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五篇為一集,龜速更新中……
*06-10寫完了,沒看過的親可以考慮去挖一下……
*BL有,慎入


11.G綱

「還沒睡?」Giotto走到正埋頭讀著義大利文書的綱吉,柔聲問道。
「我想把這段看完。」綱吉應道。

Giotto看了看那少說還有十五行的段落,皺了皺眉頭。

「晚睡對身體不好。」Giotto語帶憂心地說道:「而且蠟燭的光太弱,很傷眼。」他可不希望綱吉那雙透徹的琥珀大眼得戴上眼鏡。
「可是……」甫開口想辯解,綱吉因Giotto突然坐到他身邊,並戴上手套、點起死氣之火的舉動而愣住了。

「這樣,會亮一點吧?」手中的死氣之火照亮了書頁,也照亮了綱吉的臉。
「Giotto你真的不必--」Giotto將用另一隻手止住了綱吉的話。
「我堅持。」
「可是,你這樣就不能睡了……」
「沒關係。」露出優雅且溫暖的微笑,「晚睡對我而言是常事,況且--能這樣陪你看書也不錯。」
「……謝謝。」臉微微紅,綱吉繼續低下頭看書。

今晚,兩人靜靜地看著書,直至深夜。
                                                                                                                                                            fin.

12.雲髑

--上午。眾人的休息室。

「雲雀,請問你有看到骸大人嗎?」探出頭,庫洛姆問道。
「沒有。」冷漠回應,雲雀的視線根本沒離開過報紙。
「謝謝。」頭又縮了回去。

--下午。地下的練習場。

「雲雀,請問你有看到骸大人嗎?」站在電梯中,庫洛姆大聲地問道正在激烈和機器打鬥的雲雀。
「沒有。」心思沒有移開機器,冷漠地回應。
「謝謝。」電梯門關上,她離開了。

雲雀的攻擊速度突然加快、力道也加強了許多。


--晚上。雲雀的房間。

「雲雀,請問你有看到骸大人嗎?」敲門進去後,庫洛姆劈頭就問。
「沒有。」皺著眉頭,雲雀猛地回答。
「謝謝。」

正要離開,卻被雲雀拉住手腕。

「有事嗎?」庫洛姆眨眨眼不解雲雀的動作。

雲雀沒多說什麼,只是俯身吻住她。
當她再次獲得呼吸的權力時,雲雀丟下了一句離開房間。

「不要在我面前一直提到那個男人。」
                                                                                                                                                            fin.

13.乙揚(子世代)

「為什麼不選我當霧守?」靛色長髮女人不滿地問道眼前和十代首領面孔相似的男人。「我和哥哥的能力差不多,為何不選我選他?」
「因為髐比妳更適合。他的個性比較符合霧之守護者這個職位。」男人只是輕聲地開口,「揚羽的情緒起伏太明顯了,會被識破。」

「那你要我當個小兵嗎?乙銘你很清楚我一直以成為守護者為目標的。」揚羽不服氣的說道。
「為什麼要那麼執著呢?」乙銘只是無奈的說,「如果不是守護者,行不行?」

「那你倒是說說看有什麼可以和首領直接面對面談話的職務?」
「這個嗎……」乙銘的嘴角突然拐起邪惡的微笑,「原來揚羽這麼想要天天見我啊?」
「不要扯開話題。」揚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有什麼職務嗎?」

「我想想……」乙銘突然笑了起來。他離開了辦公桌走向揚羽,「我覺得有個位子很適合妳呢……」
「是什麼?」揚羽問道。

乙銘從西裝外套掏出了一個小盒子,朝向揚羽打開。
揚羽露出了震驚、喜悅的表情。

「揚羽,妳願意當我的妻子嗎?」


14.骸綱

『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骸你還會待在彭哥列嗎?』
『我會在這都是為了奪取你的身體哪,澤田綱吉。』
『不要逃避我的問題,骸。我是認真的,你還會留在這裡嗎?』
『我跟你們沒什麼瓜葛。』
『我要親耳聽到你對我說會留還是不會。』
『為何要如此在乎這種細微的小事?』
『我想親耳聽你說。留、或不留?』

記得自己當時沒有回話,只是微笑看著他。
後來好像是他開口說希望自己可以留下來吧?

算了,不重要。
--反正都是過去式了,不是嗎?


六道骸跪在棺材旁邊,輕輕地撫摸過棺材的邊緣。

「我只會為你而留,綱吉。」
                                                                                                                                                            fin.
15.骸髑

庫洛姆對自己而言是個什麼樣的人?

說是妹妹但總覺得自己對她太過在意。
說是同伴但覺得她和犬、千種不一樣。

--說是情人,卻也還沒到那種階段。

所以,庫洛姆對自己而言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骸大人?」庫洛姆的聲音驚起了骸、讓他注意到自己已經發呆了好一陣子。「骸大人你還好嗎?」
「沒事的……有些累了而已。」骸合上書本(反正自己早就無心看下去了。),站了起來。
「骸大人要去休息了嗎?」庫洛姆問道。
「是哪。庫洛姆也想去休息了嗎?」骸的大手覆上庫洛姆的頭問道。
「我跟骸大人一起行動。」庫洛姆露出甜甜地笑容回應。


所以,庫洛姆對自己而言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先不去管吧。
就讓它順其自然下去。




後記://
第十一篇還是G綱。糟糕,G綱和骸綱的比例在我心中快水平化了。
第十二篇是綾綾期待的雲髑!!雲雀最後那句話後面應該還要加句「我會吃醋」才對XD
第十三篇是我的個人怨念。對自己設定的子世代很有愛哪!
第十四篇是骸綱。為什麼我的骸綱就是那麼沈重啊!?
第十五篇是骸髑。是說看完小寒的雲髑後而想出的前奏曲(?),時間大概是發生在庫洛姆遇到雲雀前吧!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