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似乎對優尼特別有愛?優尼祭第四發來了!!







00.

一個十歲大的小女孩想要什麼?




娃娃?不是。

玩具?不是。


故事書?不是。



新洋裝?不是。




蠟筆和畫紙?不是。





一束束鮮花?不是。






一個十歲大的小女孩究竟想要什麼?


「我……想要……」


明明心中有了個答案,為何她就是開不了口?
為何優尼說不出她真正想要的東西?




What does a girl want?(一個小女孩想要什麼?)
She wants a thing that can’t be talk about.(她想要一個不能被人談及的東西。)







01.

白蘭側著首,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精準地塞了顆棉花糖至口中,視線從未離開過。



「我說小優尼啊……妳就不能笑一個給我看嗎?」

被提及名字的人抬了起頭,很乾脆地搖了下頭後又繼續看手中等會兒開會要用的資料。

「啊,小優尼好絕情哪……」用著感情過度豐沛的嗓音說話著,白蘭只差沒拿手帕拭淚了;但被點名的人早就看慣對方的幼稚行為,自然沒有多作什麼表態。

「嘿嘿,小優尼,」戳著優尼的臉頰,白蘭好奇地問道,「有什麼辦法才能讓妳對我笑呢?」
「不知道。」稍微往後挪了點,藉以躲過白蘭的手指,「請白蘭大人不要打擾我看報告。」
「如果給小優尼妳想要的東西,那妳會不會對我笑呢?」自動忽視優尼要求不要打擾的話語,白蘭依舊戳得很開心。「小優尼有想要什麼嗎?」



嘆了口氣,優尼站起了身,拿著書報直接往離白蘭最遠的一張椅子坐了下來,藉以逃出白蘭的魔爪。



「唉呀呀呀,小優尼竟然這麼傷我的心!!我會哭喔!!」
「那就哭吧。」不多帶感情的回應道。
「小優尼好冷淡哪……」

無聊。翻了個白眼,優尼繼續看書報。



「不過說真的哪,優尼……妳有想要過什麼東西嗎?」白蘭一改先前的輕浮問道。「說說看吧!搞不好我能實現妳的願望喔!」




願望嗎……
那我想要……


我沒有願望。」她猛然地冒出這一句話。不只白蘭,連她本人都有些嚇到。



「是嗎……」眼珠子骨碌碌地轉了一圈,最後停在遠方的可人兒身上,「說謊是不好了行為喔小優尼!」
「我說了沒有。」語氣堅定的回應,雖然彼此都很清楚那是謊言。
「……等小優尼想好了再告訴我吧!」白蘭放棄大眼瞪小眼的遊戲,自己也拿起了報告來看。「等到小優尼想說在告訴我吧!」

沒有回應,優尼似乎還在對於願望一事不能忘懷。







--妳有想要過什麼東西嗎?


有啊,當然有想要的啊!


--說說看吧!


那是……
那是一個……不能說出口的願望哪……


--搞不好我能實現妳的願望喔!


不可能的……
那個願望,白蘭大人永遠都不會答應的呀……




畢竟,當初就是白蘭他把這個東西從她身邊剝奪走的,不是嗎?






02.

願望?
這個名詞並不可笑,它讓人充滿了動力及希望不是嗎?
但為何優尼就是無法對此提起勁來呢?



「我想要的願望是什麼?」







「我不想要娃娃啊、花朵啊、故事書那種東西,我想要的是--」




但最後的話語總是被恐懼給堵塞、淹沒住。
那種話是不能說出口的、那是禁忌。

--尤其是在白蘭面前。








What does a girl want?(一個小女孩想要什麼?)


She doesn’t want toys or story books or flowers, but she wants a thing that can’t be talk about.(她不想要玩具或故事書或鮮花,但是她想要一個不能被人談及的東西。)








03.

曾經,優尼在院子中發現過一隻剛從蛹中爬出的蝴蝶。
牠的翅膀皺成一團,需要等到血液循環到翅膀後才能翩翩起舞。
她就站在那邊看、在那邊等待著蝴蝶展翅高飛。

等到蝴蝶拍了拍翅向上飛起時,卻正好撞上了蜘蛛網。
牠在那掙扎,最後被蜘蛛吐的絲纏了繭永遠困在裡面,而才剛長好的翅膀則是被咬了下來、靜靜躺在網子上。




還沒來得及嚐嚐這清新的自由空氣,就已經成了被陷阱抓住的獵物。





--這不就是她的處境嗎?
--只要妄想展翅高飛,便會墮入早已設好的陷阱之中。



優尼從頭到尾只是默默地看著,對於蝴蝶在撞上蜘蛛網時她連伸手去救的意願也沒有。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只是認識的時候對方已經下了地獄了不是嗎?




是啊,就和那只淒美的蝴蝶一樣,優尼的命運亦是如此。
那個男人把她關在一片看似毫無限制的空間裡,其實只要稍稍往上點就會被蜘蛛網纏繞住並立刻進入地府。



--也許,他一直都在等優尼前來、決定往上的擁有那片天空的時候將她一網打盡,再也不讓她擁有妄想的機會?




「是的、那只是妄想……只是妄想……
「只是個永遠不能說出口的妄想……」


如壞掉的光碟般,不斷重複著那些字句。
優尼無神地、且無助地對著已再次回到繭型態的蝴蝶屍體呢喃著。



「是的、那只是妄想……只是妄想……

「只是個永遠不能說出口的……


「只是個永遠不能說……



「只是個永遠……




「只是個……





妄想。」







04.


「優尼想要什麼哪?」



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會是最後一次的問話。
只要優尼不回答他,白蘭將會問到有答案。





「小優尼想要什麼東西呢?」



其實他應該是心知肚明的不是嗎?
他應該最瞭解優尼的願望不是嗎?



--畢竟,最初將其奪走的人不就是他白蘭嗎?






「小優尼究竟想要什麼東西呢?」



這究竟是個請君入甕的手法,亦或是真正的想要得到答案呢?
面對白蘭精明狡詐的笑靨,優尼笑不出來、更回答不了話。






「小優尼,妳究竟想要什麼東西呢?」



說真的,優尼很想隨便講個洋娃娃之類的東西打混過去。
但偏偏白蘭的眼神很清楚地告訴她:我很清楚妳要的東西絕對不是一般同齡小女孩所要的東西,別想矇騙我。





「小優尼,妳究竟想要的是什麼東西呢?」
「沒有,白蘭大人,沒有。」她生澀地回應,逼著自己注視對方的瞳孔。
「喔,是嗎?但小優尼的眼睛再說話喔!」

一愣,她的手心冒著冷汗、滑滑地煞是不舒服。

「那是白蘭大人你的錯覺。」
「是嗎?但我看見,小優尼的眼神隱藏著劇烈的渴望喔!」

優尼驚訝且緊張地看著男人的瞳孔印出自己的身影,後者則是一派輕鬆地看著小女孩。





「我啊,很清楚小優尼是有願望的喔!
「所以,就讓我當一次聖誕老公公也不為過吧,小優尼?」白蘭露出那一百零一號微笑。



小優尼,妳究竟想要的是什麼樣的東西呢?






05.

答不上來。
她啞口無言地看著等待她回應的白蘭。



不是,是不能說才對。
說了,就什麼也沒了。



「不……知道……」沙啞地開了口。「我,不能說……」
「不能說什麼啊?」
「願望……那是,不能說的……」


她繳械了。
但她不會說出口的,那個禁忌的妄想。




白蘭蹲了下來與優尼平視,伸出大手輕壓她的頭。



「看來,小優尼很清楚喔!
「很清楚有些東西是不能說的喔!


「只能是個……妄想而已喔!」


白蘭的話語,聽得優尼膽顫心驚。
是在暗喻自己剛剛就像那蝴蝶脫出蛹殼的情形是嗎?






「不過,妳要記得喔!
「連那『妄想』也不准在出現,知道了嗎?」




「知道了。」

乖順地點了點頭,優尼明白自己是沒有說不的權力。


--所以,那個願望成了一個遙不可及、且不准在被喚起的妄想。






06.

What does a girl want?(一個小女孩想要什麼?)


She doesn’t want toys or story books or flowers, but she wants a thing that can’t be talk about.(她不想要玩具或故事書或鮮花,但是她想要一個不能被人談及的東西。)




She wants a thing, which she wouldn’t have chance to own it again.(她想要的東西是她再也沒有機會擁有的。)







She wants……(她想要)






FREEDOM”.  (自由。)



                             (完)








後記://

今天好勤奮!!竟然打了兩篇優尼祭的文!!!
(是說我不打ALL96祭文及阿綱生日賀文來這邊混幹嘛?)

白優、津優、幻優……怎麼都是和密魯奧菲雷的人玩啊?我也想寫寫看彭哥列的人和優尼的互動哪~~(沒靈感就是沒靈感)

算了!!有靈感再來完成這個妄想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