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為下篇。下列補注於其他回也可見。
*此乃骸髑
*這麼久才寫,我很抱歉(所以附加物和後記繼續讓我延吧!)(毆)

 

*是說2/14過了這麼久才出現這篇甜文,我真的太混了啦……請大家併著3/14一起慶祝(?)
*所謂的ALL髑其實只有首領和六位守護者啦……別要求太多(了髑、雲髑的部分卡了好久)
*十年後場景有、戒指尚未破壞有、小藍波時空旅行亂入有
*補償物:小藍波在十年後被各位安慰(?)的片段解說(?)


------------------------------------

巧克力(下)

------------------------------------
最後是骸

 


一手提著行李箱。
一紅一藍的雙瞳環視大廳。
一束靛色長髮飄逸著。


很好,到目前為止都合乎計畫。


六道骸步向大門,準備去招計程車。
這樣,就可以給他們一個驚喜了。


尤其今天是特別的日子
親愛的庫洛姆一定會雙手奉上她做的巧克力。

如果他說他不想吃巧克力比較想吃庫洛姆的話,庫洛姆會有什麼反應呢?


六道骸不懷好意的想著。

 


骸大人!!


六道骸笑了。
想不到自己想見庫洛姆想見到這種地不了呀!

幻聽(?)都出現了。

 

骸大人!!
是我,庫洛姆呀!!
我們來接您了,您在哪裡呀?


骸對於最後那句話感到錯愕。

『我們來接您了。』
他們怎麼知道我回來了?


骸大人?請您回答我!


骸搖了搖頭使自己清醒。


庫洛姆?

骸大人!!您終於回答我了!!
我叫了您叫了好幾天您都沒回,我還以為……
不過,幸好骸大人您還活著。


骸楞了一下。
這就叫做被人不相信還活得下來嗎?


庫洛姆妳別擔心,我可是死不了的。
我可是六道骸啊!!


偷偷(?)自豪一下不為過吧!


骸大人,您在哪裡?

大廳。阿犬和千種也在嗎?

在!大家都來接骸大人您了!

真是辛苦庫洛姆你們了。

不會,骸大人為我們做的可是更多呢。
啊!我看到骸大人您了!!


骸抬頭,果然看到三名穿著西裝的男女正像他奔來。
跑在前頭的是犬(進入獵豹模式,「跑」了過來)、其次是庫洛姆(手上還抱著手提袋)、最後是千種(唯一一個「走」過來的)。


「哈哈,我又贏啦!」犬像個孩子,舉高雙手歡呼。
「阿犬你進入獵豹模式,當然會贏哪!」庫洛姆有些不服氣。也許是因為相處久了,庫洛姆不像以前一樣那麼怕犬。
「比這種東西太麻煩了。」千種推了下眼鏡,「阿犬,你的西裝褲快破了。」
「噯,這種東西再找彭哥列那個娘娘腔首領要就有了啦!」犬毫不在乎的說。
「噓,小聲點,大家在看你了。」庫洛姆提醒犬要注意周遭的視線。
「管他的,那種東西不重要啦!」犬罵回去。

「看來,大家都非常快樂呢。」

六道骸的臉上雖然帶著笑,不過臉好像比平常黑了些。
犬打了個冷顫,千種流下了冷汗,庫洛姆則是神色自若、沒發現有什麼不對。


糟糕了……骸大人一定是因為自己被忽略才……


「啊!對了!」庫洛姆驚叫,「骸大人!!歡迎您回來!!」
「謝謝。」那一瞬間,骸臉上的黑影頓時消失。「庫洛姆有沒有想我啊?」
「有啊!每天都在叫骸大人,但是骸大人都不理我……」
「噯,那都是因為任務太忙,沒時間回話啊……」


看著骸眉飛色舞的和庫洛姆說話,一旁的犬悄悄地湊向千種。


「千種,你不覺得骸大人特別偏愛髑髏嗎?」
「……不否認。」

 

「我們回去吧!」骸說,「回去在說。」
「好!!走吧!!」犬第一個往大門方向走。
「阿犬,等一下。」骸把犬叫住。
「什麼事?」犬滴了滴冷汗。

天,他就是為了要從骸大人的腹黑笑容逃開才這麼快就要閃人耶!

「拿著。」骸把行李箱舉到犬面前,後者乖乖接下。
「庫洛姆,我們走吧。」六道骸做了個邀請的動作,牽著庫洛姆的手離開。

「千種,我覺得骸大人真的很偏心耶……」犬小聲的對著身邊的千種抱怨。
「……我也相信是這樣。」千種看了看前方的兩人,下了結論。

 

 

車上---

「那個……骸大人?」
「什麼事?」

「可以……請您不要把手……放在我的……腰上嗎?」片片斷斷的字句,表現出庫洛姆想要制止骸的行動卻又不敢直說的遲疑。

「噯,可是這樣我會比較舒服耶。」骸說出了一句意義不名的話語。

「可是……那個……我……」庫洛姆不知道該如何接話。

「庫洛姆討厭我嗎?」骸把手收了回去,一臉哀傷的問,「原來我這麼惹人厭……」
「並、並沒有!」庫洛姆連忙回答,「我並不討厭骸大人!!」
「那,庫洛姆喜歡嗎?」骸反問。
「啊,這個、那個……我……」庫洛姆臉紅得說不出個所以然。
「哪,庫洛姆快回答啊。」骸輕挑起庫洛姆的下巴,讓她直視自己。

 

 

「千種,我好像看到一隻貓在戲弄魚缸裡的魚耶?」犬看向後視鏡。
「……恭喜你學會用譬喻法來說話了。」千種雙手握著方向盤回應犬。

 

 

「庫洛姆今天有沒有要給我什麼啊?」六道骸問著坐在他大腿上的庫洛姆(被拉上去的)。
「啊!有,」庫洛姆拿起一直抱在懷裡的袋子,從中掏出一個盒子。「請收下。」


六道骸打開了盒子。


「啊,是霧之戒啊!」骸拿起巧克力製的戒指,端詳。
「是的,」庫洛姆低著頭問,「……骸大人喜歡嗎?」
「很喜歡喔。」骸趁庫洛姆不注意時偷親了她的額頭一下。
「骸、骸大人!」摀著額頭,庫洛姆的臉又紅了。
「庫洛姆真可愛。」骸笑著回應。「這個戒指工很細呢!」

骸突然把庫洛姆的手抓了起來。

「骸大人?」
「庫洛姆應該戴得下這枚戒指吧!」
「咦?可是巧克力會融掉啊!」
「沒關係,先套套看再說。」

六道骸替庫洛姆套上了戒指。

「……這樣很像要結婚呢,骸大人。」庫洛姆臉紅著看著骸幫自己套上戒指。
「那,我們明天就發婚禮邀請函好不好?」骸說。
「不行啦!」庫洛姆低聲叫著反對。
「呵呵呵,庫洛姆真的好可愛呢。」六道骸把庫洛姆往自己身上拉了些。

「不過,要是戒指融了可就不好了。」

骸輕輕按住庫洛姆右手無名指上的戒指。


一陣煙霧自他的皮質手套下蔓延出來。


「骸大人?」庫洛姆問。
「好了。」骸緩緩移開手指。「來,這是給庫洛姆的禮物。」


原本巧克力色的霧之戒指變成銀製的霧之戒指。

「骸、骸大人?」
「喜歡嗎?」骸問。
「嗯!」

「那是說,庫洛姆願意嫁給我囉?」
「骸、骸大人,怎、怎麼又談這個了?」庫洛姆臉又紅了。
「呵呵呵,我可是認真的喔!」

 

 

「……千種,你不覺得後面閃光閃得很厲害嗎?」犬瞄了眼後視鏡。
「……我可以借你墨鏡。」千種從西裝內側掏出一副墨鏡。


                                 (待?)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