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安朔與夜安望為自創人物,本篇是望為主角。
*此為「暗黑系列御題二十。」(版權所有:> 第513號房的偷窺者。)
所有御題如下:(欲領取者需向標明來源)

粗體為已完成者。

01. 以死為前提活著
02. 與你的心臟,乾杯
03. 致,我最親愛的主人
04. 為恨而生,為愛而死
05. 謹獻給無家可歸的人們
06. 滿嘴愛情為愚蠢之事的女人
07. 敬,潛藏在心臟深處的魔鬼
08. 難以隱藏精神上的暴虐
09. 不如虛偽、不如起舞、不如高歌,不如歸為虛無
10. 綺麗彼岸花堵塞了呼吸
11. 抱著貓的屍體
12. 輕輕掩上他的臉,親吻他的胸口
13. 天使出賣惡魔,最純真的背叛
14. 髑髏之淚
15. 假借正義之名犯罪
16. 倒數計時,殺戮遊戲開始之前夕
17. 誠心為您獻上最溫柔動人的可笑悲劇
18. 盲目的烏鴉撕扯著嗓子啼叫,劃破美麗的滿月之夜
19. 以慵懶姿態搖擺著的唇之花
20. 獨自在聚光燈下演出的小丑









00.

你抱在懷中的,是一大把豔紅的花朵。
接到我和她懷疑的視線,你抬起了頭、衝著我倆一笑便繼續走了下去。


「雷光。」她的聲音在你身後響起,「你拿著那個做什麼?」


你沒有回答,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雷光。」她追了上去,「其他人呢?」


你繼續走著,沒有理會她。


「清水雷光!回答我啊!」她伸出了手,「你在搞什麼啊?」





她的手穿過你的身體時,我楞了一下、她倒吸了口氣。
而你,依舊沒有回應。



「雷光,是你死了還是我死了?
「雷光,回答我啊!
「雷光、雷光……」




縱使她的聲音帶著哽咽,你依舊沒有回答。
你抱著緋紅的花朵、繼續走著。





--你說你要走到彼岸才會停止。







01.


你的死訊是在三天後才讓大家得知的。



俄雨哭得好傷心,你知道嗎?



望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淡淡地看著你的屍體,你曉得嗎?





不過,我知道,望她有偷偷地哭過、我聽過。
一開始是啜泣,然後啜泣沒了而是默默拭淚。

望一直都很堅強的,你知道的。





清水雷光,你知道嗎?
夜安望、我的雙胞胎妹妹,她為了你而掉了眼淚,你知道嗎?





她從來都不哭的,你知道嗎?





02.

你曾經跟我講解過彼岸花這種花。
你說,彼岸花因為開了花就不留葉子,所以又叫做彼岸花。



『朔,你知道嗎?』你舉起手中的花朵,『彼岸花代表著「死亡」哪!』

『所以?』我問。



『這不就像是你我所隸屬的「分刀」嗎?同樣是死亡哪!』




你的話總是這麼拐彎抹角,總是這麼難以理解。


為什麼,望會這麼喜歡你?為什麼?





為什麼她會為你落淚?






『唔,這太深奧了,我不明白。』你總會用這種方式來逃避我的問題。
『朔,不要老愛問些有的沒的。』望也總會用這種方式來躲我的提問。


--為什麼每個明白的人都不願意好好跟我解釋?






03.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我。



「幹嘛啊望?」

我喊著,反正這個家也只有望和我,想也知道是望。



「朔。」

我沒有抬頭,望則是在房門外和我說話。



「幹嘛?」
「你在做什麼?」
「寫信。」
「幹嘛不用電子郵件?」
「沒有對方的電郵地址啊!」
「……你慢慢寫吧,我出去一下。」
「去哪?」
「……買牛奶。家裡沒牛奶了。」



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我又繼續寫東西。


「家裡明明還有兩罐牛奶。」我邊抱怨邊寫字。




--清水雷光,你知道嗎?
--望她八成又要去看你了。



--你真幸福。有個像望一樣的女人愛著你。
--如果我死了,不知道雷鳴會不會也像望一樣呢?





04.


望曾經說過,清水雷光手中的彼岸花好鮮豔。
鮮豔到她害怕自己的身影會被它們取代、永遠無法在你心中留下影子。


她說,那些彼岸花總有一天會讓她的呼吸停止的。
不過,她說錯了,彼岸花讓你的呼吸停止了,雷光。






『彼岸花代表著「死亡」哪!』

這是你說的。
你已經知道自己將會死亡的命運嗎?



雷光君,你還是這麼難以理解。
不管是死前還是死後。






05.

果然,望那個大笨蛋。
幹嘛這麼愛那個男人啊?




「雷光,晚上好。
「不知道你在那個世界過得怎麼樣哪?」



望一個人對著墓碑喃喃自語著,而我則是坐在樹枝上聽著。



「你知道嗎?六条壬晴還在使用禁術哪……
「真不理解,為何眾人會為森羅萬象而瘋狂?」





望果然是個女人家,叨叨絮絮地總講些不相干的事物。
不過,想不到那個總是不管事的望也會有這麼清楚世間一切的一刻。





「我說,那邊那個竊聽者你還要待在那待到什麼時候?」




耶?被發現了?
我挪了挪身子讓自己被樹影擋住。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有個男人從樹叢間衝了出來、對著望就是一砍。


--他是誰?





06.

「你是誰?」

望邊閃邊問道,來者沒有回答,不過那張臉是我在通緝名單上看過的。




所以說,有個人被灰狼眾通緝,而他為了保命便打算趁著「分刀」的一員落單時將其解決掉?
太天真了吧?虧他還是隱世的人!






我瞄準好了位置,朝著男人的頸部射出一支苦無。
果不其然,那男人應聲倒地。



「是誰?」望一手持著飛鏢一手持著苦無對著我的方向問道。



我跳下了樹。
對著望打了個招呼。



「朔?」
「散步來到這裡而已。」我大落落地走過她,「記得寫報告啊!」




「啊,還有,要找死去之人聊天不需要在現在吧?」
「夜安朔!!」



我立刻逃出望的視線範圍,免得等會兒望氣不過就攻擊我。





--啊啊,如果雷光君你沒死,我是不是也得叫你大哥的一聲呢?





07.


「雷光君,不知道你收不收得到哪?」


我蹲坐在小火爐旁,看著紙張在火堆中化成灰、隨著煙飄上了青天。


「收不收得到不是我的錯喔!
「畢竟,是郵差先生太笨、找不到前往彼岸的路嘛!」



你的墓前橫擺著一枝彼岸花,那是我特地去摘的、要好好感謝我啊!



「還是說我需要把那朵彼岸花也燒了?
「要是燒了不知道雷光君你是否也收得到哪?」



燒得差不多了。
我灑了把土在那上面將其熄滅,畢竟要浪費一枚銅板來襲火還不如這樣來的省錢。




「不管有沒有收到,你都要想辦法不讓望那個情痴哀傷,聽到了沒有?」




08.


「朔,你去哪了?」
「散步。」
「散步怎麼還帶了花回來?那是什麼、彼岸花?」
「對啊。」
「幹嘛帶這麼多回來?」
「望,這花很漂亮的,不是嗎?」
「什麼漂不漂亮,你又不是雷--」



望住了口,我只是輕拍了下她的肩。



「放心,我不是雷光君。
「如此綺麗碩大的彼岸花是阻塞不了我的呼吸道的,因為我根本不會把它給吃下肚。」


「無聊。」
「要是不無聊我就不會摘花了。」


我找了個花瓶,把那一束花放進去。
望走了過來,盯著那花看。


「喂,朔。」
「幹嘛?」
「你不會和他一樣吧?」
「誰?」
「……雷光。」



「……望,你這是在咒我死嗎?」
「我是認真的。」



我搭上她的肩。



「我答應妳,不會。
「所以,笑一個給我看好嗎?」



望搖了搖頭,輕輕拍掉我了手。


「可能……還要再過一陣子……」



她離開了我的視線。






哪哪,雷光君,望的笑容也被你奪走了。
還有什麼是你沒拿走的?







「我恨你,雷光君,」把玩著彼岸花的花瓣,我對著它說道:「望的一切都被你拿走了,像個行屍走肉過著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彼岸花更紅了。





09.


夜安望自殺了。
割腕自殺,發現者是與她同居的雙胞胎哥哥-夜安朔。


據說,有人看到夜安朔從家中抱出了一大把彼岸花,走到後山的一座墓碑前將花朵全數拋向空中。




「彼岸花,真的是個不吉利的植物哪。
「雷光君和望就是因此而死的是嗎?



「綺麗的彼岸花阻塞了兩人的呼吸是嗎?」





夜安朔說完了這些話就離開了。
沒多久夜安朔也搬離了那,沒人再見過他。

至於他當時說的話,沒有人明白。




--為什麼每個明白的人都不願意好好解釋?
                              (完)





後記://

硍我發現我寫得不叫做暗黑系列叫做悲文系列嘛!
最後一段接得好虛我沒救了(掩面)




夜安朔和夜安望是自創角色。
會不會寫他們的人設還沒決定,不過他們和SHADOW一樣是設定很久的角色。

也許還會再讓他們出場吧!(遠目)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