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這應該叫做分班症候群(搔頭),畢竟我真的很愛108嘛……
*因為是小說,所以叫虛構。那個108的白目敢來更我確認我是否正常哪個就死定了(信不信我每天去你班報到!)

 

 

我問:「天下無不散的宴席,在歡樂也有分別的時候。既然如此,何需動真情來和大家相處?」她只回我莞爾一笑。

我又問:「只不過是一年,難道妳真那般多情?同儕仍會再相見,不過是在不同班罷了。」她清搖頭、望向別處。

我追問:「難不成妳愛上了哪個男同學,因怕和他分開而在憂鬱?」她笑了出來,異於往常的豪爽笑法,我耳邊充斥著如鈴般的清脆笑聲。


「沒錯,我是戀愛了。」她說,「我愛上了這個班、一零八的一切。」


我從未見過如此少女的影。

-------------------------------------------

會注意到影的異狀全是因為她把日記給我看。
她說那是她從六月二十三日起記得日記,片段片段的紀錄只為了保留當下的感覺。

「我可是指給妳看喔,嵐。連老趙問我在寫什麼時我都說不給看喔!」她遞給我時事如此說的。

那份(只寫了三天的)日記,確切地記錄了影的想法、情緒及不捨--她很不想分班。她提到了生輔師發的小卡、提到了班遊及生態營、提到了要離開的老師、提到了翎的影片、提到了只飛機……還有好多事。

我從未注意到期末考的前三天發生了這麼多事。我發現自己浪費了一整年的時間卻沒留下任何記錄。




當把日記還給她時,我不知該說什麼。她似乎摸透了我的想法,逕自開口:「我在三月多時曾想過要把這一年用小說的形式寫出來。」我點了點頭,當時影用了我的名字以第一人稱的方式來書寫。

「可是,妳沒完成。」我說,「這日記本還夾著當時私下手稿。」
她悵然一校地說:「我忘了。我忘記了好多事、忘記了好多片段。那些日常中的不平凡我以忘了大半。我寫不下去了。」

我看著她,不知如何應對。

「我這個禮拜才想到可以用日記來記錄,但明天就要期末考我是無暇寫了。」影歎氣。

影很愛一零八,從她在家政課對大家說話說到哭就知道了。我覺得心好痛,因為我連捕捉日常所示的動力都喪失了。

「我真的不想分班、真的。」影哽咽地說著,「我不想失去大家,我想在和大家一起上課、一起喧囂。我不想和大家道別!」

我看著她的被,安慰的話語卡在喉嚨說不出口。




一年前,我正式從影的精神分裂出來,影(原來的人格體)將我取名為「王苡嵐」,簡稱為「嵐」。

我比較害羞內向、影則極為豪爽開朗;我比較擅長讀說、她比較會經營人際關係。我們在同一個軀殼裡卻少有主權爭紛--我們很清楚如何分工。

所以我很訝異喜歡天馬行空的影會開始寫日記,連我這個務實派都放棄這種麻煩是,她竟然再寫。




「嵐,我好怕到時我會哭得很慘,怎麼辦?」影問。
「那--我在結業式結束到去找社長這段期間都來代替妳好了。我會替妳要全般的簽名的。」我好心地補上一句。

-------------------------------------------

「我想請大家簽名,可是現在……」老班環視正離開會場的眾人,欲言又止地問站在她身旁的賴。
「那就先跑回教室去啊!」站在一旁的伯宣建議,老班連忙非也似地跑向教室。

--影,辛苦妳還要跑步了。我一定會幫妳拿簽名的。
--嵐,麻煩了。我在想我一到教室就會崩潰吧!等下就交給妳了。

老班停在教室門口,喘了幾口氣便大聲地對那些從活動中心回來的同學們喊著:「各位!麻煩在筆記本上留下你們的簽名!」接著,她將剛剛在會場用的日記本往後翻兩頁給大家簽。

--影,妳剛寫了什麼?
--最後一天的日記及給大家的話。

老班無奈的笑了一下又繼續請人簽名了。

                                                                                                                                                                 (完)


後記://

本來在聽周杰倫的「不能說的秘密」,怎麼曉得觸動了哪根筋開始拿之前的隨筆過來這邊發。可能是情緒問題吧!(茶)

我在班上的綽號是「老班」,「影」是我最愛的一個字、「王苡嵐」這個角色曾經是我拿來寫「班上回憶錄」(自己寫給自己看的,雖然當時也真的有大肆宣傳就是了)所創的「班上第三十九號轉學生」。

文章中有提到的綽號都是我的同學。我是依照當時情況寫下這篇文的,並沒有個人因素而略過不寫。(好吧,如果我有記錯再說)




我是真的很愛一零八的。
基於「影+嵐=老班」的固定理論下,剛剛那篇全是我的真心話。(這就叫做「真情告白」嗎?)
我說了,我在最後一天一定不會崩潰給大家看(心裡已經崩潰無數次不算),看來我真的做到囉!

一零八永遠活在我心中,我發誓。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