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賀文!!希望大家喜歡。
*看過《等。》的各位就可以理解這篇叫做「後續」(誤)
*骸亂入,注意。(真的是亂入,這篇是雲髑、骸算是「邊湊合兩人邊惹雲雀吃醋」)
*父親節賀文遙遙無期了各位。對不起我無能。(掩面)




劈啪!
一陣閃光閃過凪的窗前,直直落在地面。

轟隆隆隆隆--
如戰鼓般響亮的雷聲在凪的耳邊迴盪著。


凪不喜歡下雷雨的日子。
對於這種哪兒都去不了的感覺很無奈、很厭煩。
況且,那雲層厚得似乎要下個三天三夜才會結束。



「雨這樣子下……明天晚上真的能夠去的了祭典嗎?」凪的視線從書本轉向窗外如針落下般的雨絲,自顧自地說,「難得恭彌願意帶我去祭典……這樣下去不就泡湯了嗎?」



為了這個祭典,凪回絕了和班上女同學一起去的邀約,只因為那個總是拒人群於千里之外的雲雀恭彌竟然會異想天開的帶她去祭典玩及看晚上的煙花。她甚至還特別新買了一件浴衣準備要穿去哪!


「虧人家還很期待的說……希望不要終止啊……」嘟著嘴,凪望向窗外灰濛濛一片的雲層祈禱。她再次將注意回到書本上。


轟隆隆隆隆--

轟隆隆隆隆--

轟隆隆隆隆--

叮咚----


凪抬了起頭。剛剛是不是有門鈴聲?
等了一會兒沒動靜,她又繼續看書了。


轟隆隆隆隆--

叮咚----
叮咚----


等等,真的有人在按門鈴啊!
一意識到這件事,凪連忙打開房門衝下一樓去開門。

因為奶奶耳朵不好,所以當初就和奶奶說好開門由她來就好,沒想到這次反而害得客人站在外面這麼久。


「這麼晚了,會是誰啊?」經過時鐘時凪發現已經晚上九點了,是誰這麼晚才來拜訪她們家?


「抱歉,久等了。」打開門,凪看到有個人影站在門口,「請問是--」

後者往前走了一步讓凪可以看見自己。
凪一看清楚來人便大叫了起來。

「咦咦咦----!!」
「哈囉。」來者露出慣有的笑容和凪打招呼。
「為、為什麼你、你會--」她說不下去了。
「好久不見。」來者露出笑容,「庫洛姆˙髑髏。

--------------------------------------

Hitman Reborn-雲髑-夏日祭典

--------------------------------------

「請妳用十八個字以內的文字告訴我為什麼這傢伙會跟妳一起出現在這裡。」咬著牙,雲雀恭彌怒氣沖沖地對著眼前的女孩質問道。

「這、這是因為--」凪攪著手指正想要解釋前因後果時,肩膀被一隻大手搭上。

「這是因為庫洛姆是我在日本的熟人及知道住家地址的對象。昨天我一個人從義大利來這正好旅館都客滿了,所以我只好跑去她家借住一晚,她奶奶還送我一套浴衣呢!」六道骸笑笑地解釋道並順便把凪往自己這邊拉近了些,「共六十九字,滿意嗎?」

「我說的是十八字以內!」雲雀毫不猶豫地從和服中掏出拐子準備咬殺某位趁機吃凪豆腐(?)的男人,「把手從她的肩膀移開。」
「庫洛姆,妳的朋友可真好戰哪。」骸無所謂地笑笑放開凪的肩膀。
「六道學長,恭彌他只是--」凪正要解釋的時候,因為注意到骸手上多出來的三叉戟而說不下去。
想不到跟我是同好哪……」骸露出嗜血的笑容,「我們來打一場吧!」
「我奉陪。」眼神一凜,準備大開殺戒。


「等、等一下!!你們兩個不要穿著浴衣打架啦!很丟臉耶!」凪連忙制止準備要大打一場的兩人,「而且我們不是要去參加夏日祭典的嗎?不要打啦!」最後一句是幾近吼出來的。


「唉呀呀,既然我親愛的庫洛姆都這麼說了,那只好收手了。」骸笑笑地對著雲雀說道,後者則是不甘願的收起拐子。
「六道學長,我……」聽到骸的說法,庫洛姆的臉紅了。
「凪,過來。」雲雀抓起凪纖細的手腕一個逕地望前走、刻意把骸留在後頭。
「等、等一下啦恭彌,六道學長他--」
他有腳會自己走路。」雲雀擅自把話接下去。
「不是啦!我是說六道學長他又不知道路,可能會--」
他的眼睛雖然一紅一藍但沒有失明。」雲雀硬生生地打斷凪的話,「他會自己跟上來的,況且這裡人還不算多。」

凪眨了眨眼,小聲問道:「恭彌是因為六道學長來在生氣嗎?」
聞言,雲雀僵硬地點了點頭。

「恭彌為什麼會討厭六道學長呢?」因為妳跟他走的太近!!雲雀抿著嘴把這句醋味十足的理由說出口。「六道學長他並沒有惹到恭彌啊?」
「我問妳,他在黑曜當交換學生當了幾個月,難道只知道妳家地址不知道別人的嗎?」雲雀悻悻地說,「妳難道沒有想過他可能會對妳不利嗎?」

「我可不會對庫洛姆出手喔!」骸突然插嘴說道。他不知何時走到了凪的另一邊,導致雲雀皺了皺眉頭。「恭彌,你這樣會讓女生的手留下紅印喔!」
「誰准你叫我恭彌的!」雲雀憤恨地止住腳步斥道。
「因為庫洛姆總是恭彌、恭彌的叫你,我只好跟著叫啦!」骸露出了優雅地笑容,「不然,敢問恭彌先生貴姓?」
「雲雀。」口氣僵硬的答道。
「雲雀,可以請你放開庫洛姆的手腕嗎?她白皙的手腕要是留下紅印可就不好看囉!」骸貌似貼心地說道。

雲雀瞪了骸一眼,輕輕放開凪的手腕。
凪眨了眨紫水晶般的大眼睛,說道:「恭彌,你好難得這麼聽別人的話喔!」

雲雀瞪了她一眼,不發一語的往神社的方向走去。

「恭彌?」凪不太理解地看著雲雀離去的背影,「生氣了嗎?」
「庫洛姆,你這個叫做雲雀恭彌的朋友還真有趣。」骸湊進凪說道,「是男朋友嗎?之前送機的時候不就是他陪妳來的嗎?」
「不、不是的,我和他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凪臉紅的否認。
「喔,是這樣哪……」骸壞心眼的冒出一句:「這就叫做『友達以上,戀人未滿』是吧!」
「那、那個,六道學長,恭彌會生氣都是我的錯。請你等一等我馬上就請恭彌回來跟我們走。」說完就急急地跑去向前方的雲雀賠不是。

這叫做變相逃跑吧!骸忖道。

再看著眼前自家的庫洛姆妹妹對著雲雀猛彎腰道歉、雲雀臉色難看的瞪著自己(八成在怪說為什麼要她來道歉而不是自己來),骸的臉上露出了高深莫測的笑容。

雲雀恭彌,明明想殺人卻又沒動手(十之八九是為了庫洛姆吧!),目前看來是個很適合捉弄的對象。骸的笑容更加深奧了。


「六道學長,恭彌說我們該走了!」凪回頭向骸招手說道。
「來了來了。」露出人蓄無害的好青年笑容(為了騙凪自己並沒有什麼會危及整個並盛安危的想法?),骸連忙跟了上去。

--------------------------------------

「三根考魷魚,謝謝惠顧。」攤販老闆遞給凪三根烤魷魚時聲音宏亮地說道。
「謝謝。」凪點了點頭接了過來,接著一人一隻的遞給正在後面比大小眼(雲雀單方)的兩個男生,「來。」
「謝謝。」雲雀接過來吃。
「這個是?」骸指著手上竹籤上的魷魚問道。
「這是烤魷魚,很好吃的喔!」凪笑笑地說道,「六道學長是義大利人嘛!應該沒吃過這種東西哪!」
「我試試看。」骸嘗試性地咬了一口,「味道還不錯的。」
「我就說吧!」凪開心地笑了。
「多虧有庫洛姆才能讓我嚐到這麼美味的食物呢!」骸笑笑地說道。

「凪,妳還不吃嗎?涼了就不好了。」雲雀插入一句。他的魷魚已經少了三分之一了。
「啊!我都忘了!恭彌,謝謝你的提醒。」凪點了點頭開始咬。
「等下吃完了我們還要去撈金魚的,不是嗎?」雲雀又說道。「妳之前可是跟我說了好幾次妳想要玩玩撈金魚的活動的。到時沒得玩就麻煩了。」
「我、我知道啦!」凪又加快了速度,但因為魷魚的高溫而不敢吃太大口。
「雲雀,妳這樣催庫洛姆的話會害她燙到喉嚨的。」骸指責了雲雀,接著用溫柔的語氣對凪說:「不要勉強,我們會等妳的。」
「嗯,我知道了。」說是這麼說,凪依然很努力想把魷魚早點解決掉。

是為了金魚還是為了雲雀的話呢?骸邊啃魷魚邊忖道。

「拿來。」雲雀突然搶過凪手上的烤魷魚。
「恭彌,我--」凪停住了說話,楞楞地看著雲雀的動作。

他在幫她吹涼?以冷酷無情出名的雲雀恭彌會幫她把烤魷魚吹涼?
天要下紅雨了嗎?

「這樣應該會比較容易吃。」雲雀再次把烤魷魚還給凪。「快吃吧,沒那麼燙了。」
「嗯。」試咬了一口,凪點了點頭道謝。

「原來雲雀也有這麼溫柔的一面哪?」骸惡意的冒出一句。「那也幫我吹涼好了。」
「拒絕。」雲雀自顧自的吃著自己的烤魷魚。
「不能看在我是外國人的份上嗎?」骸刻意問道。
「拒絕。」
「原來雲雀只服務女性哪……」
「並不是。」雲雀皺起眉頭。這個鳳梨頭到底要說什麼?
「喔,要更正成只服務庫洛姆是吧?」骸露出惡意的笑容,「看來小倆口的感情真好,那我還是不要多加打擾兩位的相處時光好了。」

「再說就咬殺。」嘴巴上是惡狠狠地說出這句話,但加上了臉上的紅暈卻沒什麼威脅力。
「等、等一下啦!六道學長,我都說了我和恭彌只是很要好的朋友而已啦!」凪的臉也紅了起來。
「喔--」拉高語音,骸說道:「很可疑喔?」
「真、真的啦!我、我和恭彌還不是男女朋友啦!」凪急得想要辯解。
「『還不是』?所以未來會是嗎?」骸抓住了語病。
「不、不是的,我、我--」

「凪,別理他,我們去撈金魚。」雲雀拉起她的手。
「喔,好的。」凪乖乖跟上。
「唉呀呀,這麼快就結束啦?」骸跟了上去自顧自地說。「真可惜。」

--------------------------------------

凪坐在小板凳上,大大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在水中悠游的魚兒。
手上的魚撈早已蓄勢待發,準備來個突襲進攻。

趁著凪把注意力放在魚兒的身上時,一旁的雲雀和骸反而談判了起來。
喔,沒錯,是「小小聲不願讓第三者聽見的談判」。

「我們還是打開天窗把話說清楚,雲雀你到底有沒有想過要追到庫洛姆的想法啊?」骸一臉正色地問道。「你要是耽誤了庫洛姆的幸福我可是會宰了你的。」
「應該是由我來問你,你到底對凪抱有著什麼情感?」雲雀惡狠狠地瞪著骸。
「妹妹。」骸說,「她比較像是我的妹妹。我跟她說過了,她沒告訴你嗎?」
「我只是想要再確認罷了。」雲雀說道。
「你呢?」
「……我喜歡她。」
「然後?」
「沒有然後。」

骸無奈地嘆了口氣。
好你個楞小子,庫洛姆和你的關係難怪不會有進展。

「沒想過要告白?」
「有。」
「什麼時候?」
「等到確定她心意的時候。」

骸再次嘆口氣。
果然這傢伙的腦袋是石頭做的。

「她不是說了嗎?」
「說什麼?」雲雀不解。
「『我和恭彌還不是男女朋友』,你也在場耶!」骸搖頭,「反應夠慢。」
「有什麼不對嗎?」雲雀還是不理解。
「她說『還不是』,不就表示以後可能會是嗎?」我剛剛不是也這樣說了嗎?這傢伙的腦子是不是還被灌滿了膠水啊!?「什麼時候告白?」

雲雀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天!這傢伙沒救了!「看煙花的時候告白。」骸半命令式地說道:「不然我這個作哥哥的一定會把你給碎屍萬段。」
「那就來試試看啊!」早就想和骸打一場的雲雀挑釁地說道。
「你!!」凪的未來丈夫為什麼會這麼讓他想要動真格呢?

「你們看!!我撈到的兩條金魚耶!一黑一紅喔!」凪舉高了手中的塑膠水袋跑向了兩人。

「恭喜。」平靜地說出,但語氣中卻不失讚賞之情。
「真的嗎?庫洛姆做得好啊!」骸的大手撫上凪的頭髮。
「謝謝。」凪甜甜地笑了。「我們要去哪裡看煙花,時間快到了。」

「跟我來。」

說完,雲雀便轉身帶領兩人前往待會的觀賞位置。

--------------------------------------

「委員長,位置已經幫你們準備好了。」並盛風紀委員會的副委員長恭敬地對來者說道。
「草壁,謝了。」

一個四周無人(此地疑似被並盛風紀委員會的人給佔位了)、坡度不算大的小山坡,上面鋪了快黑色的防水布避免露水沾濕了衣服。
這裡可謂為觀賞煙花的最佳地點。

「恭彌,這是你為我們準備的嗎?」凪坐在布上問道。「我們要在這裡看煙花嗎?」
「嗯。」雲雀點了點頭。
「那那邊的飛機頭,你要不要和我們一起坐在這邊看?」凪問了問站在一旁的草壁。
「不了,我等會就要離開。這邊是特別留給委員長的。」
「我和你一起走。」骸向草壁說道。
「咦?六道學長?」凪不解地看著骸的舉動。

我可不能打擾你們兩個看煙花哪!當然,這句話骸是不可能說出口的(否則等下就演變成他和雲雀的對決)。

「我想和並盛的人多聊聊天,所以我先走了。」骸向草壁示意該離開了。
「我們很歡迎你,六道。」草壁會意了過來,跟骸離開了。




「六道學長就這樣走啦?」凪不理解地看著走遠的骸。
「不用管他。」那傢伙該不會是刻意製造機會吧?雲雀皺眉想道。

砰!砰!砰!
紅色、綠色、青色……各色的煙花照亮了天空、也照亮了兩人的容顏。

「好美……」凪的紫色眼睛反映出了煙花的顏色,她喃喃自語。
「沒錯。是很美。」雲雀附和道,只是他的視線不是滿天煙花而是身旁的女孩。

他的手不自覺地附在她的小手上面。
凪沒有意識到,應該是因為在專心看著天空上的一朵朵盛開的花吧!

「恭彌。」凪臉轉向雲雀喚他的名。她的側臉不斷打上各色牆光。
「什麼事?」只是靜靜地看著她,漆黑的雙眸此時也除了強光硬大上的色彩還多了個女孩的笑靨。
「謝謝你帶我來這,我好高興。」凪咧著嘴笑得好不開心,「和恭彌來祭典果然是對的。」

他握緊了原本被疊在下面、屬於凪的小手,十指交扣。

然後,沒有來的。
雲雀向凪靠了過去,將兩人臉間的距離化成零。

接著,雲雀的兩片唇瓣在離開凪的雙唇時,遊移到了她的耳際。
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出那百年不變的示愛話語。

「凪,我愛妳。」

小小聲的,但她聽到了。
凪笑得如那些煙花般燦爛。










樹叢後,有兩抹人影看了一切。
我們姑且稱兩位為偷窺狂先生A和偷窺狂先生B好了。

「果然,我一看到那女孩就知道她是委員長的人了。」偷窺狂先生A用著「我家的孩子終於長大」的口吻說著:「那女孩和委員長果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哪!」
「搞什麼!那傢伙竟敢直接吻我家的庫洛姆!」偷窺狂先生B怒氣沖沖地說道:「我明明是叫他告白,他就直接跳到三壘!?」

--委員長你的春天終於來了。by偷窺狂先生A的OS
--死麻雀(?)你竟敢強吻我妹(?),信不信我以後找你麻煩?by偷窺狂先生B的OS


                                  (完)



後記://

砂糖後段灑好多。
算了,反正都架空了,雲髑就是要甜甜的才好!!

我比較喜歡最後一段的偷窺狂二人組。(笑)
那是最後靈機一動加上去的。加得很高興,真的。


這篇本來是想寫校慶,不過既然是七夕又是炎炎夏日,寫祭典會比較好吧!
烤魷魚的話我是不知道祭典有沒有啦!不過我在漁人碼頭那邊買過一支吃,那家做得很不錯!(拇指)

唔……老爸說明天禁用電腦,所以明天我可能是變不出父親節賀文了。
乙銘對不起,我會補給你的(應該吧)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