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乃是母親節賀文(私心的補上「雲雀生日賀文」一句)
  *家庭設定有,盼父親節那天小靜和小夜還能再出場(羽姬是串場的,這篇是雲雀家首重)
  *十年後有、雲雀家(雲春)出現有、澤田家(綱京)串場有(喔,連出場都沒出場)
    
    
    
    
    
    
  粉紅色的康乃馨自幼稚園老師手中一朵朵放在學生們的面前。
  各色的卡片紙則由學生們跑到前面長桌去選自己喜愛的顏色。
    
    
  雲雀 靜選了一張粉紫色的卡片紙。她跑到前面幾排的位子。
  雲雀 夜選了一張淺藍色的卡片紙。他走向遠離大眾的位子。
    
    
  「小靜,妳要畫什麼?」澤田 羽姬坐到小靜的左手邊問。她選了一張奶油黃的卡片紙。
  「我想畫一個大愛心給媽媽。」小靜眨了眨黑色的眼睛,興奮的說:「我想要表現出我對媽媽的愛。」
    
  「小春阿姨一定會很高興的。」羽姬笑了。「那小夜會畫什麼呢?」
    
  「小夜嗎?……我想應該是朵康乃馨吧!」小靜歪著頭想,「小夜不喜歡把自己的情緒全都表露出來,所以應該不會直言出他喜歡媽媽吧!」
    
    
  「喔。」羽姬轉頭看了下坐在最後面的小夜,他已經拿出自己那支可以射出鋼線的手錶來玩了。「他又在玩雲雀叔叔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了。」
    
  「妳說鋼線嗎?小夜最喜歡了。」小靜開心的說,「每天都要玩上幾個小時才甘願呢!」
  「妳不也是一樣,每到週末都巴著山本叔叔教妳劍術。」羽姬說,撐著頭笑。
  「因為我長大以後要當最強的劍士,和爸爸、小夜一起保護媽媽!」小靜握拳發誓。
    
    
    
  「好了,孩子們,保持安靜。」幼稚園老師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靜。「各位知道這個禮拜天是什麼日子嗎?」
  「母親節!」大家頗有朝氣的回答。
  「沒錯!所以我現在要教大家怎麼做母親節卡片,首先……」
    
    
  --------------------------------------
    
  Hitman Reborn-雲春親子-致母親
    
  --------------------------------------
    
    
  「恭彌,你今天不上班哪?」小春從院子走進來,發現自家老公還悠哉悠哉的坐在客廳看報紙。
  「澤田放我假。」雲雀恭彌沒抬頭回答。「不過明天我又得出差去了,約一個禮拜。」
  「是嗎……」小春有些失望,「又要看不見恭彌了。而且這個禮拜天還是母親節,本想帶孩子們一起去外面吃……」
  「我很快就會回來。」雲雀又翻了一頁報紙。雲豆停在他的頭上,唱起並盛的校歌。
    
  「行李打包好了嗎?」小春又問。
  「打包好了,在床頭櫃前。」雲雀平淡的說著。
  「我去看看。」小春輕快的跑到主房。
    
    
  雲雀放下報紙。
  雖然有點對不起自己的妻子,不過既然明天又要跑到威尼斯和某個家族談判,今天當然要威脅澤田放一天假啊!
    
  要是讓他少看到一天可愛的妻子,他可是會很難受的呢。
    
    
  「恭彌!!你怎麼沒多拿一套西裝!!」小春的聲音從主房裡傳出。「我不是說過了,你們竟然這麼會弄髒自己的西裝,就該多帶一套啊!」
    
    
  雲雀放下報紙,搔了搔蓬亂的頭髮走向主房。
  雲豆展翅飛起離去。
    
    
    
  母親節啊……
    
  雲雀恭彌邊走邊思索自己該如何帶給妻子一個好禮物。
    
  --------------------------------------
    
  「小夜,我要看你的卡片!」一下課,小靜就衝到小夜的面前,伸手要卡片。
  「不要。」小夜一口拒絕。
  「我要看。」小靜叉著腰說道,「給我。」
  「妳又不是媽媽。」小夜靜靜地說著:「我的卡片只給媽媽看。」
  「媽說過,在外面我這個作女兒的就要像媽媽一樣照顧弟弟。」小靜理直氣壯的說:「現在我是你媽媽,拿來。」
  「我不承認妳這個只早我15分鐘出來的姊姊是我媽媽。」小夜反駁,「我的媽媽是雲雀 春。」
    
  「給我看。」小靜說:「不然我哭給你看喔!」
  「咦?為什麼要哭?」小夜慌了手腳,他最怕小靜哭了。每次小靜哭都要花上更久的時間才收的住。
  「因、因為小夜都欺負我,不、不把我這個姊姊放在眼裡……」小靜開始抽蓄,「小夜好壞,都、都不讓我看他畫、畫的卡片……」
    
  「等、等一下。」小夜連忙制止努力讓自己沉浸在悲傷氣氛好來催淚的小靜。「我、我借妳就是了。」臉紅著撇過頭。
  「太、太好了。」小靜雖然笑了,不過口氣還是像要哭的樣子。
  「不准這樣講話。」小夜撇過頭遞給小靜自己的卡片。「我會認為妳還在哭。」
  「因、因為剛剛氣氛太好了,止不住嘛!」小靜的聲音恢復原本的朝氣活力,「你看,現在就沒事啦!」
  「不准說出感想喔。」小夜警告,小靜笑嘻嘻拿過來看。
    
    
  「哇喔!小夜你好會畫畫喔!」小靜驚呼,引來大家的注意。
  「笨蛋!就說了不要講感想!」小夜注意到大家朝這個方向走來,連忙和小靜說:「小靜,快點把卡片還我。」
  「不要,我還沒看完。」小靜立刻拒絕小夜。
  「快啦!他們要來了!」小夜驚恐的看著四周的人群。
    
  「小靜,妳在看什麼?」羽姬走了過來。
  「羽姬,妳看妳看,這是小夜畫的媽媽耶!」小靜指著上面的圖。
  「哇!好像小春阿姨喔!」羽姬彎著腰對趴在桌上裝睡的小夜說:「小夜你果然很會畫畫呢!好厲害。」
    
  小夜的耳根子紅了。
    
  「雲雀 靜!我也要看!」
  「天哪!好像啊!」
  「是雲雀阿姨耶!」
  「雲雀 夜,平常看你一個人在那邊玩,想不到你這麼會畫畫啊!」
  「雲雀好厲害喔!」
    
  一群幼稚園學生聚在小靜身邊嘰嘰咕咕地談論起來。
    
  「不要聚在一起!!我不喜歡!!」小夜爆發了,跳起來搶過小靜手中的卡片,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嘴巴還碎碎唸著:「要不是羽姬在……」
  「唉呀!小夜!!我還沒看完啊!!」小靜隨後追上。
    
    
  「啊!是雲雀姊弟例行的競跑!!」
  「我說雲雀 夜會贏。」
  「一定是雲雀 靜,她常常跑贏雲雀 夜的。」
    
  剛剛的人群聚在一起開始討論雲雀姊弟的「競速」結果為何。
    
    
  「剛剛我好像聽要小夜叫我的名字。」殊不知自己就是害小夜爆發的第一女主角靜靜地看著窗外兩人的互動。
    
  --------------------------------------
    
  「恭彌,好吃嗎?」坐在雲雀的對面的小春問。
    
  雲雀點點頭,又伸出筷子夾菜。
  看著丈夫猛夾菜,小春笑得好幸福。
    
  「今天的飯菜可是我特地為恭彌做的呢!」小春笑著說,「因為恭彌又要出差了,當然要替恭彌做好吃一點的東西啊!」
  「謝謝。」雲雀說著。
    
    
  突然,雲雀夾起了一個丸子,放進小春的碗裡。
    
  小春吃了一驚的看著雲雀,「這個是要給你吃的--」
  「給妳,」雲雀說:「妳都沒在吃。」
    
  「恭彌,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小春舉起筷子。「恭彌真溫柔。」
  「別亂說話。」雲雀撇過頭,耳根子微微紅起。
  「我沒有。」小春說,夾起一塊滷牛肉,「恭彌雖然看起來很冷,其實人很溫柔呢。」
  「別說了。」雲雀的耳根子更紅了,「快吃吧。冷了就不好了。」
  「嘻嘻,恭彌害羞了唷!」小春笑了,雲雀的臉也紅了。
    
    
  
  
  
    
  吃完後,小春背對著雲雀洗盤子。
  雲雀正靜靜的看著有關這次任務的資料。
    
    
  「恭彌。小靜說他們今天要畫母親節卡片呢!」小春邊洗邊說:「我好期待。」
  「嗯。」
    
  母親節哪……
  
  雲雀又想起自己該讓妻子驚喜的事。
    
    
  「小夜最會畫畫了,我好期待他會畫出什麼呢!」小春說,「應該是朵漂亮的康乃馨吧!小靜的話應該是個大愛心,把全家人的名字都寫在愛心裡面。」
    
  「妳真清楚。」雲雀說。
  「因為小夜就像恭彌一樣,外表冷漠但心很細。」小春說,「小靜的話就比較活撥開朗。」
  「跟妳一樣。」雲雀補上一句。
  「嘻嘻,恭彌也很瞭解嘛!」小春擦乾手,說。「好啦,我要去睡午覺了。」
    
    
  小春離開後,雲雀放下任務資料。
  
  
  他該給自己可愛的妻子什麼驚喜呢?
    
  --------------------------------------
    
  「小夜好過份。」小靜嘟著嘴看著老師將一盤盤布丁放到學童們的面前。
  「噯,人家小夜也是因為不想引起大家的注意才會把卡片搶走的。」羽姬試圖要安撫小靜的情緒。
  「可、可是我真的很想看嘛!!」小靜開始對羽姬訴苦,「小夜都好小氣,不讓我看。」
  「小靜,別這樣嘛!」羽姬連忙打住小靜,免得沒完沒了。「小夜有他的想法。」
  「才怪。」小靜回頭瞪了一眼一個人坐在最後面的小夜,後者打了個冷顫。
  
  
  或許是因為受到小靜的目光恐嚇,小夜舉起了手。
  
  「老師,我可以去一下廁所嗎?」
  「好,快去快回。」
  
  
  
  「真是的,竟然只知道要上廁所,也不知道要給我看卡片。」小靜恨恨地挖起一瓢布丁。
  
  天,這是什麼理論!
  對於小靜的無理取鬧,羽姬頓時無言。
  
  「羽姬,妳看他啦!兩手空空的,不知道要趁機拿給我。」小靜吞下了布丁就抱怨。
  「就說他有他的想法了嘛!」羽姬再次提醒。
  「才怪。」小靜不信,皺著眉頭吃布丁。
  「噯,他來了。」羽姬示意小靜不要說話。
    
  
  
  「放學後借妳。」小夜在經過小靜的時候,小聲的說道。然後逕自走向門口,沒等小靜回應。
  
  
  
  「這還差不多。」小靜笑了。挖起布丁放進嘴裡。
  「我就說吧。」羽姬也挖了一口自己的布丁。小夜的話她全都聽到了。
  「羽姬真厲害。」小靜誇道。「連我這個做姊姊的都不知道小夜會道歉。」
  
  
  
  其實那不是道歉。那叫做屈服。
  羽姬默默地在心裡想著,又咬了口布丁。
  
  
  
  「對了,羽姬。」小靜突然想起一件事,「妳的卡片畫什麼?」
  「我寫了一些話感謝媽媽。」羽姬說。
  「寫什麼?」小靜追問。
  「像是:謝謝媽媽平時會幫大家做早餐,讓大家吃得很開心。」羽姬想了想說。
  
  「那很平常啊!」小靜吃了口布丁。「我們家都是媽媽做早餐的。爸爸常常早就去澤田叔叔那上班了。」
  「啊,因為妳沒吃過我爸爸做的早餐。」羽姬說。
  
  「……很糟糕嗎?」小靜問。
  「喔,還好啦。」羽姬笑笑地說,「爸爸上次想要煎荷包蛋給我們吃,沒想到--」
  
  「都黑了?」小靜猜測。
  「喔,不,是很完美的金黃色及白色。」羽姬說。
  「那有什麼糟的?」小靜不解。
  
  「糟的地方是:那個蛋是甜的。」羽姬無視小靜驚訝的樣子,繼續說下去:「根據媽媽和哥哥的說法,爸爸似乎把糖錯看成鹽,而且在灑的時候不小心灑太多,用掉了半罐。」
  
  
  「……果然要謝謝妳媽媽為你們做早餐。」小靜臉色沉重的說。
  「媽媽是很厲害的。」羽姬笑著吃布丁。
  
  
  
  ……不知道爸爸做菜會是什麼樣子?
  小靜咬了口布丁、嘴裡含著湯匙思索著那種情景。
    
  --------------------------------------
    
  雲雀恭彌剛剛睡醒。
  平常沒有睡午覺習慣的他,竟然在床上躺了近四個小時。
  
  看來平時是太累了。
  他搔了搔頭。
  
  
  
  床頭櫃上有妻子留下來的留言:
  
  
  『我去接小靜和小夜了。 小春』
  
  
  
  
  去接他們回來啊……
  也就是說她現在不在囉……
  
  
  雲雀站了起來,走向廚房。
  他想要送妻子一個驚喜。
  
  
  
  
  從冰箱裡拿出四個蛋,裝在一個碗中以防打破。
  
  
  拿起一個不沾平底鍋,放在火爐上。
  
  
  轉動爐子下的控制器,直至大火的位置。
  
  
  從旁邊的架子拿出油罐,倒了不少油進去。
  
  
  打開上面的抽油煙機,開始吸取油氣。
  
  
  
  
  然後--
  雲雀恭彌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黑色和服。
  
  
  
  這種衣服……應該會弄髒吧。
  
  
  
  
  他轉向架子。
  上面掛著小春的圍裙。
    
  --------------------------------------
    
  小春一手牽著小靜、一手牽著小夜開心的走回家。
  她靜靜地聽著小靜訴說澤田綱吉的笑話。
  
  
  想不到阿綱還是那麼可愛。
  小春心想。
  
  
  「小靜,不要再說了。」小夜打住正講得起勁的小靜。「澤田叔叔知道了會很難堪吧。」
  「噯,人家羽姬都不在意自己爸爸難堪,你就不用擔心了啦!」小靜快速回嘴,繼續說著。
  
  「可是……」良心有些不安,小夜再次開口。
  「你喔!不然我要和媽媽講你的卡片喔!」小靜威脅。
  
  「卡片?你們是說母親節卡片嗎?」小春有些驚訝。
  「對呀!」小靜說:「媽媽,妳知道嗎?小夜畫了媽媽,畫得好像喔!!」
  「真的嗎?」小春驚喜地看著小夜,後者刻意把臉撇過去。「小夜,回去要給媽媽看喔!」
  
  
  
    
  
  小春打開家門,示意兩人要小聲。「爸爸在睡覺,要是吵到爸爸你們會受傷的。」
  「知道了。」小靜回答、小夜點點頭。
  
  
  
  
  
  「什麼味道?」站在玄關,小春聞到一股燒焦味。「難道,我沒關好爐子嗎?」
  「媽媽?怎麼了?」看到小春快速脫下高跟鞋跑像廚房,小靜開口詢問。
  
  
  
  「我的天呀!恭彌,你!!」小春驚叫,兩個小鬼頭立刻跑過去看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雲雀恭彌身穿著黑色和服外加上小春粉紅色的圍裙站在那裡,似乎是因為小春的驚叫而回頭,發現自家妻子和小孩看到自己這副模樣而楞在那裡。
  
  
  爐子旁的盤子躺著一個已經焦黑的物體,好好的不沾鍋也沾滿了蛋白。
  
  
  
  
  
  
  「恭彌,你在做什麼?」久久,小春有些吃力的問。
  「……煎蛋。」雲雀回答。
  
  
  
  
  
  「還有幾個蛋沒煎?」過了一陣子,小春又問。
  「三個。」雲雀回答。
  「剩下的我來好了。」小春走過去接手。
  「嗯。」雲雀脫下圍裙,交給小春。
  
  
  
  
  雲雀走出廚房,大步走向客廳、無視站在門口的小靜小夜的存在。
  小春又從冰箱拿出另一顆蛋、把那個黑色的不明物體倒進廚餘桶。
  
  
  
  
  兩個小孩眨了眨眼。
  
  
  
  客廳裡傳出電視的聲音,一個女聲正在播報新聞。
  小春煎出一個完美的荷包蛋,放在潔白的盤子上。
  
  
  
  
  
  
  「……小靜,我們剛剛什麼都沒看到,對吧?」小夜緩緩的說道。
  
  小靜點頭如擣蒜。
    
  --------------------------------------
    
  「啊!好好吃喔!」吃著媽媽的晚餐,小靜感動的說。
  「那是因為小靜和小夜畫了好漂亮的卡片給我的緣故啊!」小春笑著說:「而且恭彌還陪了我一整天,我好開心喔!」
  
  
  
  雲雀恭彌和雲雀 夜低著頭默默的吃自己的飯菜,聽到小春的話的時候兩人的耳根子都紅了。
  
  
  
  「嘻嘻,你們父子倆都是一個樣。」小春笑著說。「害羞時耳根子都會紅。」
  「真的耶!小夜,你的耳朵好紅喔!」小靜驚呼。
  「要妳管。」小夜低著頭吃菜。
  
  
  
  
  「爸爸,你明天要出差嗎?」小靜問。
  「對。」雲雀點頭回答。
  「這樣啊……看不到爸爸了耶……」小靜有些難過。
  「才一個禮拜而已。」小夜說,「妳真的是個愛哭鬼。」
  「我才不是勒!」小靜回嘴。
  「明明就是。」小夜無視小靜滿臉通紅,「媽媽,我想要吃魚肉。」
  「雲雀 夜!!」小靜怒氣沖沖的叫著小夜的名字。
  
  
  
  「不准在飯桌上吵架。」雲雀開口,「小靜,坐下。小夜,道歉。」
  
  
  
  「是。」小靜乖乖坐下。
  「對不起。」小夜道歉。
  
  
  
  「你們真的好可愛喔。」小春又笑了。
  
  
  
  「媽媽,我們提前慶祝母親節好不好?」小靜問,「既然爸爸不在,那我們現在就慶祝好了。」
  「好啊。」小春幸福的笑了。
  「爸爸、小夜,我數到三,大家一起大聲的說喔!」小靜大聲的說:「一、二、三!!
  
  
  
  「媽媽,祝你母親節快樂!!」
  
  小靜大聲的說著。
  小夜默默的扒飯。
  雲雀夾起一塊肉。
  
  
  「謝謝。」小春又笑了。
  「啊啊啊,小夜!!」小靜又大叫了,「爸爸就算了,為什麼你連開口都沒開口啊?」
  「因為吃飯時不能說話。」小夜回嘴。
  「小夜!!」小靜爆發。
  
  
  
  今夜,雲雀家熱鬧無比。
  
                                   (完)
   
  
  
  後記://
  
  母親節快樂!!
  
  這篇母親節賀文是我今天趕出來的,本來想要寫「巧克力」的,不過時間不夠(我打字速度慢+回爺爺奶奶家無電腦可用)
  
  
  
  其實,小靜、小夜和羽姬都是我昨晚想出來的角色。
  
  小靜和小春個性很像、小夜和爸爸的個性很像,不過兩個都是綜合體啦!
  羽姬的話則是有綱吉的吐槽和京子的遲鈍(愛情部分)。
  
  羽姬還有個哥哥!!
  不過因為不是重點所以不提了。(根本還沒想到適合的名字)
  
  
  
  
  父親節那天也來玩雲春親子好了。
  一定很可愛。(笑)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