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五篇為一集,龜速更新中……

 

21.G髑

噓噓,女孩,不要說話、不要尖叫。
我會在這裡只是一場意外。

比出噤聲的手勢,庫洛姆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她打量著眼前的男人,一個和自家老大過份相似的男人

「很快的,我就會離開了。
「是的、一定是的。」

男人只是掏出精緻的懷錶,喃喃自語著、忽視被迫跟他同幾一床的可愛女孩。

「再一分鐘就到了。
「雷守說過只有三分鐘的時效的。」

這時,男人終於把床剩下的空間還給了正驚訝打量他的庫洛姆。

 

「啊,女孩,真的很抱歉。」

男人的聲音猶如一陣風地溫和,讓女孩有股舒服地感覺。

「有什麼,是我能回報給妳作為歉意的嗎?」

 

庫洛姆歪著頭,朱唇微啟:「你是誰?」
「Giotto,彭哥列初代首領。」他又看了眼懷錶,「時間到,再見了,女孩。

 

然後他的身體消逝。從不透明、轉為半透明,然後是完全得、抹滅去。
月色照在那男人消去的地方,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現過。


--喔,不,是有的、是有個男人在幾秒鐘前和自己道別的。


蔥指輕點剛剛那個自稱為Giotto的男人所躺過的床單。



好溫暖……

                                                                                                                                 完.

 

22.G春

「咿呀啊啊啊啊啊---」
不要叫。
「怎麼可能不要叫啊??」爸爸有個來路不明的男人憑空出現在你女兒的閨房啦!!你女兒會嫁不出去的啦!!
閉嘴。」金棕髮的男子瀟灑地坐在三浦春專用書桌的旋轉椅子上。「怎麼,嘴張得這麼大?這可不是一個身為淑女該有的樣子吧,女孩?」

阿、阿綱先生?」食指直直指著男人的面孔,「為什麼阿綱先生會憑空出現在這邊?難道阿綱先生學了魔術什麼的?」
「這樣很沒禮貌。」對方拍掉小春的手,「難道妳父母沒交過妳禮儀嗎?」
「這是魔術嗎阿綱先生?」小春睜著大眼看眼前的人,他有著和阿綱先生近似相同的容貌,只差在水攔透徹的眼睛及那股成熟的味道、喔,還有突然拔高的身軀,「可以再變一次給我看嗎?」
「無聊。」男人選擇瀏覽女孩書桌上的物品。「我不是那個什麼『阿綱』。」

一股寒意自三浦春的背脊升起。「你是誰?阿綱先生怎麼了?」難道這傢伙把阿綱先生的皮剝下來後披在自己身上?
「我不認識那個什麼鮪魚先生。我叫做Giotto。」他掏出了懷錶,「十五、十四--
「咦咦?你在倒數?你在我家裝了炸彈是嗎?」
沒理會小春的瘋言瘋語,Giotto逕自倒數著。「--十、九、八--
「呀啊啊,會爆炸、爆炸啊!!」小春不知所措地在房間裡來回走動著。
--四、三、二--

「快停下來啊!!」三浦春抓住Giotto的斗蓬。「要到一了啦!」
--零,時間到。

一陣煙霧自他身上發出,三浦春嚇得連忙放手離開並因為嗆到而連咳幾聲。
待她再次望向自己書桌椅時發現那男人早已消失。

「哈咿?人咧?」

                                                                                                                                    完.

23.乙揚(揚羽視角)

從小到大不都是嚷著要實行所謂的「單身主義」嗎?
我不是說了要當個單身貴族一輩子嗎?

那為什麼我會答應和澤田乙銘那個悶燒男人交往呢?
搞不懂啊、搞不懂啊!!


算了,和他交往其實和之前也沒什麼差別,還記得我們連握個手都是交往三個月後的事了。那傢伙現在連抱都沒有抱過我、連個親吻也沒有,是他不懂浪漫還是要我主動啊?

沒關係,反正交往也不等於步入禮堂嘛!所以我只要不答應他求婚就是了!
啊,對啦!反正等下也要去找他理論為什麼選哥哥不選我當霧守、然後趁機和他鬧翻臉,在酷酷地說「反正我們交不交往行為上都沒有差別,那還不如分手算了。」這樣不就很完美了嗎?

就這麼做吧!六道揚羽!!
反正爸爸不都是說「人要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努力」嗎?所以我只要這樣做就對啦!!

好!走!!

(十分鐘後,六道揚羽在首領辦公室中答應了澤田乙銘的求婚。)

                                                                                                                                    完.



24.綱平

一直以來,被她稱之為「澤田先生」的男人總是照顧著她。
是的,打從她三歲、隻身來到日本是就是這樣了。

所以,這次她想要換成自己來保護他。



一平從受重傷的澤田綱吉身旁站起,張開雙臂準備檔下敵人的攻擊。

                                                                                                                                   完.

25.犬髑

「臭女人,不要拿著那個對我晃啦!」
「可、可是,犬你不是餓了嗎?」

像是要呼應庫洛姆話似地,犬的肚子響起了一陣如打雷般的巨響。

「臭、臭女人,你不要管啦!!」
「可是,餓肚子不就是要吃東西嗎?」
「那也不要拿著那個對我晃啊!!」
「可、可是那不過是顆蘋果啊!」

「笨蛋女人!!你是不懂蘋果對我的意義為何啦!!」犬鬧脾氣似地環胸說道:「我只吃骸大人給我的蘋果!!」
「可是之前我也給過……」
之前不算數啦!!

庫洛姆低著頭,犬則是因為對方突然噤聲而感到不自在。

「喂、喂,妳不是在哭吧?」
「……」

沒有回應。犬在心中暗自大叫不妙。

「等一下,妳可別哭啊,我吃就--」
我知道了。

庫洛姆抬起頭來,臉上完全沒有淚水的痕跡。
她舉起手中的蘋果將其幻化成一個具有許多尖葉的橢圓形水果。

犬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如果是鳳梨,犬就會吃了吧?」庫洛姆微笑著,犬則是瞪著那顆熱帶水果,「如果犬要的話,我可以把它變成骸大人的模樣喔!」
「臭女人妳在搞什麼鬼啊!!」  

                                                                                                                                 完.

 

 

後記://
第二十一篇是G髑。爸爸這就叫做時空穿越對吧?(別裝傻)是說一男一女同床(G先生誤躺之)共枕(我懷疑G先生根本沒躺到)是很容易引人遐思的哪!(好髒的思想)

第二十二篇是G春。此篇副標(連正標都沒有哪來的副標?)可以是「G大人的時空旅行之三浦春篇」(那二十一篇是「庫洛姆˙髑髏篇」囉?)或是「G大人探訪X世的未來妻子可能人選之三浦春篇」(那我是不是該打京子篇啊?)是說G先生喜歡玩花樣,所以第二十一篇是像鬼魂一樣身體逐漸消逝、第二十二篇則是從煙霧中逃逸?(誤)

第二十三篇是乙揚。只是有股衝動想把揚羽答應乙銘求婚前的心理狀態給描述出來而寫了這篇。是說為什麼乙銘和揚羽的故事都出現在短篇集裡啊?(還有,骸爸爸那句的真正含意應該是「我死也要讓黑手黨變成血海」才對吧!)

第二十四篇是綱平。只是單純想表現出一平堅強的一面罷了。

第二十五篇是犬髑。很久沒寫搞笑得所以來亂了一篇。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