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為上篇。下列補注於其他回也可見。


*是說2/14過了這麼久才出現這篇甜文,我真的太混了啦……請大家併著3/14一起慶祝(?)
*所謂的ALL髑其實只有首領和六位守護者啦……別要求太多(了髑、雲髑的部分卡了好久)
*十年後場景有、戒指尚未破壞有、小藍波時空旅行亂入有
*補償物:小藍波在十年後被各位安慰(?)的片段解說(?)


------------------------------------

巧克力(中)

------------------------------------
再來笹川

「呃--笹川先生,可以打擾一下嗎?」站在練習場旁看了平練拳看了十分鐘以上,庫洛姆終於開口了。
「啊?喔,是髑髏妳啊!」了平這才注意到練習場外的嬌小人兒、向她走了過來。「有事嗎?」
「笹川先生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庫洛姆探測性的問。雖然她極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找錯人問了。
「今天是很極限的西洋情人節啊!」了平回答。

唉,果然是極限--他說什麼?

「笹川先生,請問你剛剛說什麼?」那是幻聽對吧!
「啊?妳是說『今天是很極限的西洋情人節』那句對吧!有什麼問題嗎?」了平不解的問。

庫洛姆先是楞了一會兒。
然後她很努力的搖頭,彷彿是要把頭搖掉一樣。

「你知道!?」
笹川了平開竅了!?
外面該不會在下紅雨吧!?

「因為京子昨天打越洋電話和我說的。」他一臉正經的看著庫洛姆,「她要我和妳說聲抱歉,讓妳一個人負責大家的巧克力。」
「不會。請幫我轉告給她請她不要在意。」原來是京子,還好、還好。庫洛姆不知為何鬆了一口氣。

是因為要是笹川了平知道西洋情人節這件事外面會下紅雨對吧!

「對了,妳來做什麼?」了平這麼提醒才是庫洛姆想起手上的袋子。
「這個是要給你的巧克力,請收下。」她摸出了一個盒子,交給他。
「謝謝。」了平。

「對了,還有--」面對高她一個頭的了平,庫洛姆踮起腳在他的臉頰上啄了一下。「這是謝禮,謝謝你之前救了我。」她甜甜的笑了,很甜、很甜。

了平傻楞楞的看著庫洛姆的笑。
右手緩緩的覆上被吻的臉頰。

「謝謝你,要不是你我可能就不會在這了。」庫洛姆感激的說。
「那是應該的。」了平機械式的回答。他還未驚醒過來。
「我走了,再見。」庫洛姆。
「再見。」了平。

待薰衣草味消散,了平這才眨眨眼、回過神來。
他剛剛被她身上的薰衣草味給迷惑了。
剛剛庫洛姆的臉靠得很近很近、近到讓他被味道給奪走了神智。
然後她---

了平的臉爆出一片赤紅。


手中的巧克力、臉上的熱紅潮、灼熱的耳根子。
笹川了平不是不知道愛情為何物。
更何況是他打電話叫京子不要來的,怎麼可能不知道!

他激動、健忘。
他心細、體貼。
他是個人,總是會有明白愛情的一天。

--應該是從那天開始的吧!
--當他初次見到庫洛姆踏入運動場的那天起。

--那一天,他被那股從庫洛姆身上散發出的薰衣草味給俘虜了。
--打那天起,他愛上了那股香味、那個女孩。
--十年前是如此、十年後亦是如此。




然後藍波

「庫、庫洛姆小姐!?」藍波吃驚地看著眼前的靛髮女子,「妳怎麼來了?」
「我來給藍波送西洋情人節巧克力啊!」
「……我已經十五歲了,不小了。」嘟起嘴,藍波不服氣的和二十四歲的庫洛姆抗議。
「也對啦,小藍波都長成大藍波了呢!」庫洛姆的手從膝蓋往上比到藍波現在的高度。「不過,藍波跟大家比起來還是最小的,別計較了哪!」

此話刺到了藍波的傷心處。


每次有事情大家都是第一個派他上場。
其他守護者就算了(是說情場上沒有所謂的朋友存在),連以前最疼自己的風太和首領阿綱都欺負自己。

--「……你希望我幫你宣傳你最喜歡的人是誰嗎?」風太手中抱著巨大的排名書,帶著好青年微笑問道。

--「……我發現藍波你最近很輕鬆,要不要我幫你安排一起和碧洋琪出任務啊?」綱吉手持任務報告,帶著溫和的微笑提問。

喔,為什麼大家都這麼愛欺負他啊?(由上述情形可再次驗證「情場上沒有所謂朋友的存在」一話。)



看見藍波一人沈浸在悲傷的回憶(雖說是現在進行式)裡,庫洛姆很好心的拍了拍他的背。「不過,這也是藍波惹人憐的原因啊!」

喔,庫洛姆女神大人正慈祥的安慰他。
藍波內心感動不已。

「來,這是藍波你的巧克力。」庫洛姆笑笑地遞給他一個小盒子。

喔,不愧是他最愛的庫洛姆小姐,這般瞭解他愛吃甜食的心理。

「謝謝--」話未說完,一股煙霧突然瀰漫他的身體。

是說十年後火箭筒在下列三個時間點不克使用:

第一個、上廁所時間(那會非常尷尬)
第二個、睡覺時間(誰都不希望自己睡到一半回到過去被人欺負吧?)

至於第三個,就是號稱在最無奈可憐悲慘不幸的時間點回到過去--在收到心上人的禮物時回到過去。

由於十年前的小藍波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發射的,所以藍波只能抱著未拿到巧克力的遺憾心情下離開了十年後的場景。

取而代之,是一個正猛流鼻涕嚎啕大哭、甚至還在地上打滾的十年前小藍波。

「咦?」雖說這場景見怪不怪,不過這還是第一次輪到她來照顧小藍波。「呃--不要哭喔,乖、乖……」庫洛姆手忙腳亂的想辦法照顧。



幾分鐘過去,庫洛姆喪氣地拍著仍在哭泣的小藍波。
一個點子冒了出來。

「那個……你要不要吃巧克力?」
「藍波大人要吃糖!」彷彿就在等這句話,小鬼把鼻涕吸了回去、站起來,還一隻手指著天宣誓。
「呃--拿去。」他不會是算準了吧?庫洛姆奉上盒子。
「哇哈哈,藍波大人有糖吃了!」小藍波擺出勝利的姿勢。

雖然有些對不起藍波……不過反正都是同一個人,沒關係吧?

碰!
又是一陣煙霧瀰漫,這次是十五歲的藍波回來、哭的天花亂墬。

「藍波!?你怎麼哭成這樣!?」庫洛姆吃驚往後退一步。
「十、十年前的碧洋琪小姐把、把……哇啊啊啊!!」藍波又大哭了起來。

仔細一看,藍波身上沾滿了豔紫色的濃稠物體,散發出腐敗雞蛋的味道。

喔,還好剛剛有退一步。
庫洛姆鬆了口氣。不過還是得安慰。

她抬起首要輕拍藍波的肩膀,「呃--藍波,不要哭---」突然噤音,因為她看見他肩上躺了隻蜈蚣屍體

還是算了。
那隻蜈蚣使得庫洛姆本來就剩不多的同情心瞬間消失。

「藍波,我想到我還得要送別人巧克力。我先走了。」說完就頭也不回的逃跑了。
「等、等一下,我、我的巧克力--」手伸向庫洛姆消失的方向,藍波鼻子一酸,繼續放聲大哭。


是說,時光旅行並不是好玩的,奉勸各位不要輕易去嘗試。

                                 tbc.



後語://

這兩篇我打得很開心,尤其是藍髑的部分。
喔,小藍波的時光旅行亂入(我說過了)讓我覺得好開心。
還有,藍波被人欺負的場景讓我也很開心,是說風太和綱吉兩位威脅的好啊!(話都馬你在說)

了髑則是稍微修改了一下、和原本的定案不太一樣。
結局本來是了平冒出一句明年也叫京子不要來好了,不過我覺得現在這個結局比較好。



再來就是大家比較期待的雲髑、綱髑(似乎沒有)和骸髑了,預計是下下下下個禮拜才會出現,為何這麼久呢?原因如下:

第一點、字數爆多(雲髑+綱髑+骸髑+補償物),是說我打字速度一點也不快、時間也只有週日下午六點到十點可以打而已,我還要追漫畫進度、別得作家的同人文,請大家顧慮一下我是作者也是讀者的心情,非常的抱歉。

第二點、下下禮拜要段考,我還不想死。

第三點、清明節那個禮拜我要回桃園(=無電腦使用),所以會發文的機率實在很低。

第四點、雲雀先生不配合,雲髑的劇情修了又改、改了又修,苦手中。


結論:請大家慢慢等吧(被拐)




<% END IF %>

    全站熱搜

    Ari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