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ach-銀菊-銀˙月


*中秋節快樂,各位。
*我很喜歡銀菊,雖然哀傷但是很喜歡。

 

00.

蔥指捏起酒瓶,先是對著夜空玉盤一敬便豪爽地將其仰盡。


    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


膨鬆的金髮隨意披在身上,白晰的皮膚在月色的照耀下更加潔白。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身邊已推了不知多少酒瓶,松本亂菊的臉龐也浮現酒醉的酡紅。
然後,她迷亂的眼神突然聚起了焦,仰空問道:

 

 

             「銀,你在上面、過得好嗎?」

 

 

 


                                ˙

 

 

 

 

 

01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


第一次賞月是在銀走的那一天。
那天,銀正式離開了她、進入了虛界。
本想借酒消愁便坐在廊外木板上,正當她仰頭時,她看見了。


銀在夜空中對著她笑。


再眨眨眼,她才知道那是月亮和酒精聯合起來跟她開的玩笑。


那夜是上弦月,和銀的笑容一樣是圓弧彎鉤的。


但也因此,她沉墜於藉著月色來思故人。
每天都會坐在那,望著夜空、想像著銀正在俯視著自己、對著自己微笑。

 

 

她已身陷其中,無法自拔。

 

 


02


    秦時明月漢時關。


銀走了,月亮依舊有圓有缺,不曾因銀的不在而改變。
但銀走了,亂菊的心似乎也被他帶走了一部份,不然為何要看月亮來補齊?


她很清楚自己的左胸被銀偷走了一大塊、當作旅途的護身符帶走了。

 


哪哪,如果真的是護身符那亂菊也願意給。
只要銀沒事不會死、還會回來找她就好了。

 

就像小時候一樣,拿著食物回到自己身邊。

 

 

 

03


當時把刀架在他脖子上的觸感仍依稀留在指尖。


她那時滿心都是為了瀞靈廷而戰,毫無私心地對戰。
為了攔住叛徒,她願意將刀架在曾就過她一命的恩人脖上。

 

兩人的軀殼是首次如此接近。
兩人的心卻是首次如此遙遠。

 

--一道來自虛界的光照住銀。

--銀感慨著亂菊不該放手、該抓緊一點。

 

 


--銀說,對不起。

 

 

 

『對不起。』
那是因為辜負了亂菊的心意還是為了整件事來道歉?

 

 

--銀告訴我、拜託告訴我。
--在和我說對不起時你究竟在想些什麼?

 

 


04

 


銀月。


今夜,月兒依舊高高掛。
銀白色的月光灑在亂菊白晰的軀幹上。

 

銀˙月。

 

銀的笑意從月中傳來。
明明笑得很狡詐,但亂菊就是有種安心感。

 


若有人問亂菊,賞月是為了銀還是為了月?
她會毫不猶豫地回答是為了月而不是為了銀。

 


但她很清楚,她是為了銀而不是為了月。

 

 

05


銀月。


銀˙月。

 

銀…月。

 


銀……月。

 


--然後,所剩得只有一個字。

 

 

 

                               


 


後記://

久違的更新!!
開學忙、連週末打文的時間都被剝奪了大半。

 

我很喜歡銀菊。
總覺得銀跟亂菊的關係很複雜。

 

在這裡祝大家中秋節快樂啦!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