢了。」乙銘在原地打著圈子。

「乙銘哥哥啊,你就別再繞了啦,小夜那傢伙一向都是拖拖拉拉的,別再走了啦。」小靜站在髐旁邊試圖打住乙銘的「8自行」走法。

「乙銘,你這樣下去會變成老公公的……」髐也開口了。

「可是,他們兩個去了這麼久,該不會遇到什麼了吧?」

「乙銘,這裡是學校、學校好不好。」

「乙銘哥哥,你不要擔心啦,小夜他很強的啦!」

「我不是擔心小夜,我是在想羽姬啊!!」乙銘停下了腳步,一臉恐懼地說道:「要是羽姬有個三長兩短,我該怎麼向媽媽交代啊!」

「乙銘哥哥,我覺得你想太多了……」

「搞不好他們兩個被抓走了啊!」

「乙銘,警衛不是裝飾品。」髐提醒。

「搞不好是被犯人藏起來了啊!!」

「乙銘哥哥,你真的想太多了……」

「天啊啊啊---羽姬妳可千萬不能有事啊啊--」乙銘仰天抱頭哀嚎著。




「小靜,妳知道嗎?」髐彎著腰附在小靜耳邊說道,「乙銘這個就叫做『戀妹情結』喔!」

「啊?不是里諾哥哥的才叫做『戀妹情結』嗎?」小靜腦海浮現里諾對娜緹百般照顧的場景。

「乙銘是個悶燒的傢伙,當然不會像里諾哥哥那樣外露地對妹妹好啊!」髐竊笑地說道:「你看,乙銘現在不就擔心羽姬擔心個要命?」



「羽姬啊啊啊---妳不要有事啊啊啊--」乙銘很配合地叫出了這句話。



「原來如此啊……」小靜恍然大悟。




於是乎,澤田乙銘在雲雀靜的認知中加上了「戀妹情結」一筆。








後記://

這篇生出來是因為發現自己的子世代都沒什麼進展所以來寫的(畢竟我連原訂的萬聖節賀文也懶得打……)

是說我發現2796和6986兩篇有越寫越寫不完的趨勢……我會加油的……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